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106 2

【雙花】幹麻呢

*百粉點文噗浪part  @一隻企。鵝 
*TAG:大孫小樂
*是的我還沒還完ry
*社會人士x國中生……..><
*不臭,我們不犯罪臭…………大概吧
*終於寫了回女裝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高興
*所以大家快逃吧(咦
*嘗試換個風格
*我想標題想了十分鐘,最後黯然放棄了(欸

*犯罪的後續
*上面好像被屏了但又被救回來啦 謝謝大家



  孫哲平家裡收留了一個有點麻煩的小朋友──說是小朋友也不太對。人現在都已經中學二年級了,是一個不論身心靈都處在中二病當中的麻煩的青春期少年。但比起一開始被扔過來時已經好上太多了,起碼現在會乖乖聽話。

  那時候還是個小學生的張佳樂,在一個大雨磅礡的夜裡被葉修拎著衣領子塞進孫哲平家。張佳樂渾身髒兮兮濕漉漉的,頭髮長得亂七八糟,像是從未被好好打理過。孫哲平先是瞪了給他找麻煩的葉修一眼,又看向葉修手上的孩子,上下打量打量了一番,馬上被小孩子回以一個兇惡的眼神。

  唷,眼神挺好。孫哲平有點好奇這孩子到底什麼模樣,伸手過去想撥開沾在張佳樂臉上的頭髮好看個清楚,不想差點給人張口咬著手指。孫哲平冷冷笑了一下,手掌一張就掐住了小孩兒的臉頰。「也挺兇啊。」

  「那是。野生的嘛。」葉修笑。「借你這養一陣子?」

  「行啊。」孫哲平光靠單手忙活半天,終於如願以償看見了張佳樂的臉,儘管他臉上都是泥水,根本看不出什麼花樣來,但就是那對眼睛生得好,又大又亮,桃花兒似的形狀,乍看之下溫順柔軟,顧盼之間卻遮不住眼底的銳氣逼人。孫哲平越看越有意思,直接從葉修手裡把張佳樂拎過來,「有什麼好處沒有?」

  那必須的。葉修指了指還在奮力掙扎的張佳樂,「就他了。」

  孫哲平挑眉。

  別不相信。葉修搖頭晃腦道:「哥可是鐵口直斷。」



  鐵口直斷──呵呵。

  孫哲平近日來真真是各種凌亂。小孩子從上了國中就不對勁。特別乖,特別聽話,也特別黏人。晚歸他要生氣,應酬他要生氣,出門聚會也要生氣,簡直是太過遲來的親近。而且還親近過頭了。以前什麼都要逞強,現在成天都在撒嬌躲懶,還非得拿他當人體靠枕和坐墊,連離開一下去倒杯水也不行,硬要掛他身上跟著。

  怎麼說呢……
  這根本就像是──

  孫哲平還在沉思著樓層就到了,他一下子回過神,從電梯出來,迎面就看見家門旁往樓上的樓梯間那裡坐了個女孩子,穿著黑絲和皮鞋的腳踏在下兩階樓梯上,曲著身子用手肘撐住膝蓋,黑漆漆的直頭髮披下來,把臉都擋住了,時不時一點螢藍的光從頭髮間閃出來--是在滑手機。

  孫哲平瞧著小女生的制服有點眼熟,但並不打算多問,走過去逕自掏了鑰匙要開門,不料這時候有人喊住他,用他最熟悉不過的嗓音:「大孫!」

  孫哲平突然意識到一個可能性,臉一僵,遲疑地轉頭去看那個女孩子。化身為女子國中生的張佳樂興沖沖地揮著手機和他打招呼。孫哲平簡直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才好,只能乾巴巴地問:「你幹麻。」

  嘿嘿。張佳樂笑而不答,一個勁朝孫哲平招手要他過來。孫哲平往他那裡走了幾步,在樓梯前停了下來。

  「幹麻。」張佳樂主動往下挪了一階,裙子往下滑去,被屈起的腿夾住,堪堪蓋住腿根。併起的腿把該遮的都遮了,卻不妨礙孫哲平從小腿間的空隙窺探到藏在黑絲襪下頭的某個地方的微妙曲線,「這樣不好看嗎?」

  好看。孫哲平答得爽快,可他沒被張佳樂繞走,「但你幹麻呢。」

  被誇好看讓張佳樂高興地笑了一下,答非所問:「那你喜不喜歡?」

  孫哲平站在那裡看他,沒說話。張佳樂慢慢歛下笑容,嘴唇和睫毛都在抖。過了一會大概是憋不住了,整張小臉一垮,鼻子委屈地皺起來。

  還真是……。孫哲平嘆口氣,動了動嘴唇:「……過來。」

  這會張佳樂脾氣又倔上了,死坐著沒動。孫哲平不耐煩哄他或講道理,幾步跨上去把人撈起來就往肩上丟。張佳樂被磕得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好不容易等他緩過氣,人也早被扛進家門,於是他開始在孫哲平身上張牙舞爪,狂放地喊放放他出去。孫哲平聽著煩,往人屁股上就是一巴掌搧過去。

  世界安靜了。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孫哲平好聲好氣打著商量,「你今天又抽什麼風?」

  張佳樂一聽又上火了:「誰他媽抽風!」

  還學會說髒話了。孫哲平眉頭一皺,又是一巴掌抽過去。張佳樂人生當中第一次這樣接二連三地被打屁股,簡直就要崩潰,一邊捶打著孫哲平的背一邊大叫:「你又打我!我是小孩子嗎!」

  「還怕丟臉?」孫哲平故意又打了他兩下,換來張佳樂又一次憤怒的喊叫,「要不要好好說話?」

  張佳樂瘋狂點頭。

  孫哲平一路把人扛進臥室,毫不憐惜地摔到床上。張佳樂被震得頭昏眼花,剛從滿頭暈眩中脫離,就看見孫哲平上了床直直逼過來,張佳樂一下子懵了,還以為孫哲平又要教訓他,嚇得連忙閉上眼睛。不一會張佳樂卻覺得頭上一輕,原來只是被摘掉了假髮。

  接下來好半晌都沒動靜,張佳樂提了點勇氣悄悄睜開一隻眼睛,卻不想孫哲平把臉貼得極近,幾乎都快親上了。張佳樂看著又是一懵,心臟一炸,腦子跟著被炸出一片亮白,整個人都不好了。

  想告白是不是?孫哲平說:「是男人就用真面目說話。」

  張佳樂還傻著呢,迷迷糊糊就問:「那你喜不喜歡?」

  孫哲平撐在張佳樂上頭看他,沒說話。張佳樂盯著人好一回才意識到自己幹了些什麼,還來不及覺得丟臉,滿心滿眼只瞧著孫哲平又沒反應,難過得嘴唇一抖,又要委屈起來。

  「你又幹麻。啊?」孫哲平低頭往前一湊,親了上去。










*沒%%%真可惜了(幹
*誰來讓他們%一下啊,天時地利人和欸TOT(靠杯


评论(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