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9 2

【葉+孫】關山月

*嗨,這是我這學期必修課的改寫作業rofl
*約莫半年前應該也出現過(?
*改寫自李白〈關山月〉,但基本上........無關ry(幹
*換個風格練練手,大家就隨意看看XD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色,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歎息未應閒。





  日頭落下了,戍守的兵士們點起了燈,盈盈的、幽幽的,在漆黑的黃沙地上,這星星點點的明滅燈火,竟和天上閃爍的星光有幾分相似。孫哲平思及此便笑了,從倚著的高台圍欄上直起身子,把自己藏身回幽暗的陰影當中。

  倏地身後一陣細碎響動,孫哲平反手拔劍出鞘,卻在看清來人面目時一鬆肩膀,悻悻然把劍給收了回去。

  葉修。孫哲平先喊了他一聲,才說:「你他媽就不能好好走正路?」

  「這不是方便麼。比爬梯子快多了。」葉修叼著菸草,晃了晃手裡的皮酒囊,晃得半滿的囊裡滿是水聲作響,「來點?」

  「你可別作死!」孫哲平劈手奪去了那只皮囊子,「灌你一口你就能醉得從這上頭摔下去。」

  葉修大笑。

  「唬你的。」他說:「打開嚐嚐。」

  孫哲平依言嚐了一口,帶著些許腥鹹味的奶香盈滿口中,是酥油茶。他咂咂嘴,問:「這種時候你上哪弄的?」

  葉修聳聳肩。

  不說便罷了。孫哲平也無意認真探詢。他和葉修分掉了那些茶,兩個人分別據著高台一頭,沉默地看著遠方。

  ……看。葉修突然低聲說道:「月亮出來了。」

  孫哲平抬首往天上看,果真有一輪明月挾著銀霜破開漫天蒼茫雲霧,溫柔慈悲地用微光照耀著遠山黃沙、關塞征人。孫哲平方想開口,便是一陣風颳起,迎面吹送來好些細沙和伶仃枯葉,孫哲平往地上呸幾口,一時竟也忘了自己要說什麼了。

  葉修轉身背過風,星火一晃,點上了菸。

  「這戰爭啊……」葉修搖頭,呼出細細一縷菸圈,「真不知何時才是個盡頭。」

  孫哲平沒說話──就算有心回答,他也是答不上來的。

  自古多少將士在此地征戰馳騁,有多少人能全身而退?又有多少人落得個馬革裹屍、埋骨戰場的下場?這邊關沙城原也是大好風光,如今淪落成這般鮮血流淌、屍身遍野的慘景,怎不叫人心生唏噓?

  「……有盡時也罷,無窮時也罷。」孫哲平說:「事到如今,沒有退縮的道理。」

  啊。葉修仰起頭,「……確實如此。」

  「無論如何──」孫哲平搶過葉修的菸,腳一跺給踩熄了。

  「活著回去。」

  葉修轉過頭來看他,神情冷然莫測,可不一會他又笑了起來,嘀咕著:「可不是麼。」

  不論將官士兵、士族布衣,總有自己的親人、友人、戀人……這黃沙邊界有多遠、這戰爭有多險,他們就該有多想念。

  多少人在等著呢。

  兩人同時抬頭去看天邊那輪銀光冷霜,沉默不語。

  若不去看被拘留在此的萬千枯骨、無盡幽魂,這裡究竟還存留著什麼呢?──是千里與共的月、是跨越江山的風,是橫過漫漫長路的祈念。

  遠方的思念化作長流,蜿蜒至此,盼著戰事告捷、歸人平安。

  他們一路看著月亮升至天頂,又看她斂盡霜華,在漸白的遙遠天光中,沉墜到彼方的山影裡頭。



  天亮了。










*最不會寫這種嚴肅的題材了,我到死大概都只能傻白甜吧←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