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134 16

【韓葉】沒有言語的夜

【韓葉】

*LFT百粉點文 @孤舟夜雨(太太我@不到你嗚嗚嗚怎麼破)
*TAG:韓葉傻白甜+肉
*有點無法一心二用的我決定專心燉肉……雖然燉得很不好吃(ryyyyyyyy (土下座
*時間點大概在世界聯賽後,一如往常在霸圖認真訓練的老韓一回家突然發現應該遠在國外的葉修此刻睡在他床上,然後就%%%(說話
*至於為什麼突然回家……呃、劇情需要(誠意呢
*怕寫肉寫著忘記把背景交代清楚所以先放前面←(滾
*標題取自相戀十年30題

*挑戰看看直接放會不會被屏蔽←



  引燃一切的信號是一個讓人窒息的吻。

  韓文清把蜷縮著呼呼大睡的葉修連同被子一起鎖在懷裡,咬住他的唇,兇猛粗暴地攻城掠地。熟睡中的人葉修全無防備,三兩下就讓韓文清入侵到裡頭,纏住了柔軟的舌。缺氧的不適感讓葉修很快就醒了,還有些迷迷糊糊的他下意識掙扎著用手去推韓文清的臉,結果被韓文清給捉住,警告似地咬了下指尖。

  老韓?葉修不確定自己究竟有沒有喊出聲音,現在的他處在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他睡得太久了,睡得全身輕飄飄的,手腳痠軟。韓文清也沒有答理他的打算,逕自把手探進薄被裡頭,卻出乎意料地摸到了一大片溫暖滑膩的肌膚。他抬起頭來看向葉修,烏沉沉的眼眸裡一下子燃起了炙熱燎原的焰。

  葉修搧了搧眼睫,不動聲色地吐出兩聲氣音。

  呵呵。


  如果問葉修為什麼要作死,大抵是為了看對方被激怒的那瞬間,想發作卻又不能發作的、又惱火又不甘的神情。看著對方為了自己而發怒,又為了自己隱忍,就忍不住想笑出聲來──更忍不住內心興奮的顫慄。

  那是一種甜蜜而扭曲的快意。

  跪坐在韓文清懷裡的葉修狠力揪住他後腦勺處的頭髮,仰著頭胡亂親著韓文清的嘴唇、下顎和頸側,他感覺汗水慢慢從體內滲出來,一顆顆滾下他的背脊,涼颼颼的,但又熱得要命。一定是韓文清太熱了,葉修恍惚地想,他總覺得韓文清箍著他腰側的手掌燙得可以,還有埋在他身體裡頭的、狠戾而滾燙的東西……

  韓文清注意到葉修的分神,按著葉修的腰猛地往下一壓,勃發的性器惡意地直戳在葉修體內那格外柔軟敏感的點上,換來葉修一聲哽在喉間的、痛苦又歡愉的嘆息。韓文清順勢向前傾身把人按在床上,粗暴的碾壓進深處,強烈的快意逼得葉修只能發出無聲地低吟,他弓起身子,尾音繃到最後完全失去控制,變成支離破碎的喘息。

  葉修實在抓不住韓文清的頭髮了,他的手無力地滑了下來搭在韓文清的肩上,試圖在越發激烈的攻勢當中抓緊對方,卻不停在汗涔涔的皮膚上打滑。韓文清拉過葉修的手臂讓他環抱住自己的脖頸,兩具泛著情熱潮氣的身軀毫無間隙地貼在一起,像兩隻走投無路、相濡以沫的魚。

  韓文清、你不──葉修咬著牙,妄圖在情慾中保留一絲清明,卻被韓文清一個突如其來的頂弄給打亂了所有盤算,嗚咽著挺起腰背,不自覺絞緊了下身,韓文清也沒料到葉修會是這樣的反應,酸麻的快意猝不及防地竄上後腦,韓文清猛地掐住了葉修柔軟的臀部,唇齒間溢出了低沉的喘息。

  憑藉著臀上的些許痛感,葉修稍稍清醒了些,鬆開抱著韓文清的手往後一倒,一字一頓地對著撐在他上頭的男人無聲地說:──射、了、沒、有、啊?

  聞言韓文清面色一沉,捉住葉修隨意支起的腿猛地把人掀翻過去。葉修出言挑釁時韓文清還沒拔出來,這麼一下讓葉修馬上嚐到苦果,不久前還得意洋洋微笑著的唇現下哆嗦著吐出哽咽的哀鳴,葉修撲騰著去拽壓在下頭的被子和床單,好緩解在體內瘋狂奔竄的過載的快感,但韓文清似乎不打算就這樣放過葉修,他強硬地抬起葉修的腰臀,狠戾地往深處突入。

  葉修整個人都要瘋了,他緊緊揪著床單,雙腿無法克制地胡亂蹬著,不想立刻被韓文清武力鎮壓。韓文清把葉修完完全全籠罩在身下,凶暴地對準他的敏感點去操去輾。葉修的肢體被壓制住,無從宣洩滿溢而出的快感,只能克難地拱起背脊,腳趾蜷曲,一下一下踢蹭著本來就凌亂不堪的床面。最後葉修被修理得連半分挪動的力氣都沒有了,身體一抽一抽地顫抖著,生生被插射了出來,韓文清這才鬆開了箝制。

  幾乎同時葉修反手一掌拍上韓文清的臉,修得整齊的指甲淺淺地掐進韓文清的臉頰裡,韓文清不惱也不怒,冷靜地用手掌撸開葉修徹底修溼透的劉海,露出光潔的額頭和半斂著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浸在高潮的水光中,卻沁出幾分水泠泠的得意的光。韓文清低下頭去吻他,難得溫存地吮咬著葉修柔軟的下唇。

  你就得意吧。韓文清低聲道:走著瞧。

  葉修使盡全力才勉強翻過身來,衝著韓文清懶洋洋地說:來。










*強制中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結尾才好了嗚嗚嗚嗚嗚嗚(廢
*為了配合標題已經把對話壓到最少惹←要完全不說話太困難啦臣妾做不到嗷嗷嗷(滾
*我已經說不上來這到底該是什麼類型了……傻白甜不合又黃暴不足,嗷
*燉肉功力不佳還請笑納m(_ _)m


评论(16)
热度(134)
  1. 夜隱墨快要奔潰的一塊深井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