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5 14

【雙花】性轉小段子 4

【雙花】

*警告:孫哲平x張佳樂(♀)
*警告:孫哲平x張佳樂(♀)
*警告:孫哲平x張佳樂(♀)
*沒想到這東西還能繼續再寫下去……
*百粉之後反而沒更新我愧對社會大眾TTTTTTTTTTTT
*我的腦洞無可限量(O
*腦洞的目標是星辰大(ry(滾
*OOC注目←
*好久沒寫大人了(??)感覺有點手生T.T(藉口
*很久之前我嚎的撞胸肌(??????????
*然後帶方銳大大(♀)玩……一句話><(幹(方銳大大表示很不願意
*大學架空……吧(喂)反正這個系列已經不走尋常路了(O(別棄療
*大家小心避雷啊
*大家小心避雷啊
*大家小心避雷啊
*大家小心避雷啊
*大家小心避雷啊
*這樣防爆夠不夠長啊(rofl)(很擔心
*&大家七夕快樂!!!←重點(欸



  張佳樂會認識孫哲平純屬意外。

  那天方銳生日,約了張佳樂和其他幾個朋友下課後一起去餐廳吃飯。張佳樂走到一半時想起手機還在教室裡忘了帶走,連忙折回去拿,這樣一來一往的,時間一下子緊湊不少。張佳樂急一起來下樓梯的腳步也跟著加快,到最後幾乎是小跑著往樓下趕。

  張佳樂正得意著自己就算一身洋裝和高跟涼鞋,身手依然能夠如此靈活,不料偏偏在剩下最後兩階時不慎踩空,一個踉蹌眼見就要摔出去。張佳樂閉著眼睛準備迎接接下來的疼痛,卻中途撞上了某個結實的物體,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之下向後跌去,幸好有雙手及時攬住她的腰將她拉回,不過情急之下力道有些過頭,張佳樂往前又撞上了一個溫熱結實的東西──觸感還有些熟悉。

  花了一點時間張佳樂才從驚嚇和恍惚中回過神來,搭在她腰間的手很大,顯然是一雙男性的手。確認張佳樂站穩了,那人紳士地馬上把手抽開,可兩人的距離還是近得不行。張佳樂又愣了一下,後知後覺地發現她整個人撲在那個好心人懷裡。

  ……所以她剛剛撞到的是人家的胸肌嗎?

  意識到這點的張佳樂尷尬得要命,連忙後退幾步要從人家懷裡退開,卻聽得那個好心人倏地出聲阻止,張佳樂還搞不清楚狀況,腳步一時收不住,隨即聽見腳底下傳來咖擦一聲。

  「……。」

  「……。」

  張佳樂有種不好的預感。她緩緩低下頭,看見她幾分鐘前急急忙忙跑回去拿的手機被自己踩在腳下,涼鞋的跟生生踏碎裂了智慧型手機的屏幕一角。張佳樂前幾天才剛幫手機換了貼膜,淺粉色的閃亮鑽膜完完全全合了她的喜好,最近都是捧著手機用的,寶貝得不得了,沒想到才幾天就被自己踩壞了。張佳樂煩躁地扒了下頭髮,心煩又沮喪。

  「妳沒受傷吧?」

  那個好心人問。張佳樂這才想到人家還在呢,連忙抬頭和人道謝。好心人笑了笑,回了句沒事就好。

  好心人很帥,還有一副好嗓音,低沉又溫柔。張佳樂覺得心情不那麼糟了。她壓著裙子,小心地蹲下身去把手機撿起來,向那位好人打了聲招呼就要離開,可那個人卻突然叫住她:「是我害妳把手機踩壞了,我賠妳一隻吧。」

  「不用啦,是我自己不小心……」張佳樂連忙拒絕。

  「我沒注意看著前面才會讓妳撞到的,而且我剛剛又提醒得太晚。」英俊的好心人又朝她笑,卻帶著一絲不容拒絕的堅持,「讓我補償妳吧,不然我過意不去。」

  「但是我等一下還有事情……」張佳樂訥訥地說。

  「妳好像很急?快遲到了?」那人問她,「要不然我送妳一程?我開車來的。」

  「那個、真的不用──」

  「拜託了。」那人說:「不然我會良心不安的。」

  張佳樂遲疑了會,還是婉拒了。

  被拒絕的好心人一開始有些困惑,後來露出了瞭然的神情,「邀請一個女孩子去搭陌生男人的車,是我不對……不好意思。」

  張佳樂連連擺手,「沒事沒事──反正遲到一下下也沒什麼。我自己可以過去的。」

  「那這樣好了,明天同樣這個時間,我在這裡等,陪妳去挑新手機。」

  好心人想了想又補上一句:「如果妳覺得不放心的話,多找幾個伴跟著也沒關係。」

  表面上看起來合情合理,可實際上卻不容分說地步步逼近,張佳樂幾乎無從拒絕,於是在好半會的天人交戰之後她還是點了點頭。

  反正他自己說可以找很多人的,也不怕他做什麼。張佳樂想了想,覺得有了些底氣。

  「我叫孫哲平,政治系二年級。」好心人──現在知道他叫孫哲平了──說:「現在妳知道我的名字了。我不是壞人,真的。」

  張佳樂被逗笑了,「壞人還會承認自己是壞人嗎?」

  「這可不好說。」孫哲平回答。兩個陌生人之間的話題大概也只能到此為止了,於是他和張佳樂道別之後便轉身離開。

  不過走沒兩步他就被張佳樂叫住了。

  「那個……」張佳樂小臉通紅,十分尷尬地囁嚅著:「手機能、借我用一下嗎?」

  孫哲平忍不住大笑。










*覺得、OOC(ry(不忍直視
*孫總這樣異常糾纏是有原因的!!!但會不會寫到我就不好說了(幹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