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26 9

【全職】爸爸去哪兒-第一期(5)

【全職】爸爸去哪兒

*參考第一期,流程基本照著原作(?)走
*感覺好久不見了!!!!!!但其實我8/6號就脫出啦,只是和一群小伙伴們跑去墾丁玩了ya(王八蛋
*然後本子已經排完版了!!今天送去試印看看效果怎麼樣><第一次排橫式總覺得很緊張啊&只花了一天就排完眼都要瞎了,不知道版面順不順眼
*8/23之後才會在網路上把全本放完&場購有特典!!............應該有啦如果我寫得完的話(喂#

*以下出場組合,家庭相關設定請見第一期(1):
張佳樂+鄒遠
黃少天+盧瀚文
韓文清+喬一帆
王杰希+高英杰
方銳+唐柔



  (午休時間結束了!要準備開始下午的活動啦~)

  (爸爸和孩子們是不是都醒了呢?)



[張佳樂+鄒遠]

  睡飽了的鄒遠心情似乎很好,在房裡溜躂了幾圈,最後跑到房間一角,踩到椅子上頭好奇地對著架高的攝影機東看西瞧,還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螢幕,接著把整張臉都貼到鏡頭上頭,笑嘻嘻的。

  (……)

  沒多久張佳樂叫他:「小遠來,換衣服。」

  鄒遠沒動,站在椅子上頭朝張佳樂把手臂伸得老長,一副你不肯抱我我就不下來的模樣,張佳樂沒辦法,走過去把兒子抱起來。

  「你沒長腿呀?啊?沒長腿是不是?」張佳樂笑罵著,輕輕打了下鄒遠的屁股。

  鄒遠只是一個勁地笑,像只八爪魚似地纏在張佳樂身上。

  「你想穿藍色那件上衣還是白色那件?」張佳樂改用單手抱著鄒遠,空下一手去揀衣服,「快,選一個。」

  鄒遠:「嗯……」
  鄒遠:「白色的!」

  「好,白色的。」張佳樂讓鄒遠站在床上,把白色的上衣挑了出來,「把手舉高。」

  鄒遠馬上把手舉起來,但又飛快地放下了。

  張佳樂:「怎麼啦?」

  鄒遠指著張佳樂身後的牆說:「那裡、那裡有攝影機……」

  張佳樂笑他:「你是男孩子有什麼關係……而且我在你前面擋著呢。」

  「不要啦。」孩子覺得彆扭,不停搖頭,「會被看到!」

  (對面孩子的抗拒,爸爸會怎麼做呢……?)

  只見張佳樂又從行李箱裡抓了兩件衣服出來。

  「我用衣服把它遮起來……」張佳樂一邊說一邊走上前,把衣服蓋在攝影機的鏡頭上,「這樣就可以換衣服啦!」

  張佳樂:「爹地聰明吧!」

  鄒遠:「哇!」
  鄒遠:「爹地好棒!」

  「好了快換吧!等一下要遲到啦!」





[黃少天+盧瀚文]

  黃少天醒來發現兒子肉呼呼的手掌端正地拍在他臉的正中央。

  黃少天:「……」

  爸爸無語地把盧瀚文的小手掌從臉上拎了下來。

  黃少天:「哎看看你這睡姿到底是像到誰了真是……瀚文該起來啦!起床啦起床啦!等會還有活動呢!再睡下去你文州爸爸在電視上可就看不到咱們啦!」

  盧瀚文默默地翻過身,背對黃少天。

  黃少天:(`д´)
  黃少天:「又不理我!你好大膽子!快起來啊你!說的就是你!YOU!快起來啊起來起來起來──」

  盧瀚文:「……」
  盧瀚文:「把拔你好吵……」

  黃少天表示這種藐視父親的行為不能縱容!

  於是他伸出雙手。
  朝兒子腰間的癢癢肉上攻擊。

  (總覺得這畫面好像似曾相識……)

  黃少天:「……」
  黃少天:「居然嫌你爸吵!我看你是造反了來來來起來說清楚啊我可等著呢!不要裝沒聽見快起來你還睡還睡還睡!」

  黃少天一邊說著同時探過手去撓盧瀚文癢。


  (原來出發前也是用同一招叫孩子起床的)
  (真是一如既往、始終如一啊……)

  不過這次他們睡的床靠著牆壁,黃少天又擋在外邊,盧瀚文這下子連假摔(?)的機會都沒有了,完全無處可逃。

  「你究竟起不起起不起起不起──」

  盧瀚文瘋狂掙扎著,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我、我要起來啦……哈哈哈哈哈真的要起來啦──對不起嘛把拔、救命!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





[韓文清+喬一帆]

  韓文清沒有睡午覺的習慣,看孩子玩累了,帶著人睡下後自己就坐在一旁看書。原本打算在集合前二十分鐘再去喊兒子起來,沒想到小孩子自己醒了。還自動自發地把被子給疊好。看著乖巧無比的兒子,韓文清實在很疑惑,到底葉修是怎麼養出這個性格和他完全截然不同的孩子來的。

  怎麼個性能差這麼多呢……

  「衣服給你拿出來了。」韓文清指了指放在枕頭旁邊的衣物,問:「你能自己換嗎?還是要我幫忙?」

  「我自己可以的!」

  小孩十分肯定的回答,然後開始慢慢穿起衣服。上衣和褲子都換得很順利,但輪到襪子時卻老是穿不好,喬一帆換個了姿勢,將右腿屈起,艱難地再次嘗試把小襪子套到腳上。

  韓文清瞧著有些坐不住,可又不想破壞孩子的積極性,沉默地觀察了好半天才問:「需要幫忙嗎?」

  「……」喬一帆低頭看著手裡的襪子,猶豫了一下。

  最後孩子點點頭。

  得到孩子同意的韓文清走上前去,拍了拍床鋪示意兒子稍微往後坐一些。接著韓文清蹲了下來,捧著兒子的小腳丫,迅速俐落地替喬一帆將襪子穿上。

  喬一帆靦腆地笑了笑,藏不住眼裡的開心,「謝謝爸爸!」

  「不客氣。」韓文清也跟著笑了下──雖然非常不明顯。

  喬一帆:「爸爸、」
  喬一帆:「能不能也、也幫我穿鞋子呀……」

  小孩子低著頭,又期待又緊張。

  「好。」韓文清扭過身去把兒子的鞋給揀了過來,說:「先穿右腳。」

  「哦!」





[王杰希+高英杰]

  高英杰被從被窩裡挖出來時還是一臉睡意朦朧的樣子。

  「英杰,起來了。」王杰希柔聲道。

  「……爸爸、我還睏。」孩子奶聲奶氣地哼卿著,抬手想去揉眼睛,被王杰希拉開了。

  「不要揉眼睛。」王杰希把兒子托起來,「不是說要去找一帆玩的嗎?」

  高英杰眨眨眼睛,好像清醒了些。

  「你剛才不是和一帆說好了要一起走的嗎?」王杰希說,同時手裡也沒閒著,替還處在迷濛狀態的兒子換上新衣服。

  高英杰:……(._.`)
  高英杰:「我睏嘛……」

  「你動作不快點,人家就不等你了。」

  「……」

  「和人約定好了就要遵守哇,言而無信不是好孩子。」

  王杰希給兒子整理好衣領,面不改色地下了重手,「還是說你不想和一帆玩啦?不想的話爸爸去幫你說。」

  高英杰瘋狂搖頭。
  小孩子徹底清醒了。

  「醒了沒有?」王杰希忍著笑問。

  「我、我醒了……」高英杰趕緊回答,「爸爸你不要去、去和一帆說喔……」

  王杰希裝傻:「說什麼?」

  「和他說、說我不想和他玩呀……」高英杰抓住王杰希的手,捏著自己爸爸修長柔韌的手指玩,「我要和一帆當很好很好的朋友!」

  王杰希:「真的啊。」
  王杰希:「那有比和爸爸好嗎?」

  「嗯……那個不一樣!」小英杰急著想解釋,可想破頭也想不出來該怎麼形容,只好籠統地說:「反正就不一樣!」

  高英杰:「爸爸就是爸爸……不一樣的!」

  「嗯,不一樣。」他摸摸兒子的頭,「英杰也不一樣。」





[方銳+唐柔]

  方銳是被唐柔給搖醒的。

  「爸爸!」唐柔見人醒了,立刻奮力撲到方銳身上。方銳猝不及防地被女兒重重壓住,先是悶咳了幾下,隨即配合地哀嚎出聲,然後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地裝死。小女孩哈哈笑著,又在爸爸身上滾了兩圈才肯下來。

  「你睡好久啊爸爸!」唐柔抱怨著,「我都把我帶的故事書給看完啦!」

  方銳:?
  方銳:「哦?妳什麼時候醒的呀?」

  「就在你睡著沒多久……啊!」察覺到自己說溜嘴的唐柔猛地捂住嘴巴。

  方銳瞇起眼睛。
  唐柔心虛地撇開視線。

  「嘖嘖嘖──」方銳一臉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傻孩子,哪有做壞事還像妳這樣自己說出來的啊?一點都沒得到我的優良遺傳!」

  (這算哪門子優良遺傳……)

  唐柔沮喪地嗷了聲,仰面躺倒在床上。

  方銳:「怎麼辦,看來中午的比賽是妳輸啦。」
  方銳:「罰妳回去擦一個禮拜的桌子!」

  「不可以!」唐柔抗議道:「敬言爸爸說大家每天輪流做的!」

  「不管哇,輸了就是輸了。」

  方銳:「輸了還耍賴多沒氣度。做人不可以這樣。」

  小唐柔覺得很不開心。

  方銳見女兒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試圖安慰她:「不然妳回去再和妳弟弟比點其他什麼的,然後叫他幫妳擦一個禮拜的桌子,這樣就解決啦!」

  (方銳大大真是一點也不留情)
  (毫不猶豫就坑了自己的兒子……)

  方銳:「反正你弟肯定不看節目的,他一定不知道!」
  方銳:「而且你敬言爸爸看了也不會和昊昊說的,不怕!」

  唐柔:(*’ー’*)
  唐柔:「說的也是!」

  (……等等?這樣沒問題嗎?)










*這部分感覺和4.5性質有點像><之後可能會把4.5合併到5這邊
*stepfather韓大大依舊努力和小孩相處←(欸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