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62 6

【雙花】The day after Wedding.

*0919灣家雙花婚禮茶會無料 全文釋出
*原作退役結婚向(前提很長
*婚後流水帳(?
*特別感謝友人P仗義支持TOT多虧有他,我們兩個各10P無料才能這麼豐滿嗚嗚嗚
*再特別感謝 @waiting 的插圖>.<愛你一萬年~



00.

  結了婚以後可有好多事情不一樣了。


01.

  張佳樂迷迷糊糊從夢中醒來。本來想靠外頭的景色來判斷時間,卻發現一旁落地窗的窗簾被緊緊拉起,外頭的陽光讓窗簾層層過濾掉,整個房間灰濛濛的。張佳樂動了動身子,考慮著要不要去拿手機。

  他的知覺慢慢甦醒過來,這才感受到露在被外的腳掌和肩頭微微有些冷,空調好像打得太低了──但是個完美的睡眠環境。手機還是不拿了。他慢吞吞地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睡眼惺忪地發了會呆,又想睡了。

  結婚實在太累人了。張佳樂一回想昨晚的大肆瘋狂就覺得腦袋空茫,好似早該消散的酒勁又要上頭了。年輕人的婚禮,新人總是要被惡整的。他們從室內玩到室外,從草坪玩到泳池,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伴隨無數杯黃湯下肚,到最後整個人都是懵的,也不知是醉得還是高興得。好再婚禮選的周五,不管鬧得多歡多晚,隔著明日就是周末,可以大睡特睡了。

  於是張佳樂翻了圈,準備以一個放肆的姿勢展開新一輪睡眠,卻在預計要滾到床心時直直撞上一個結實又溫暖的物體。張佳樂本來就愛睏,在貼上熱源之後更是舒適得幾乎快失去意識,然而這卻不妨礙他一邊瞌睡一邊發出疑惑的哼哼聲。

  ──怎麼有東西在他床上?

  「……又折騰什麼。」熱源從身前整個包覆過來,張佳樂含糊地咕噥幾句,蹭好了一個舒服的位置打算繼續沉入夢境,可對方顯然沒這麼輕易放過他。他的瀏海被往後撸起來,對方還逕自把一下巴刺人的鬍渣往張佳樂臉上湊,睡眠被打擾後的嗓音沙啞又低沉:「昨天酒瘋沒鬧夠?你不睡我可睡了……」

  啊……張佳樂愣愣瞪著孫哲平好半晌,這才恍然大悟,他現在所躺的地方並不是他以前住的單身小套房,而是兩人在結婚前一個月買下的新家。「我還以為是在我家裡。想說怎麼床上多了東西……」

  你傻啊。孫哲平半睜著眼睛看他,昏昏欲睡。「我們家在這呢。」

  我們家。

  從今天開始,他的「家」裡會有另外一個人存在,反之亦然。距離這個詞彙自此再沒有任何意義,他們將在這裡分享共同的空間和時間,只消一抬眼就能尋著對方,而一歛眼,就是一次繾綣的抵足而眠、相擁入睡。

  張佳樂想著便高興起來,瞇著睡眼直傻笑。過了一會才後知後覺推了孫哲平的臉一把,說:好刺……你別過來。

  聞言孫哲平冷笑,把臉貼得更近。「你現在這麼邋遢,也只有我願意靠近你。」張佳樂聽了就是一扭頭。隨即被孫哲平扳回來,趁著人還沒清醒,逮著就是好一通親吻。

  早。

  ……早。張佳樂慢了半拍才抱怨:「好髒。還沒刷牙呢。」

  「少囉嗦。」孫哲平伸長了手臂一攬,把人壓進懷裡。「再睡會。」

  「哦。」

  又是一覺好眠。


02.

  好不容易兩人願意離開床鋪,已經日正當中了。兩人剛睡醒還不太餓,孫哲平原本想用泡麵將中餐打發過去,被張佳樂極力阻止,接著就看他一頭扎進廚房裡,熱火朝天地鼓搗起來。

  「需要幫忙嗎?」孫哲平站在門口問,但心裡的答案是否定的。張佳樂一眼就看穿他真正的想法,板著臉讓他去邊上烤吐司,果不其然聽見對方響亮地嘖了聲。

  「想吃東西就給我幹活!」張佳樂朝孫哲平威嚇似地揮了揮鍋鏟,同時把培根放進熱好的鍋裡。肉香和滋啦作響的油爆聲一並竄起,孫哲平幾乎是一聞著那味道就餓了,毫不客氣地讓張佳樂再多煎兩條。

  誰剛剛說不太餓的?張佳樂翻了個白眼,轉身卻又從冰箱裡拆了一包培根出來,還順了兩顆雞蛋,趁隙偷踢了孫哲平一腳。「要吃不?」

  「要。」孫哲平答得迅速。要兩個。

  「吃多了不怕膽固醇!」

  「怕什麼。」孫哲平理直氣壯。「我一直都這麼吃的。」

  是是是。張佳樂漫應著,把培根推到鍋邊上壓住,單手把雞蛋打進鍋裡。「以後都給你煎兩個。」

  孫哲平登時愣了一下。

  他們從十七八歲時就一直在一起──儘管中間有幾年的空窗期,但孫哲平用他一貫簡單粗暴的方式讓這件事情被輕鬆克服。兩人從一開始的陌生人變成搭檔,更進一步成為戀人,最後用指環緊緊套住彼此。在這十多年間他們理所當然地談論過無數遍未來、無數次以後,但那些或正經或笑鬧的約定和承諾,都遠不及張佳樂這隨口一句「以後」來得真實。

  從前的許諾在猝不及防的分離前或許一度顯得蒼白,但以後不會再發生了。
  再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兩人分開。

  「愣著幹麻?麵包都要焦了!」張佳樂手裡正忙,於是一邊喊一邊拿腳去踢他,被孫哲平輕易閃過,「順便去拿盤子來!」

  孫哲平還真的乖乖拿了兩個盤子過來。張佳樂覺得他有點怪,但具體說不上來,索性不去多想,把食物一一裝盤。孫哲平手快,從張佳樂手下截走一片培根。張佳樂沒被輕易挑釁上,皺著眉頭繼續手上的動作,可培根卻再次讓孫哲平劫走,張佳樂一怒之下直接從鍋裡拈起培根就往嘴裡塞,結果被燙得直抽氣。

  「燙著了?」孫哲平瞧著就有點後悔去鬧張佳樂,於是直接拿手湊到張佳樂面前,示意他把食物吐出來。張佳樂看了只是猛搖頭,捂著嘴硬是把東西吞下去。

  張佳樂眼睛和鼻尖都紅了,卻還是笑嘻嘻的。「好吃!」

  ……真是。孫哲平微妙愧疚起來。「舌頭伸出來我看看。」

  聞言張佳樂眼珠子溜了一圈,起了壞心眼。最後舌頭伸是伸了,可他偏偏往孫哲平唇上舔了一口。

  鬧得培根徹底涼了。


03.

  今天天氣好。

  「我們去買東西吧!」

  張佳樂興沖沖地一把掀了午睡中孫哲平的被子。被有些許起床氣的孫哲平一下掀翻在床,按著揍了一頓。「又抽什麼風。」他說。張佳樂哼哼唧唧躺平了裝死,孫哲平沒理他,爬起來去浴室洗了把臉,回頭發現張佳樂還挺在床上裝死,又是一巴掌往人腦袋上招呼。

  「誰說要出門的?」孫哲平是個行動派,這麼一會子工夫鑰匙已經拎在手上,金屬撞在一起琳瑯作響,「還不起來。」

  張佳樂馬上跳了起來。

  一進超市張佳樂就推著推車一路跑在前頭,孫哲平不緊不慢地綴在後面,掃了眼旁邊的貨架,順手抓了兩個盒子在手裡。不一會張佳樂就帶著半車的肉類蔬果回來找他──真要說張佳樂的廚藝還行,但這麼多光他們倆肯定吃不完,可張佳樂就是愛折騰──,一邊說:「零食是不是要沒了?」又問:「還有泡麵?」

  孫哲平沒有正面回答,只說:想買就買。

  又補一句:「我要紅燒牛肉的。」

  「哦。」張佳樂丟下東西,一溜煙跑開了,孫哲平只好接手推車跟上去。張佳樂抱著滿懷的泡麵和洋芋片在半路與孫哲平碰頭,顛巍巍將手一鬆,防腐劑添加品和膨化物們全都嘩啦撒進車裡。

  「經典原味和雙倍起司!」張佳樂笑得眼睛都瞇起來。孫哲平瞧著也跟著高興起來,揉了他腦袋一把。

  「還要什麼?」

  孫哲平問他。張佳樂想了會,抱了一盒冰淇淋回來,搖搖頭。

  兩人前去結帳。

  張佳樂的一時興起正巧撞上周末,許多人拖家帶口來購物吹冷氣,隊伍老長老長。他排隊等得無聊,突然想起了孫哲平放進車裡的東西,問:「你買了什麼?」

  孫哲平突然起了壞心思,一臉淡淡地:「自己看啊。」

  大概真的無聊得發慌,張佳樂還真去挖了。翻了半天把倆紙盒從車底撈出來,只一眼就紅了耳尖。

  你買這個幹什麼!張佳樂壓著聲音,神情又惱又尷尬。孫哲平笑了一下,理所當然道:「要沒了。」

  張佳樂怒,「少來,騙我不知道嗎!」

  ──晚上就會用完了。

  最後又羞又惱的張佳樂把他拋下了。孫哲平一邊想著不知道他有沒有帶鑰匙,一邊慢悠悠的結帳。不想才剛從超市出去便發現張佳樂在門口等他,手腕上掛著一個塑料袋,手裡捏著一個雞蛋餅,吃得津津有味。

  「喏。你的。」張佳樂見他出來,示意般抬了抬手腕,讓他把塑料袋給拿過去。孫哲平乖乖湊過去了,卻一個彎腰就著張佳樂的手把那最後一口雞蛋餅吞下肚。張佳樂簡直要給氣笑了。

  「你自己說是我的。」孫哲平說。

  「我是讓你拿袋子裡的!」張佳樂哪不明白孫哲平在指什麼,這麼一來一往之間都快沒了脾氣。

  算了──張佳樂不想再糾纏下去。「都你的都你的。」說著往外推了孫哲平一把,自己則大步繞過孫哲平逕自往前走,「走走走!回家!」

  好。孫哲平幾步就追上去。

  「回家。」


04.

  兩個男人住一塊,家務、清掃什麼的,雖不會特地上心多少,但總比一個人住時強些。

  張佳樂有個把東西隨手亂放的小毛病,手錶、髮圈、鑰匙、錢包等等,拿下了就往邊上一放,改都改不掉,這是打小媽媽姊姊跟在他後頭收拾久了給慣出來的,後來又有孫哲平助紂為虐。所幸張佳樂偶爾還會有意識地整理居家環境──因為他會找不著東西放哪去了。

  孫哲平剛好相反,東西用完多半都會放回原位,只是這「原位」的範圍略廣了些,通常是以真正的位置為圓心來隨意劃定的,和張佳樂最常亂丟東西的幾處地方經常重疊。只是他仗著記憶好,而且張佳樂會收拾,要什麼拿了就走,大不了問張佳樂。至於下一次會不會將物品精準放回原處,得要看運氣。

  再加上他們有時候買東西都是一套一套的。毛巾、鑰匙扣、運動手環……許多東西的差別只在顏色或款式而已。常常匆忙間一眼瞥過瞧著有幾分像,就把對方的東西帶走了,直到他人提醒或回家了才猛然發現。倒是沒因此鬧出過什麼笑話,只是看的人可能心裡會不太平衡──畢竟脫團狗總是比較容易拉到仇恨。而放眼整個聯盟,受害者人數就數義斬最多。

  扣除掉和戰隊有關的事情,義斬的幾位隊員們和孫哲平本來私底下就有來往,每次聚餐出遊也會叫上孫哲平,反而是孫哲平看著心情決定要不要赴約。某天孫哲平義斬的隊員們一起吃飯,估計吃的差不多了,抬了抬手腕看時間。對座的樓冠寧這時碰巧看過來,就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他立刻發現些微的不同。

  「前輩?」樓冠寧問:「你換手錶了?」

  「嗯?」孫哲平有點疑惑。「沒有。還是之前那個。」

  ……可盤面的花樣完全不一樣?這下換樓冠寧愣住了。可當他會意過來時,覺得自己瞬間被閃瞎了眼睛。

  他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孫哲平現在戴在手上的是誰的手錶。

  想通了的樓冠寧委婉地提醒他:「前輩你……好像拿錯了。」

  啊。孫哲平抬起手腕仔細打量了會,真的拿錯了。於是他如此說:「沒關係。回頭再買一個新的給他。」

  樓冠寧當下:?????

  怎麼會是這個結論???不是應該還給他嗎???

  行動派如孫哲平在散會後立刻去挑了手錶,揣在懷裡莫名的高興。他一回家就見張佳樂一臉氣悶焦躁,不停在一個範圍裡翻箱倒櫃,最後找得煩了,扭頭過來劈頭就問:「看見我手錶沒?你拿走的?」實在是孫哲平前科太多。

  孫哲平搖頭,接著掏出懷裡的東西給他。「送你的。」張佳樂當場拆了,一瞧是手錶不禁跳腳,「你又拿我東西!」

  少囉嗦。孫哲平抓過張佳樂的手,直接替人戴上了。「就是塊錶,用你的用我的有什麼差別?」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你是我的,而我也是你的。


05.

  他們總被說婚前和婚後並沒有差多少。一樣的相處模式,一樣的嘻笑打鬧。眼神交換間的心領神會也從來不曾改變。

  可只有他們自己明白,結了婚以後真有好多事情不一樣了。



  因為從今往後,每一個日月更迭、星辰沉浮,都將有彼此相守陪伴的痕跡。










*偷拿無料的後記嘻嘻><

  能參加雙花茶會真的太高興啦嗚嗚嗚嗚嗚!!!報名的時候手都在發抖嗚嗚嗚TOT還差點因為猶豫要幾張拍立得而沒選上(到底在幹麻
  知道還有雙花茶會實在是大興奮,逼著友人P一起來還讓著他一起陪我出無料……我們的友誼一定能長長久久!(不能
  因為結婚主題好像很常見,所以寫了婚後的一點流水帳><希望這點小心意大家能喜歡,如果能看得開心就太好了!
  繁花血景一萬年!

其他心得走
不一定要看XD不是太快樂的東西(?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