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17 8

【黃喻】Have a nice dream

*LFT百粉點文  @梦魇之眼 
*欠了好久嗷嗷嗷對不起(土下座
*真的......拖好久......對不起Orz
*TAG:黃少寵喻隊
*梗出自同居30題/一方臥病在床
*黃喻真的好難寫,我覺得他們兩個分看來看都好好的,一組在一起就變成神經病(褒(欸
*而且喻隊智商辣麼高,每次寫他的時候我都覺得我像個弱智(哭了出來
*第一次寫黃喻,OOC還請多包含TOT換自己寫才發現多麼不容易........感謝每一份黃喻糧qq



  再次睜眼時他竟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

  昨晚他加班得晚,一離開公司外頭就下起小雨。喻文州見雨勢不大就懶惰撐傘,淋著雨上車、淋著雨進家門,淋完了還心存僥倖,只擦乾頭髮換好睡衣直接躺床睡了,結果當晚就燒了起來。偏生喻文州又是個能忍的,燒得迷糊間哼都不哼一聲,還是黃少天睡到一半被枕邊人生生燙醒才發現事情不對,連忙起來餵水餵藥給人擦汗,整夜沒闔眼。

  一覺醒來喻文州還有些暈眩,不過比起先前已經算是好多了。他撐起身子,探手在床頭摸索著,想按開手機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這時一旁迅速伸來一隻手,握著喻文州的手腕硬是把人給帶開,順道把人按回床上,塞進被窩裡。

  「嘿嘿嘿嘿!你!」黃少天連喊四聲,撲倒在喻文州身上,又怕壓著人不舒服,用肘把自己撐起來,拄著臉頰低頭去看喻文州,「你幹麻呢?要什麼告訴我啊我來就好──病人要多休息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一醒來就知道找手機!看手機!玩手機!現代人的陋習!」

  喻文州等他說完,悠悠地笑:「沒有呀。就是看看現在幾點。」

  「現在快十二點囉,要中午了,你睡好久哦。我熬了粥啊,魚片粥,好香又好吃,你喜歡吧?要現在吃嗎?」黃少天拿鼻尖蹭他,嘟囔著:「文州親一下好不好?」

  「不要啦。」喻文州被蹭得癢,偏過頭去笑,又給黃少天扳了回去。眼看著黃少天就要親過來,喻文州連忙伸手擋住自己嘴唇,「你也生病怎麼辦?」

  「傳染給我好啊!傳染給我你就會好了,網路上不都是這樣說的……不過我身體這麼好,一定不會被傳染。」黃少天也不管喻文州的拒絕,使了點勁把他的手拉開,湊上去往他唇上親了下,「不然你看起來好可憐哦──而且我喜歡你照顧我。」

  原來少天打得這種主意。喻文州看著撐在自己上方的男人,笑瞇瞇的:「嫌累嫌煩了哦?」

  才不是!黃少天立刻否認,「我怎麼會嫌你煩你呢,喜歡都來不及囉!文州照顧我的時候特別好,看起來特別讓人心動,好喜歡你啊,最喜歡你了。」

  「謝謝啊。」喻文州偷偷把自己通紅的耳尖埋進枕頭裡,抬手摸摸黃少天的頭,「少天現在也很讓我心動啊。」

  黃少天頓覺人生充滿了意義。「是吧是吧好心動吧,那我還要照顧你哦。」他整個人從床上蹦起來,扔下一句「文州你等等啊我餵你吃飯!」就飛奔去廚房端粥。喻文州搖頭看黃少天風風火火地跑出去,面上卻掛著笑。

  不一會黃少天就回來了。喻文州瞧著便坐起身來,黃少天立刻抽過枕頭塞到他後背。喻文州愣了下,那麼個瞬間他還真的有些心跳加速,趕緊裝咳幾聲,同時伸出手想接過碗,可黃少天卻愣是沒有放手。喻文州幾次沒拿成,朝他投以疑惑的眼神。

  「說要餵你吃飯囉。」黃少天細細把粥吹涼,一邊說:「之前我生病你也這樣嘛。」

  ……還都不是你要求的哦。喻文州想,但沒說出口。

  來。黃少天舀起一勺,哄孩子似地:「啊──」

  喻文州沒動,黃少天見了便把湯匙直接貼上喻文州的唇,並鍥而不捨地繼續發出各種古怪的聲音。喻文州垂著眸子打量那湯匙好一會,實在鬧不過黃少天,最後還是含蓄地張嘴把粥吃下。

  「感覺怎麼樣?」黃少天問,順手把喻文州唇邊的粥液揩去。

  「嗯……」喻文州偏頭想了想,「少天的手是不是變粗了?」

  「不是問這個啦。」黃少天又餵過一勺,喻文州這次大大方方一口吃下。「──不過我的手真的變粗了?我最近也沒幹什麼啊怎麼就變粗了?文州你不要因為這樣就嫌棄我啊,我才不要學女孩子一樣抹護手霜啊太丟人了,不然你給我抹吧你幫我抹我就抹……」

  「騙你的。」喻文州打斷他,瞇著眼睛笑,「謝謝少天,很好吃喔。」

  「又捉弄我。」黃少天半真半假地抱怨:「怎麼這麼壞。」喻文州聽了一個勁地笑,在黃少天佯怒要來抓他時立刻往床上一躺,縮在被子裡裝死。

  「不吃了?」

  喻文州搖頭,「飽了。」於是黃少天仰頭三兩口把剩下的粥全喝完,一抹嘴巴又貼過去親了喻文州一口。

  「你睡。晚上再叫你。」成功吃到好幾次豆腐,黃少天心情大好。他幫喻文州掖好被子,一邊感嘆:「感覺好奇妙哦……之前都是你這樣對我說的。」

  「感覺怎麼樣?」喻文州問他。

  不好。黃少天長吁短嘆,「文州還是活蹦亂跳的好。」

  什麼活蹦亂跳。喻文州失笑,「你不是也沒睡麼……上來睡一會?」

  哪知道黃少天竟然拒絕了,還一本正經地說:「我看著你睡──我要照顧你哦。」

  「怎麼突然好矯情……」喻文州取笑他。黃少天不理會,逕自用手掌把喻文州的眼睛給遮起來,低聲催促:「快睡快睡快睡。」

  這時候的黃少天目光特別溫柔。

  喻文州以為自己像這樣被盯著看無法入睡,可沒多久他便陷入了安寧柔軟的夢境。



  Have a nice dream.

  依稀有誰在他耳邊呢喃。










*覺得不管我寫什麼CP感覺都像笨蛋情侶呢(已放棄治療
*好像哪裡怪怪的但我說不出來……黃少寵喻隊真的好難啊,救命哦(哭著說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