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92 25

【雙花】Make a body search

*警察大孫和……黑道(?)樂樂吧,大概,反正我只是想有個理由能摸遍樂樂全身上下(幹
*有BUG請輕拍ry
*就是不給你們吃肉系列(幹



  孫哲平反手帶上偵訊室的門,門落鎖的聲音驚動了桌前拄頰沉思的嫌疑人。他連同其他人被從酒吧裡頭一起被揪過來,衣服頭髮凌亂,臉上還不知道從哪蹭上了灰,看起來狀況不太良好。不過當事人臉上倒沒見半點頹靡或忐忑,一雙桃花眼異常有神,鎮定得彷彿自己只是到朋友家裡喝茶做客。

  「嘿。」他說,眼睫毛撲閃撲閃,朝孫哲平拋出友好的微笑,同時將雙手平舉張開手掌,以示自己的誠意和無辜,「我和他們沒關係,真的。」

  我知道。孫哲平點頭,說:「霸圖張佳樂。和普通街痞流氓自然不同。」

  張佳樂臉色一僵,隨即斂起笑容。

  「搜身。」孫哲平懶得和他多說,直接下了命令:「外套、皮帶、鞋襪、飾品,全脫掉。」

  張佳樂沒有外套,身上只穿著一件寬大的黑色T-shirt和白色長褲。他乖乖照著指示把鞋襪脫下,或許是不習慣在陌生人面前赤著雙腳,又或是地板太冷了,張佳樂忍不住動了動趾頭,最後把它們蜷了起來,孫哲平一眼掃去,只來得及瞥見幾枚淺粉色的趾甲,和褲腳邊一小角紅底黑花紋的東西,大抵是腳鍊上的裝飾品──一個大男人帶什麼腳鍊。

  「腳鍊也拿掉。」孫哲平抬了抬下頷。

  張佳樂也不廢話,迅速解了腳鍊往桌上一扔,上頭霸圖兩字的拼音明晃晃映入眼簾,孫警官挑眉,難得問了個不相干的問題:「你們霸圖的都要帶著這個?」

  「沒。就我這樣戴。」張佳樂回答。

  孫哲平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皮帶。」孫哲平又補充:「髮繩。」一邊還指了指腦袋後頭。張佳樂也一一照做。取下的皮帶和髮繩都被接過去和腳鍊放到一塊,可孫哲平不急著檢驗,倒是回頭先從人開始檢查起。

  「雙手平舉。」他說:「先從口袋開始。」

  張佳樂全身上下就褲子前後各有兩個口袋,孫哲平搜完了前頭的,不知道是不是懶,竟沒叫人轉過身去,反而湊近了嫌疑犯,用一種把對方環抱在懷裡的方式,伸長了手去探張佳樂身後那兩個口袋。張佳樂只在一開始的時候縮瑟了下,馬上又放鬆下來,垂著眼睫,乖乖的樣子。

  好了。警官先生在他耳邊低語:再來是身體……

  低垂的睫毛不可見地顫動了下,張佳樂重新抬起頭,表情目光皆是正直坦蕩,哪知道紅透的耳朵尖全被孫哲平看在眼裡。孫哲平隔著衣物小力拍打摸索,確認衣褲下面沒有藏匿物品,接著抓過張佳樂的手左右翻看。淡粉色的指甲修得整齊,一雙手柔韌修長、端正亭勻──這個環節倒是多餘的了。張佳樂抬眸看向孫哲平,卻見對方朝他勾了勾唇角,一個意味不明的笑。

  張佳樂瞇起眼睛。這傢伙手還沒放開呢。

  「有沒有傷疤、胎記或紋身?」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可孫哲平的手卻順著張佳樂的手臂一路往上撫去,握住了寬大袖口下的纖細上臂。並不只是一味的單薄瘦削而已,孫哲平感受的到。光滑柔軟的皮膚下頭全是十足精練、充滿力量的肌肉,若被他纖瘦無害的表象給欺騙過去,下一秒就會是致命的殺機迎面而來。

  「……沒有疤,也沒有胎記。」

  帶著薄繭的手指在他的手臂內側來回探詢,撩起一種讓人醺然酥軟的微癢,張佳樂有那麼個瞬間呼吸是停滯的,彷彿男人的指尖是蹭在他心尖上,酥麻的感覺從心口竄到頭頂、指尖,最後隨著血液盈滿全身,張佳樂低低喘了口氣,試著掙動幾下手臂,卻被握得更緊。

  孫哲平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紋身在哪?」

  紋身在哪……張佳樂突然亮出一個笑,抓下孫哲平的手,帶著那雙可惡的寬大手掌,悄悄探進了衣服下襬,按在自己柔軟的腹部上。孫哲平正想著就是這了,不料張佳樂卻把手繼續往下挪過去,停在褲腰邊上。

  孫哲平原本探究疑惑的目光瞬間滾燙了起來。

  「我不知道呀。」嫌疑犯純良無辜地搧了搧眼睫,「你搜搜看?」

  「行啊。」警官先生低笑,「把腿張開,讓我看看……乖啊。」

  孫哲平說著,一把捏住張佳樂揮來的手腕,逼得他放開手裡藏著的刀片。

  「就讓你乖一點了。」孫哲平嘖了聲。也不知道那東西怎麼藏的,居然沒給搜出來。

  張佳樂忿忿翻了個白眼,「廢話少說!」

  孫哲平認同地點點頭,接著刷一聲撕了張佳樂的褲子。

  「操!」

  「別急。」孫哲平悠悠剝走張佳樂的底褲,「──馬上就來。」










*最近都是摸摸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豪爽啊(警察先生就是她


评论(25)
热度(92)
  1. 堇凉桑快要奔潰的一塊深井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