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4 4

【雙花】鳳求凰 01

【雙花】

*修改過的版本
*改得.......滿多的(ry
*希望修過之後能讓我看起來比較像有邏輯的人..........希望啦(欸




  近日有件轟動全京城的大事情──將軍府大少爺和京城第一酒商的小公子換了庚帖,只等擇個良辰吉日抬過門來。孫大少爺狂傲瀟灑、張小公子俊美風流,不知是多少閨中少女(男)暗自思慕的人物。這個消息一放出來,簡直要碎了滿城年華少女(男)的心。

  對這門親事雙方家長喜聞樂見,大少爺也滿意得不得了,就只有張小公子百般不願,多次上門想找人理論,卻總是被哄得服服貼貼地給送回家裡。張小公子氣壞了,最後甚至連夜逃家,還是孫大少爺親自把人給逮了回來,不出一週便壓著人在家長面前換了帖子,不給人半分逃脫的機會……

  「這都是些什麼鬼!胡說!造謠!」張佳樂拍案而起,深青色的大袖一甩,身上的墜飾磕在一起,叮噹作響,「沒有半句實話!什麼叫我多次找人理論!分明是孫哲平一直纏著我的!」

  「好、好。冷靜點。」張佳樂的姊姊柔聲安撫,把張佳樂按回椅子上坐好。

  張家親戚少,為了弟弟的喜事她特地回了娘家一趟,為晚上的攔門充點人數。總不能因此給人小瞧了去,以為他們張家沒人、是個好拿捏的。

  「你看你呀,今日都要成親了還毛毛躁躁……」說著她便執起梳子,將張佳樂方才激動時弄亂的頭髮給重新梳理整齊。

  可也差得太多了。張佳樂嘟囔著,「像那庚帖……從頭到尾都是大人們的主意啊。」

  而他的姊姊只是微笑,「不過是市井傳聞嘛,當不得真的。」

  張佳樂哼了聲,乖順地微昂腦袋,讓姊姊替他理好了衣襟。

  「那是我先前不知道有這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傳言!」而他居然等要成親了才發現!思及此,張佳樂忿忿咬牙,「要不然──要不然我哪裡會輕易答應他!」

  「別騙人了。」

  張家大姊毫不留情地拆穿他,「也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笑得多傻呀。」

  唔。張佳樂聽了忍不住抬手去摸摸臉,「真的?」

  「我騙你做什麼?」說完便取過鏡子遞到張佳樂面前,「你自己瞧。」

  張佳樂持鏡一看,映在裡頭不知道是誰呀,笑得甜蜜又傻氣的。張佳樂瞪著眼睛瞅了好半會,在姊姊的笑聲中猛地把鏡子蓋在桌上,耳根子都紅了起來。

  笑著笑著他的姊姊突然出聲呼喚,一聲樂樂喊得又輕又軟,她捧起弟弟的臉左瞧右瞧,隨即對上張佳樂困惑不解的目光。她總覺得她的弟弟還那麼小,恍若十數年前,張佳樂還追在她後頭跑,追不上就奶聲奶氣地喊她,要她抱。可小孩兒一下子就長高長大了,出落得那麼精緻俊逸,還要和別人成親了。

  就這樣成了別人的了。

  她說:「──你是真的喜歡他吧?」

  聞言張佳樂頓了一下,這下子他連雙頰都紅了。他侷促地搧了幾下眼睫,飛快點點頭。

  「那就好。」

  那就好。

  張佳樂看著自家姊姊一下子站起身來,碎步往門口走去。

  入了夜,新郎就該來了。
  兄弟簇擁,明火執杖。

  搶婚。

  張家大姊儀態端莊、步履輕緩,一路徐行至張府大門,只見那朱紅門扇緊閉,一干年輕的親友女眷將其包圍。有人瞧見了張佳樂的姊姊,趕忙讓出一條路來,好讓張家大姊能近前去。

  大約是有人向外頭通風報信,不一會便聽得有人下馬敲門,求見這一眾攔門親眷。

  張家姊姊一攏雲鬢,輕輕柔柔地喊回去:「不知是何方貴客?漏夜前來,所為何事?」

  對方笑了,揚聲道:「聞君高語,故來相投。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拖泥帶水也不套近乎,直明來意。張家姊姊哼笑一聲,接著道:「孫少爺,一切都按規矩來。該怎麼開這扇門,全看你本事!」

  孫哲平這頭早有準備。大少爺往旁邊使了個眼色,立刻有人遞上小抄。孫哲平清清嗓子,張嘴念道:「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時未通遇無所將,何悟今夕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此方,室邇人遐獨我傷。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嗯、對,第一章完全改了←
*微妙的倒敘法,大概(欸
*部分台詞和婚禮儀制參考《唐朝穿越指南》,為了配合我低下的國文程度有做修改Orz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