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噗浪:pengsh21

【雙花】聽見熟透了的芒果墜落的聲音 06

*21日復健,二周目 Day1-4
*原作向流水帳,私設滿滿
*可能有很多BUG請小力輕拍QQ
*這集也是內容全靠抽籤瞎寫亂編的全明星(欸




  第三個環節是套圈圈,和前兩關相比規則跟操作都簡單粗暴不少,只要對著地圖上的木樁按下MOD裡設定好的技能鍵就能朝目標丟出圓環了。套中一個十分,每個木樁依長度大小不同,能負載的圈圈數量也不同,前搶先贏。

  另外比較特殊的是,進入地圖後將會有隨即幾個角色被做上標記,套中這些被標記的角色可以獲得額外的五百分,每個角色只能被套三次,已經套過的人不能重複再套,同樣先搶先贏。
因為是算總積分,關卡不分組,不抽籤,全員大混戰,各憑本事。

  主持人向選手們確認規則是否清楚無誤後便離開舞台,眾人隨即進入地圖。地圖錄入完畢的同時畫面上方跳出訊息:玩家唐三打、一葉之秋、百花繚亂、落花狼藉、氣沖雲水已被標記為移動靶心。

  五位幸運兒叫的叫罵的罵,在還沒來得及被追上前四散逃逸。

  雖然地圖不小,掩體也多,但對那些被標記成靶心的選手來說,一邊逃一邊打木樁拿分還是有些辛苦的,一旦停下套圈圈就有被附近同樣來套圈圈的人抓住的風險,但不套嘛又失去遊戲意義。張佳樂想了想,當機立斷先找到了同樣是標靶的孫哲平,說:「隊長,跟你商量件事。」

  「你這麼叫我准沒好事。」儘管如此孫哲平還是應了:「說。」

  「我們最多不是只能被套三次嗎?」張佳樂說:「與其跑給別人追讓人白得分,不如給自己人算了。次數用完了也好安心搶分。」

  「有道理。」孫哲平點點頭,想起他們隔著螢幕,身旁又有隔板,壓根看不見,開口道:「動手吧,你先來。」

  他們給彼此套了圈,臨時湊成隊伍出發去找其他百花隊員。積分表上兩人排名突然往前一躍,同時各加了五百分,反應快的人立刻猜出他們的盤算,標靶們開始動身尋找可以內部消化分數的同伴,而其他人則當機立斷放棄跑不了的木樁——現在的情況先找到移動靶心比較要緊。
孫哲平和張佳樂半途遇上了林敬言,三人商量了下,互相交換了積分,最後陸續找到自家兩個隊友,把各自剩下的分數也給了出去。

  「沒有壓力的感覺真好!」張佳樂興致高昂,覺得遊戲體驗真是棒棒噠。離去前還不忘喊上孫哲平:「走,打樁去!」

  提早脫離戰圈的兩人彷彿郊遊似地在地圖上搜刮剩下的木樁。截止目前為止積分表除了剛剛他們送分時有大幅度變動外,大部分的人分數都是以十分為單位緩慢增加。孫哲平看了下,地圖上的移動靶心座標記號還有兩個,也不知道究竟是誰。

  張佳樂。孫哲平突然出聲喊他:「在這裡要刷到什麼時候,想不想去玩把大的?」

  「嗯?」張佳樂套得不亦樂乎,心不在焉地問:「什麼大的?」

  「移動靶心還有兩個,去套不?」

  張佳樂毫不猶豫。「還有人分數沒給出去?當然去啊!」

  說完兩人立刻往其中一個座標出發。途中另一個記號在地圖上消失了,代表只剩一個移動靶心可以拿分,他們沒多說什麼,只是不約而同加快了腳步。

  遊戲後半能套的木樁差不多已經達到飽和,不少積分靠前的人也盯著最後一個靶心,紛紛往這裡趕來。孫哲平他們已經算快了,前面卻圍了不少人,被圍在中間的是一葉之秋,而他前面站著大漠孤煙和氣沖雲水,彷彿兩門神似的擋在那裡。

  「老韓一霸圖的跟他們湊什麼熱鬧?」張佳樂十分困惑。

  一旁林敬言也來了,恰好聽到他的疑問,給他解答:「他怕有人翻盤呢。你看他分數。」
張佳樂聞言看了,大漠孤煙赫然盤踞首位。之後分別是一葉之秋、索克薩爾、百花繚亂、防風、落花狼藉和並列的唐三打,最後是氣沖雲水。前八名分差都在五百之內,氣沖雲水和大漠孤煙已經從一葉之秋那裡拿過分數,要是現在被其中任何一人套中冠軍就會瞬間易主,也不怪大漠孤煙和氣沖雲水這麼戒備,因為維持現狀對他們來說是最有利的選擇。

  可事到如今,分數擺在眼前,不試著搶看看晚上肯定睡不好覺的。

  眾人心中無不是心癢難耐,只是現場維持著詭異的平衡,一時間竟沒人有動作,全場只有百花繚亂不停擺弄槍枝彈夾的喀喀聲,下一秒彈藥專家猛地抬手,朝著大漠孤煙開出撕裂平衡的第一槍。

  瞬間所有人都衝了上去。

  最後是孫哲平拿走了五百分。

  落花狼藉能順利套中一葉之秋,其中百花繚亂功不可沒。他們拚死接近葉修,為此還爆出一波繁花血景,引來台下一陣驚嘆歡呼。張佳樂趁隙操作角色纏住一葉之秋——他也沒注意到是那些按鍵搭配產生了作用,竟然做出了近似架住對方的效果。

  「孫哲平!快!我架住他了!」

  他這一聲吼自然也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落花狼藉揮舞中間殺出重圍,最後在百花繚亂只能空出一隻手的掩護下按下技能,成功套中一葉之秋。

  這至此移動靶心被全數擊破,畫面上跳出系統提示,提醒玩家將於三十秒後結束遊戲。
而第一天的全明星也隨著最後一個關卡結束劃下句點。

  主持人做了簡單的訪問收場後,選手們準備按隊伍依序離開會場。這時候有個工作人員急急忙忙從後頭跑出來,出聲留住眾人,說是聯盟在飯館訂了位置,顧慮著明日大家的飛機航班可能不一致,活動結束後多半也筋疲力盡,索性提前開慶功宴了。

  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往飯館移動。

  起初聯盟方的人還在,大家規規矩矩的,各自在各自戰隊的桌位吃飯,連話都不怎麼說。後來大概是覺得跟這群選手沒法喝,喝不盡興,幾個上頭的人就去其他包間另開一桌,後來其他工作人員也去了,只剩下戰隊選手們,「大人」不在一下子就鬧起來了,紛紛換到熟識的人附近,還有人偷點了啤酒來解饞。

  張佳樂向來能來事,把同期的林敬言方士謙拖來不提,還把韓文清跟葉修半推半拉地帶過來了。葉修有之前一飯之緣,韓文清私下倒是蠻常和孫哲平張佳樂他們約飯,也算是半個老熟人了。

  「張佳樂你很可以啊!」孫哲平猛一拍他肩膀,覺得這桌很快就要開始尬聊了。「現在是打算開正副隊長聚會?」

  張佳樂沒深想,接著他的話說:「那還缺很多人哪!」

  「還來真的啊!」方士謙笑:「我們幾個熟人聊聊就好,一堆人半生不熟的多不盡興。」

  「也是。」張佳樂笑嘻嘻的,沒再多提。

  一群人一開始聊榮耀聊興趣,最後隨興胡扯海侃,氣氛倒也熱烈,途中有人路過問要不要飲料他們給順便拿過來,而變故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我覺得味道不太對勁。」張佳樂咂咂嘴,晃了晃手上的一次性塑料杯,裡頭深紅帶紫的液體跟著他的動作晃呀晃的。「這什麼啊,酸酸甜甜的又有點澀……。」

  韓文清面露遲疑:「……葡萄汁?」

  「汽水吧?」孫哲平也不太確定。「或是葡萄口味的氣泡水……?」

  「氣泡水味道沒這麼濃吧?」林敬言說。

  「可能是果汁加氣泡水?」說完張佳樂又喝了一口,大概是喝的太多了,整張臉都皺起來,最後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嗚哇、不行,好怪……。」

  一旁方士謙差點爆笑出聲,趕緊把嘴捂起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而他們還在爭論的時候葉修已經把一整杯喝完了。

  我覺得還行。葉修做出評價:「講真的,挺魔性啊這味道。」

  他又倒了半杯,邊聊邊喝,正講到一半突然打住話頭,說:「我覺得有點暈……。」

  下一秒他直接哐當一聲將臉砸進盤子裡,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好在撞下去的是盛裝點心的塑料盤子,上面的東西老早被吃空了,旁邊的陶瓷碗盤也不過震了幾震,沒傷著人,雙方平安無事。他們就這樣愣愣看著倒下的葉修,一時無語。

  方士謙首先反應過來。「不是吧?這就醉了?」

  「啊?」張佳樂無比困惑。「這不是果汁嗎?」

  「是葡萄酒混汽水。」方士謙邊說邊笑,渾然忘記自己也是沉默的共犯。「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鬼拿來騙你們的。」

  遠處魏琛聽到動靜湊了過來,喲呵一聲,「這麼快就倒啦!沒出息!」引得方士謙出聲驅趕:「一邊去!少搗亂!」

  眼下大部分的人多半都喝下一兩杯了,一時也不知道是該破罐子摔破接著喝下去,還是去換點正常的飲料來。張佳樂本來就喝不慣,聽到是酒立刻放下杯子,見孫哲平似乎打算接著喝下去,大皺眉頭。「別喝啦!職業選手喝什麼酒。」

  孫哲平沉默半晌,咧嘴笑了下。「還好吧?就一點。」

  張佳樂盯著人看了會,試探道:「孫哲平?大孫?我是誰?你頭暈嗎?」

  不暈。孫哲平回答:「有點睏……。」

  「我看老孫也不太妙啊——」林敬言笑嘻嘻的,一巴掌拍上方士謙後背,有些興奮飄然:「老韓我們接著喝啊!」

  韓文清:「……還是別喝了吧。」

  這才是最不妙的吧!連人都認錯了!張佳樂囧囧的,不由分說強行奪走孫哲平手上的杯子,接著把人從座位上拖起來。暈濛濛的孫哲平任憑張佳樂拉來扯去,沒有反抗。

  「我看也差不多了,我帶大孫先回去了。」

  「明天見。」方士謙衝他們擺擺手。「剩下的人我來處理就行了。」

  已經有不少人先行回酒店了,留下來的大多都是在聊天敘舊的。張佳樂和剩下的隊員打了聲招呼,又叮嚀他們不要玩太晚,這才連推帶拉把孫哲平拖出飯館,然而沒走幾步就氣喘吁吁的。「——你倒是自己走啊!」

  「睏,不想動。」孫哲平十分賴皮,甚至把腳一定,杵在原地不動了。

  不動就不動吧。張佳樂索性往邊上花圃一坐。他出發去場館前忘了把圍巾帶上,在場館內有空調人又多,氣氛激烈高昂沒什麼感覺。剛剛在飯館也是熱熱鬧鬧的,現在兩人形單影隻坐在外頭,冬夜中寒風一吹,渾身都冷了起來。

  孫哲平似乎當雕像當夠了,默默蹭到他身邊坐下,只是還是有些茫,問句話都能想上半天,張佳樂沒吵他,默默看著遠處的街燈車影,又抬頭看向夜空,大概是被雲遮住了,什麼也沒瞧見。

  他低頭往掌心裡呵氣。

  給冷風吹了這麼一會,孫哲平比起剛才稍微清醒多了。他注意到張佳樂的動作,問:「冷嗎?」

  「……有點。」

  「你圍巾呢?」

  「忘啦。」

  這種天你能忘,是不是傻。說完就見孫哲平拉開羽絨外套拉鍊,伸手將張佳樂捉進懷裡,雙手抄在口袋中,把他緊緊裹起來。張佳樂還來不及反應,孫哲平下巴就壓到他腦門上,說話間的振動和呼吸全透過兩人相碰的地方傳到他這裡來。

  「這樣好一點?」

  「……是好一點。」但很不自在呀。張佳樂心想醉鬼嘛,順著他意思敷衍敷衍應該就差不多了,坐立不安了十分鐘就打算起身,可孫哲平不放行。

  「亂動什麼。冷空氣要跑進來了。」他說,手收得更緊了。

  「不是、……總不能在這坐一整晚吧!」

  「嗯……。」孫醉鬼往他頭上蹭了蹭,迷迷糊糊地:「那再十分鐘吧。」

  「我警告你不准睡啊!」

  哼哼。對此醉鬼發出意味不明的笑聲。

  不知道身後這傢伙是醉的還是本來體溫就高,張佳樂覺得自己像是披著一張超大電毯,渾身烘得暖洋洋,最後竟有點昏昏欲睡。他打了個哈欠,掏出手機,漆黑的螢幕上映出孫哲平靠著他半瞇眼睛打盹的模樣,他鬼使神差地按下側邊照相鍵,相機畫面跳出,喀嚓一聲拍下照片。

  ……什麼喔這是。

  張佳樂匆忙收起手機,扭頭就是一巴掌往孫哲平頭上打去。「起床了!」


  週日晚上,全明星第二日的活動正式開始,一共二十位選手隨機分組,參照職業賽程和規則,進行擂台和團隊比賽。出戰的選手在第一天活動結束後,由觀眾以票根投票選出,某方面而言也算是另類的人氣投票,同時也反映了選手身價。

  如孫哲平所預料,團隊賽中如有同一個戰隊的選手,全部都被拆分兩邊,而葉修和韓文清彷彿代表了嘉世和霸圖在前兩個賽季競爭似的,也被分在不同隊伍。

  「你們這是故意的吧老葉?」張佳樂趁選手按隊移動到舞台兩側時湊過去問。葉秋在這短短幾天已經適應了張佳樂的脾性,毫不在意:「我怎麼知道?」

  又說:「反正和誰一隊都無所謂。好好打,打贏了才是正經。」

  隊伍和隊友固然重要,但對勝利和榮耀的追求,才是這項競技的重點所在。

  哇。張佳樂一時無語,最後道:「看不出你很能說啊。」

  「那是,還不多學著點。」

  「呸!」

  彷彿要映證葉修所說,最終由他們的隊伍獲得勝利。張佳樂喜孜孜捧著主持人頒發的小金牌——雖然是假的——,湊到自家隊長身邊。「血量只差10%好可惜喔,來、借你摸一下。」

  「誰稀罕。」孫哲平很是嫌棄。「這賽季打一個真的給你耍耍。」

  「我本來就有份的好嗎!」張佳樂哼哼兩聲。「誰打給誰還不知道!」

  然而他們對彼此挑釁似的承諾並沒有被實現。

  第三賽季冠軍賽,一桿卻邪挑破繁花血景,最終由嘉世奪魁,造下三連冠的王者傳說。而百花惜敗嘉世,以亞軍的身分迎來新的夏天。










*去日本當個快樂的肥宅回來了✧*。٩(ˊᗜˋ*)و✧*。
*上次只說放假一周但悄咪咪放了兩個禮拜heke


评论
热度 ( 10 )

© 一塊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