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21 4

【葉藍】小手冰涼

【葉藍】

*TAG+bzzz
*最近古風上癮啦XDDDD不過也是個架空半吊子←我只是想要個情境(幹
*藍河名字我就直接打藍河了……因為兩個字比較方便(未免太懶
*大概、可能、或許、有點OOC(滾



[葉藍/小手冰涼(字面上)/文藝向]



  葉修回到家時已是半夜。他跨過院門,摘下斗篷的兜帽,抖落滿身霜雪。甫抬頭就看見遠遠地有盞昏黃的小燈在風雪中搖曳,一晃一晃地,好似隨時會熄滅一般。這種時間會執燈等他的只有那一人了,葉修三步併兩步地跨過結了霜的石階,抵達主屋前。

  藍河打著艷紅紙傘站在廊外,身著一件純白雪狐裘衣抵禦外頭的刺骨寒氣,要不是傘的顏色艷極,他整個人幾乎都要融進身後的白雪茫茫裡頭。藍河把半張臉都埋進滾著蓬鬆柔軟的獸毛的領邊裡,一臉睡意惺忪卻要強撐著精神,手裡捧著的燈也搖搖欲墜。葉修見了無聲地笑了會,輕手輕腳地上前去,手把手地把那幾乎就要落下的油燈扶正。藍河給葉修的動作驚著了,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過了會認清來人是葉修才放鬆下來,安安靜靜地朝他微笑:回來了。

  「怎麼出來了?外頭這麼冷,也不怕給凍著?」葉修把人拉進屋內,替人收了傘,回過身去把藍河的手給包覆在掌心裡,冰得要命。


  「聽說你快到了才去外頭等的,沒等得太久。」藍河垂眸看向葉修,長睫上沾著幾星飛雪,在溫暖的室內慢慢融了,暈開一片濕漉的水色。

  「手都凍成這樣還說沒等太久。」葉修一點一點地把人的手給捂熱,同時打趣道:「你這麼想早點見到我?」

  不知道是倦了還是真的冷著了,藍河沒有回應。葉修當他平常被逗得太過,所以現下才不想理會自己。葉修也不介意,依舊專心當個盡責的暖手爐,不料好半晌卻聽藍河細細嗯了聲。葉修猛一抬首,正好瞧見藍河滿面潮紅地低下頭去的模樣。

  「小藍,你剛剛說什麼?嗯?」葉修湊到藍河面前,暖熱的吐息輕輕撲到藍河冷冰冰的臉頰上,撩起一片曖昧的水紅色。

  藍河往後縮了縮,堅持而沉默地搖搖頭。

  「你不說我就要親你了。」葉修半真半假地威脅他。

  藍河仍是搖頭。葉修也不跟他客氣,俯身過去就要吻他,藍河連忙要往後避,卻發現早就被葉修扣住了肩膀,無處可逃。藍河又臊又慌,情急之下便用手去擋,他的手指還冷著,顯得葉修的唇格外滾燙,藍河心頭一跳,臉上更紅了幾分,又慌慌張張地要把手抽開,卻被葉修一把捏住手腕,慢騰騰地把藍河的手指親了個遍。

  藍河覺得自己快不行了。

  「真不說?」葉修的唇還貼在他的指尖上,說起話來含含糊糊地,「下次可真親啦。」

  還在羞憤當中的藍河完全反應不過來,只是呆愣著不說話。葉修也不等人回應了,理所當然的傾過身去。

  於是藍河的嘴唇也跟著滾燙了起來。










*我最近的畫風怎麼都這麼噁(笑die
*之前在噗浪欠的債不算這篇的話還差兩篇,還完就可以開始寫百粉點文了!!!!!等我!!!!!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