*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噗浪:pengsh21

【雙花】聽見熟透了的芒果墜落的聲音 05

*21日復健,一周目Day18-21
*原作向流水帳,私設滿滿
*可能有很多BUG請小力輕拍QQ
*內容全靠抽籤瞎寫亂編的全明星(欸
 



  行前會當日早晨,百花一行搭機抵達H市。由於各個戰隊抵達的時間不盡相同,因此分別由聯盟方人員接機並帶往下榻的酒店,待全體到齊後再由嘉世派人接往俱樂部開會,期間的空檔各隊可以自由活動。

  我有問題!張佳樂舉手發問。「經費給報銷嗎!」

  「不給。」孫哲平冷冷地:「下一個。」

  說是空檔,也沒長得能讓他們跑去景點觀光,頂多讓他們稍作休息,在附近轉一圈。百花隊員們大多選擇在房裡休息補眠,孫哲平在飛機上睡得不錯,現在精神挺好,說要去找吃的,一旁張佳樂聽見了,說他也要去。

  張佳樂從來沒主動找他吃飯過,都是孫哲平邀請或半強迫帶他出門的,因此不由得疑惑:「嗯?你餓了?」

  「沒啊。反正沒事幹嘛。」

  「你自己要跟的,到時候胖了別賴我。」

  不久前隊內做了定期體檢,結果出來張佳樂胖了兩斤,孫哲平覺得吧,體重這種事情男孩子有什麼好計較的,更何況才兩斤,指不定是中飯還沒消化,就算是真的胖了,顯微鏡下一放都不見得看得出來,但張佳樂一口咬定就是他帶人到處吃吃吃吃吃害的,特此嚴肅批評,望他能深刻檢討。

  「想得美。」張佳樂呵呵笑了,「這鍋你背定了!」
檢討完這不還是照吃嗎?孫哲平啞然失笑。「行啦,胖多少算我的。走吧?」

  兩人都不是嘴刁挑剔的,不過圖個墊胃解饞,就近挑了間魚羹,沒想到味道挺好。張佳樂戳著另外點的魚圓半吃半玩,忽視孫哲平「你不是說不餓嗎?」的質問,不亦樂乎,此時有兩個年輕男子走進店來,張佳樂起先只是不經意瞄過去,越想越不對,特意分神盯著兩人看了會,回頭在桌下踢踢孫哲平腳尖。

  欸。他輕聲說:「那個是不是吳雪峰?」

  「啥?在哪?」

  「哎呀你小聲點!」張佳樂低調給人指了方向:在我右後方!

  嗯……啊、看見了。孫哲平仗著位置好,正大光明偷看了好半晌。「是他。他旁邊那個是葉秋……?」

  「很有可能。」張佳樂接著問:「長得怎樣?」

  「還行?」孫哲平說:「我覺得咱倆隨便抓一個都比他好看。」

  張佳樂噗哧一聲就笑出來,也不知道哪裡戳著他笑點,一時竟是止不住,引得鄰近幾桌短暫側目,吳雪峰和疑似葉秋的人也聞聲看了過來。只見吳雪峰同樣瞧了他們一會,最後居然起身往兩人這走來。

  孫哲平有些急,「別笑了!他過來了——。」

  「我、我停不下來……。」張佳樂笑得淚花都出來了,只好伸手掩住嘴,口齒不清地:「你沒事誇自己做什麼——」

  「孫哲平?張佳樂?」

  笑聲戛然而止。

 吳副。孫哲平先打了招呼,張佳樂憋紅了臉,用猶帶著笑音的虛弱嗓子緊跟在後。吳雪峰笑了下,說:「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們……介意一起嗎?」

  平常專管社交的張佳樂已經失去語言能力了,孫哲平只好硬著頭皮頂上。「當然不介意。」

  那就打擾啦。吳雪峰轉頭,「葉秋,我們換到這裡吧。」

  這下張佳樂差點翻了碗。

  恍恍惚惚吃完一頓飯,回去倒是有精神了,和閒逛回來的百花隊員們分享剛剛發生的事情。

  「你們碰見葉秋了!」隊友們大聲驚呼,不停追問:「他人怎麼樣?長什麼樣子?」

  他們的反應讓張佳樂大受鼓勵,立刻扭頭衝孫哲平嚷道:「你看!是個人都會好奇好嗎!」

  孫哲平假裝沒聽見。

  說來吳雪峰也是個妙人。特意過來認人,又把葉秋喊過來,理由不過是為了讓葉秋能和其他隊伍的選手多多互動。

  「總不能成天泡在榮耀裡,還是有要點私人生活吧。」吳雪峰活像個擔心兒子交不到朋友的父親。「連個能約出門聊天的朋友都沒有,慘。」

  就算我們現在認識了,之後也約不到啊!
  和敵對的職業選手能聊什麼?戰隊機密嗎?

  張佳樂和孫哲平不約而同地暗自吐槽。

  葉秋試圖抗議:「這不是還有沐橙嗎。」

  「人家也有自己的交友圈啊!你一天到晚跟著像話嗎?」

  張佳樂在桌子下戳戳孫哲平,努力做出口型:他們為什麼自己講起來了。

  我哪知道?孫哲平同樣無聲地回答他:吃你的飯。

  雖然一開始有點半強迫就範的意味,但真的聊起來才發現葉秋其實也挺能侃的。雖然身為職業選手能和彼此談的話題略有限制,但同樣都是榮耀玩家,聊聊和比賽關係不大的副本或隱藏BOSS等還是可以的。四人這麼胡扯瞎聊,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還是吳雪峰注意到時間,他們才意猶未盡地各自解散。

  「葉秋……長得還行?」張佳樂毫不猶豫地賣隊友:「你們隊長說咱倆隨便拎一個出來都吊打葉秋,你們自己斟酌斟酌啊。」

  「那我看是沒什麼了,連副隊都能比過他。」

  「我看你是找死!」

  幾個人和張佳樂拌完嘴又起鬨:「隊長覺得呢?」

  孫哲平想了想,意外給出正經答案。「葉秋……是個非常厲害的選手。」

  張佳樂瞪大眼睛。不知道他該訝孫哲平居然也會稱讚別人,還是先是生氣孫哲平沒這麼誇過他。

  「雖然很強,但我們也不差。」孫哲平神色淡然平靜,彷彿他只是陳述了一件再清楚明白不過的事實,「我們能贏。」

  只要堅持不懈地站在這個賽場上,每個人都有機會能得到勝利,獲得最後至高無上的榮耀。

  哇一言不合就灌雞湯啊。張佳樂目瞪口呆。十分佩服孫哲平竟然能面不改色地說出這種恥度爆錶的台詞。

  可是隊長都出聲喊話了,他不能不跟上。

  「那是!」張佳樂附和,一字一句無比真心:「百花可是要拿冠軍的!」

  願月桂垂青,榮耀加身。

  大約下午一點左右,所有受邀戰隊全數抵達下榻酒店。稍作休整後由嘉世的工作人員分批將人帶往嘉世俱樂部,行前會議正式開始。

  為了配合全明星賽著重娛樂性,意圖吸引觀眾和新玩家的目標,遊戲方特地研發出榮耀專屬的MOD,擴充了遊戲角色的操作指令,不只動作姿勢更多元,也讓角色之間有更多互動性。

  開發方給他們舉例:「比如說牽手和接吻等等。」

  一群選手沉默不語。

  ……這種操作可以幹嘛!

  除了聯盟的盛情邀請外,會同意製作像這樣趣味性、互動性大於實際遊戲用途的MOD,開發方也有自己的考量。如果在全明星上能得到熱烈反響,他們不排除把MOD引入遊戲當中。不止日常任務和副本模式能有更多不同的戰鬥、配合方法,現有的結婚系統、情侶任務等等,也能在MOD實裝後加以改良更新,讓遊戲體驗更加有趣。就算最後沒能將MOD實裝,有別於以往的特殊操作足以博人眼球,相信依舊能達到給遊戲宣傳的效果,不論對聯盟還是遊戲方來說都是雙贏互惠。

  因此,活動被劃為兩部分,一是原有遊戲腳本衍生設計的、以展示開發方MOD為主的趣味競賽;二是仿照職業聯賽模式的分組競賽,會從各戰隊的正副隊長中隨機抽選並分組,這意味著來自不同戰隊的選手們將要互相合作,以爭取最終勝利。

  這個有意思多了。張佳樂偏頭偷偷和孫哲平咬耳朵。「不知道會不會運氣好被分到一起。」

  刻意壓低的輕軟吐息掃過耳畔,癢絲絲的。孫哲平想躲又不敢鬧出動靜,只得硬撐著。「……我覺得不會,就是要看同隊反目對抗才有意思吧。」

  「哦,也是。」張佳樂轉了回去,一邊還嘟囔:真可惜。

  我也覺得。孫哲平莫名認同。


  轉眼就來到全明星第一日。

  儘管只是試水性質的活動,慕名而來的觀眾依舊塞滿了嘉世俱樂部的場館。工作人員在入口處發放活動小冊子,上頭詳細列出兩日的流程,還有每項活動的內容細節。此外遊戲方特別做了第一日活動的預告影片,透過全館各處的大尺寸螢幕反覆播送,力求讓觀眾們迅速進入狀況融入氣氛,可以說是非常用心了。

  主持人簡單做了開場,介紹完各大戰隊的選手和其帳號卡後,很快進入活動的一個環節:接力賽跑。由開發方製作的跑道MOD首先被投影到主舞台的三座大屏幕上,接著館場內所有螢幕都同樣被切換到遊戲畫面。

  畫面上總共六個跑道,以戰隊為單位分隊嘉世霸圖百花微草藍雨呼嘯,規則和真的接力賽跑差不多,比如第一圈過後可以隨意變換跑道,接棒後的選手必須立刻離開跑道等等,不過為了增加遊戲的趣味性,跑步中的選手們可以自由阻礙其他隊伍的跑者,然而在這個MOD當中只能使用普通攻擊,也就是說大家只能在老老實實按鍵跑步的同時,利用基礎操作來妨礙競爭對手。

  搞懂遊戲操作後各隊選手紛紛登入遊戲。技能欄位一片灰色,卻多了兩個可使用技能:交棒和接棒,而且是雙人配合技能,在規定的限制距離和時間內,交接棒的兩名選手必須等雙方的技能讀條完畢才能做出交接棒動作,距離過遠、等待時間過長,都會導致交接動作失敗。

  MOD雖然限制了玩家只能使用普通攻擊,但角色動作的擴充從另外一個角度提供了更多玩法,比如說,肘擊、肩頂、絆倒、拉扯等現實中可以看到的干擾動作,只要有足夠的操作水平,在這個MOD當中是可以做出來的。

  簡直不能更好玩了。眾人摩拳擦掌。大家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啊!

  第一棒大多都在適應操作,也順便給隊友和觀眾看一下這些新項目是怎麼個用法,火藥味不算太濃,扣除個別裝備有加跑速的,各隊差距不大,幾乎是肩並著肩,彼此和和氣氣穩穩當當地跑到第二棒前頭。

  然而和第二棒的技能配合成功與否,立刻讓差距顯現出來,有默契好的也有僥倖的,棒子到手立刻往前跑,被卡在這個環節的則急得滿頭大汗,慌張混亂的反應逗樂了觀眾們,很捧場地給予滿場笑聲。

  很快來的到第三棒,此時位居第三名的林敬言朝隔壁跑道的跑者做了抓取動作,對方腳步一滯,林敬言接著操作角色伸腿將他絆倒,成為第一個成功做出干擾動作的選手。

  觀眾們一愣,隨即拍手叫好。畢竟他們可不是真的來看榮耀版接力賽跑的,而是要看職業選手們在遊戲當中展示的操作和玩法,這種干擾操作也是規則認同的,效果又十分爆笑有趣,自然是多多益善。

  原先還在觀望的跑者們看有人出手,也不再客氣,混戰就此開打。

  在你踢一下我拉一把的混亂當中,韓文清操作著大漠孤煙,以任憑他人拉扯擊打都絲毫不被動搖的氣勢帶領霸圖贏得冠軍,也是全場唯一沒有干擾他人的選手。

  賽後採訪的時候主持人問起這點,韓文清這麼回答:「浪費時間。」

  主持人原本還想拿第二名的呼嘯和第三名的藍雨舉例,可回頭看那些原本只是想干擾別人,卻陷入混戰無法自拔的選手,有點無法反駁。

  於是他說:「謝謝韓文清隊長!那麼讓我們進入下一個環節!」

  投影幕上正在錄入新地圖,是個極大的泳池,上頭漂浮著大小不一的彩色浮塊,顯然就是第二個關卡的主場地。待眾人看清地圖全貌後主持人接著說明規則,並不困難,一次兩人進入地圖,在浮塊上互相攻擊對抗,先落水的人就輸了。和上一關一樣,只能使用普通攻擊,然而這次甚至連武器都不讓使用了,一進地圖主武器就會被自動套上塑膠鎚子的模組,擊中目標時還會發出滑稽的啾啾聲。

  「對手可以自行指定,也可以用抽籤來決定。」主持人說:「有沒有哪位選手願意熱心給我們示範一下?」

  張佳樂立刻舉手。「我!」

  孫哲平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要指定對手還是抽籤呢?」

  指定指定!張佳樂笑嘻嘻地:「就我們隊長吧!」

  「那麼有請孫哲平隊長……比賽開始前有什麼話想說嗎?」

  孫哲平啥都沒說,只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你死定了。

  張佳樂悄悄回了個鬼臉。

  登入地圖後兩人的角色被放置在地圖正中央兩塊鄰近的浮塊上。這個小遊戲還有十秒的讀秒倒數,只見百花繚亂抄起鎚子往四周胡亂敲打,敲得滿場啾啾響。

  「哎,剛剛忘了補充。」主持人突然說:「都會輸了是要懲罰的啊。」

  「啊?還有懲罰?」張佳樂十分震驚。

  「而且自己失足落水也算失敗。」

  我靠被坑了!這節目效果做得真是不同凡響了!張佳樂哭笑不得:「怎麼不早說!」

  然而想反悔已經太遲了。讀秒結束,落花狼藉持著塑膠鎚子一躍而起,一個普攻硬生生被做出了崩山擊的氣勢,同時張佳樂愣是從落花狼藉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上讀出了一個訊息——這傢伙要來真的了。

  正確來說是「我還不他媽操翻你這個小智障」。

  夭壽啦。張佳樂趕緊操作百花繚亂後跳逃跑。

  對職業選手來說,在浮動的物體上攻擊、移動或保持平衡並不是難事,然而這張圖玩到後面卻越來越困難。飄在水上的浮塊在他們激烈的追逐和移動當中,被濺起的水花潑得濕漉漉的,雙方不得不花更多的心力來維持平衡,免得沒打到人反而落水,得不償失。

  只是這樣攻擊的速度和效率大為下降。孫哲平看百花繚亂總是能驚險閃過,又溜得賊快,耐心已經瀕臨極限,乾脆下了戰書:「張佳樂有種單挑!」

  百花繚亂還真停下來了。「來啊誰怕誰!」

  他們回到一開始的登入點,站在鄰近的兩個浮塊上,看著對方虎視眈眈。

  「只准閃不准跑啊。」孫哲平再三強調。

  「誰跑誰是小狗!」

  為求公平主持人還幫他們倒數,數到一時兩人同步揮出鎚子瘋狂擊打在對方身上,有好幾秒公播喇叭裡除了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的音效之外什麼也聽不到。

  「給我下去!」

  「你才下去!」

  他們一心一意專注於閃躲短時間內接連不斷的攻擊,實在無暇顧及這些操作的視覺效果究竟會如何,於是全場觀眾看著兩隻角色彷彿被BUG卡在浮塊上似的,一邊拚命揮舞著鎚子一邊在小範圍內來回詭異扭動,哄堂大笑。

  沒想到小半分鐘過去還沒分出勝負。張佳樂終於體會到什麼叫作找麻煩,「……我錯了,哥們,打個商量,我們自殺平手吧?」

  「你確定?」

  「對對。」張佳樂回應得格外積極,惹得台下又是一陣笑聲。

  那好吧。孫哲平說:「我數三?」

  「數吧數吧!」

  「三、二——」

  一。
  還有一聲水花濺起的聲音。

  落花狼藉站在浮塊上,擺出內建的勝利姿勢。

  張佳樂目瞪口呆。「——我去孫哲平你這個卑鄙小人!」

  「想搞事情是要承擔後果的。」孫哲平聳肩。「祝你好運。」

  兩人在主持人的引導下,於夾雜著歡笑聲的掌聲中退場,交棒給下一組選手。

  結果陸續出爐,最後被懲罰的人除了張佳樂,還有林敬言、吳雪峰和魏琛等人。令人慶幸的是,為了繼續強調並展示開發方更新的多元動作指令,懲罰項目將由角色來執行。主辦方為此特地準備了籤筒,讓他們自己選擇自己的下場。

  張佳樂咬牙一抽,紙條上赫然寫著和任一隊友角色接吻三十秒。接著他下意識轉頭看向孫哲平,不意外看見對方陰惻惻的表情。

  晴天霹靂。

  張佳樂心想。我看我是沒辦法活著走出這裡了。

  「張佳樂選手的手氣很好啊!」主持人調笑道:「這次也找你們家隊長嗎?」

  「那是,有困難……找隊長……。」張佳樂做出虛弱語氣:「希望他解決完困難之後不會把我一起解決了。」

  全場大笑。

  和遊戲關卡不同,執行懲罰的地點並不是在MOD裡面,而是在遊戲中的一般地圖。前幾天張佳樂才和孫哲平一起下過副本,角色正好在附近,省得傳送找人的功夫。

  聯盟似乎是鐵了心要把這活動搞大搞起來,兩日的活動是全程現場直播的,他們前面打打鬧鬧動靜不小,眼下還進了一般地圖,不免有人聞風前來圍觀。張佳樂看著遠遠將他跟孫哲平圍起來的吃瓜群眾,有點迷之尷尬。

  「……快親。」孫哲平催促他。

  知道啦!張佳樂試了半天,只成功讓百花繚亂撞了幾次落花狼藉的腦袋,不禁嘀咕:「怎麼用啊,沒聽懂啊……。」

  大概是觀眾對選手們慌亂的反應迴響挺好,嚐到甜頭的主持人講解關鍵點時刻意含糊過去,導致張佳樂現在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操作角色親上去。他又試了一下,靠近角度不對,百花繚亂的頭直接撞上從落花狼藉肩後突出的劍柄,竟是擦破了一層血皮。

  「什麼啊!怎麼還會扣血啦——!」張佳樂崩潰到笑了出來。「我、我快不行了……救命啊……!」

  另一頭的孫哲平也覺得自己快要不行了。當初張佳樂創建百花繚亂,為了不浪費時間捏臉捏一整天,是直接用自己的臉掃描上去,再略作修改而成。孫哲平無意在這時候探究辨別兩張臉到底差在哪,可百花繚亂一張肖似張佳樂的臉龐不斷反覆靠近,恍惚間總給他現在靠近打算親他的人是張佳樂錯覺,而這種錯覺讓他尷尬又手足無措。

  沒事做什麼第一人稱遊戲。孫哲平忍不住腹誹。這不是折磨人嗎?到底是誰被處罰!

  那廂張佳樂終於在大發慈悲的開發人員的協助下,得知關鍵所在,原來這個沒用的接吻動作是連續操作,靠近對方、閉眼、再把腦袋湊過去,少一個都不行。

  「居然可以閉眼睛???搞得跟真的一樣!」張佳樂邊笑邊罵,他現在只想快點了結這場痛苦的懲罰遊戲,他轉轉手腕,雙掌一拍給自己打氣。「好,我要上了!」

  「哦。」

  兩個角色之間的距離逐漸縮短。張佳樂和孫哲平在這中間亂七八糟想了很多,可當百花繚亂真的親上落花狼藉的時候,他們就什麼也沒法多想了。

  長得和孫哲平一點都不像啊。
  長得和張佳樂也太他媽像了。

  這是他們當下唯一的感想。



 
 
 
 
 
 
 

*一周目結束!!!
*快要去日本了好高興啊(欸


评论
热度 ( 17 )

© 一塊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