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24 4

【雙花】鳳求凰 04

*修改過的版本
*原本的06&07
*改到最後我真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無感了rofl.........說好要當個對世界充滿感性的女子的(蛤



  張佳樂真的每天都來監督孫哲平寫字。

  頭一回張佳樂還不知道,來得太早了,還迷迷糊糊直接衝進人家的演武場,一抬頭才發現不只孫哲平,還有其他年紀稍長的大哥哥在那裡。這麼多陌生人讓張佳樂一下子懵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還是孫哲平拉了人到一旁的陰涼處,要張佳樂乖乖坐著等他。

  安頓好小學伴,孫哲平甫一回身就看見無數雙不好懷意的眼睛猛盯著他和張佳樂瞧。孫哲平才懶得搭理那些只有表面正經的前輩們,吭都不吭一聲逕自開始今日的劍術練習。張佳樂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也不覺得無聊,頗有興致地旁觀完全程,然後在孫哲平提著劍朝他跑來時站起身來迎接他。

  「你先去書房等我吧。」孫哲平說著還有些喘,「我換了衣服再去找你。」

  不料張佳樂卻搖頭。孫哲平還以為他有什麼顧忌,卻聽得張佳樂又開口:「我不知道書房怎麼走……要不然我就不會闖到這來了。」

  「……」

  孫哲平竟是無言以對。

  最後他只好領著人先去了臥房,飛速換好衣服後再和張佳樂一起往書房走。小孩子興頭來得快去得快,更何況是教人這種麻煩事,張佳樂很顯然沒有昨天那樣的熱情勁,瞧他磨好墨拿好筆就撒手不管了,偶爾才檢查一回孫哲平的進度和姿勢,其餘的時間就在書房裡到處瀏覽閒晃。

  等張佳樂把書房全參觀完了孫哲平還沒寫好,於是他又湊過去,挨著孫哲平看他寫字。張佳樂一到他旁邊盯著看孫哲平壓力就大了起來,沒多久就被張佳樂揪出一個錯誤。反覆好幾次下來讓孫哲平覺得十分沒有面子,於是他隨口開個話題試著轉移張佳樂的注意力。

  「你下午都沒事麼。」孫哲平說,「你也要讀書的吧?還天天上我這來。」

  「我都是早上念書的呀。」張佳樂回答,一邊指著孫哲平剛寫的字說:「力用得不對,你看字都岔了。」

  「……」

  看來完全不起作用。

  張佳樂對孫哲平的用意渾然未覺,撐著臉繼續說道:「下午……給我屋子裡的花除除草澆澆水,幫我爹算一下帳,再來就沒什麼事啦。有時候會去外頭玩一會。不過最近我和我爹學了釀酒,剛埋了一罈下去,不知開出來味道會如何?」

  「你學釀酒?」孫哲平有些訝異,「我以為你要當官的。」

  「才不要呢。那多無聊呀,一點都不自由。」張佳樂嫌惡地皺起小鼻子。

  孫哲平想了想,倒也認同。

  而且啊──張佳樂神神秘秘地壓著嗓子,「我偷偷和你說,你可別說出去!」

  孫哲平點頭,擱下筆做洗耳恭聽狀。

  「我自己改了方子,往裡頭添了另外一種花進去──那罈酒我埋在我家院裡的桃樹下,我什麼人都沒告訴,你可是第一個知道的!」

  張佳樂咧嘴衝著他笑,美麗的桃花眼兒亮晶晶的,「光是繼承家業一點都不好玩。單只是桃花釀算什麼,以後我要釀出全天下最好的酒來!」

  大約是被張佳樂的豪情感染,孫哲平想也不想也跟著道:「那我以後要當全天下最厲害的將軍!」

  「那你爹該怎麼算?都說現在最最厲害的就是你爹了。」

  「我遲早有天會打敗他的,到時候這個位子就得讓給我了。」

  張小公子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可別讓你爹聽見了!」

  「不怕!」

  「行行行,你不怕。」張佳樂眼珠兒一溜,突然問:「哎你說說,要是真釀成功了,那酒該叫什麼名字啊?兩種花去配的,叫雙花釀?聽起來總覺得奇怪……」

  孫哲平思量了會,搖搖頭,「雙花哪裡夠,要百花才好。」

  「可是裡面沒有一百種花呀。」

  「那再改一下方子唄。」孫哲平聳肩,一派輕鬆的樣子,「你一定做得到,我相信你。」

  張佳樂愣了下,隨即大大笑了開來。

  「嗯!我也相信你!」







  等孫哲平的字勉勉強強讓張佳樂點頭認可的時候,夏天已經來了好些時日了。在這樣好的天氣裡,成天待在屋子裡埋頭寫字也是挺折磨人的,於是張小公子大發慈悲,減少了孫大少爺每天必須練字的時間,然後──拖著人就往外頭跑。

  ……明明是你自己想出去玩吧。孫哲平看著在前頭蹦蹦跳跳的張佳樂,什麼都不想說了。

  原本去玩一會也沒什麼,都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少年,玩心還是有的──但這是建立在沒有去同一個地方超過五次以上的前提之下。某天和張佳樂一同遊玩回家後,孫哲平在心裡算了算,不到半個月他們就已經去了無數次近郊的溪邊、小樹林和無數次中午及夜晚的市集了。

  「張佳樂。」孫哲平拉住了眼前這個興致勃勃又要往外跑的傢伙,「我們打個商量。」

  「嗯?怎麼了?」

  張佳樂回過頭來,清澈真誠的眼神看得孫哲平有些無力,但他還是開了口:「我們能換些地方去麼?老是那幾個你玩不膩啊?」

  「換個地方?」張佳樂愣了愣,表情一下子變得有些惶恐和茫然,「可是、可是我不知道還能去哪裡……」

  對方轉變來得太突然,這下換孫哲平怔住了。

  「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家裡是不讓我去太遠的地方的。」張佳樂垂首看著自己的鞋尖,「小時候的玩伴後來搬走了,長大了也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和姊姊們一起玩了……所以之後都只剩我一個。」

  「所以、所以我最熟的就只有這些地方了。」

  「自己一個人玩也沒什麼意思,昨天說會去外頭玩……其實都是在城裡而已。」

  張佳樂把頭垂得更低了,心裡惶惶不安。然而這時猛地一隻手伸過來壓在張佳樂低垂著的腦袋上。

  「亂想什麼啊。」孫哲平手下使了點勁,箍得張佳樂有些疼,沒忍住嗷了聲。

  「這不是有我在麼,還怕以後沒得玩啊?」

  聞言張佳樂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真的啊?」

  「真的,帶著你遊山玩水!」

  「你真好!」

  張佳樂興奮地簡直要蹦起來,高興地撲過去一把攬住孫哲平的肩膀,那個瞬間孫哲平的心頭倏地一縮,接著呼吸一窒,不知道怎麼地莫名緊張了起來。而在張佳樂把大半個身體都貼過來的那刻,孫哲平只覺得恍若周身的血液全部湧上了臉面,同時灼烈的熱度從兩人相觸的地方一路延燒,熱得孫哲平口乾舌燥,一時半刻竟是說不出話來。

  可他身旁的張佳樂卻是半分異樣的情緒都沒有。

  孫哲平很快就注意到了這點。雖然他尚未察覺自己此刻的心思究竟代表著什麼,但仍直覺地意識到了某些東西,心口一哽,整個人又冷了下來。

  而他的小學伴依舊樂呵呵的,好像對一切渾然未覺。

  「那今天怎麼辦?」張佳樂偏頭過來問他:「我可不待在屋裡!這天氣熱得,就算坐著不動也燥得要命……」

  「外頭大太陽的,去哪裡不都是燥。」孫哲平不以為意地說,一見張佳樂不服氣地鼓起臉,緊接著道:「早上我娘讓人湃了幾顆西瓜在井裡,不如就吃西瓜消暑?」

  張佳樂這才又笑開了,「我要吃瓜心!」

  一向很讓著他的孫哲平這次卻絲毫沒有退讓,「不給,我也要吃瓜心。」

  「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反正不給。」

  「最少分我一半!」

  孫哲平思量了會,呵呵兩聲,「一口差不多。」

  「孫哲平!」










*雖然不太重要但私設張佳樂有兩個姊姊
*一直到現在才記得要說我也是挺厲害的(不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