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8 7

【雙花】當一個雷不再是秘密

 @双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秘密
*有點小upset所以我又發作了ry
*極度沒有邏輯&莫名其妙,just look look就好



  這是一次友好的、溫馨的、快樂的,和前搭(男)檔(友)之間的會面。

  張佳樂收下孫哲平特意帶給他的伴手禮,清一清嗓子,正襟危坐。孫哲平一見心中警鈴大響,看這架式張佳樂八成又要花樣各種作。

  大孫啊。張佳樂先是喊了聲,表情顯得有點苦惱。接著說:「這麼多年過去,我要告訴你一個藏在我心中多年的秘密。」

  「就是……我給你生了個兒子。」他扳著指頭算了下。「他現在已經、嗯……四歲了。」

  孫哲平癱著臉,用手背揩去從嘴邊溢出的紅茶。

  喝茶喝出吐血的特效也是不容易。

  「今天的設定是ABO嗎?」他問得非常誠懇:「會有我下一秒要去買抑制劑的情節嗎?」

  竟然還有些小期待。

  「……並不會。」張佳樂看穿了他的心思。用詞溫和委婉,語氣斬釘截鐵。接著他鄭重宣布:「今天的主題是先婚後愛。」

  「但是我們還沒結婚。」孫哲平補充:而且已經有小孩了。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來的。

  呃。張佳樂連忙低下頭。再次抬起來時滿臉情深意切:「……是先上車後補票。」

  「哦。」孫哲平不鹹不淡應了句。又說:「那我們去扯證吧。」

  「還不行。」張佳樂一臉遺憾。

  「為什麼?」

  「因為我們的孩子是當年分手砲的意外產物。」他一攤手。「你必須重新追求我,之後我們才能去領紅本本。」

  孫哲平咋舌。「……好麻煩。」

  我也這樣覺得。張佳樂嘟囔著。

  「所以我們現在要幹麻?」

  「我們要先憶苦思甜半小時。然後花五個篇幅進行回憶殺。」張佳樂說。「接著你就會愧疚你這四年多來的不聞不問。」

  「然後我們可以去扯證了?」孫哲平問。

  就說你要先追求我了!張佳樂怒:你可以認真聽我說話嗎?

  「我是在追求你啊。」孫哲平抬抬下巴。「盒子打開看看。」

  張佳樂依言打開,發現鮮花餅裡頭藏著一個戒指。

  「為什麼你要從北京帶鮮花餅給我?」張佳樂很不高興。「我感受不到你的重視!」

  「……你不覺得你找到戒指的速度太快了嗎?」

  張佳樂很是沉痛。「快沒時間了。」

  好吧。孫哲平並不輕易放棄。「那你看看大衣口袋。」

  張佳樂乖乖把口袋裡的東西掏出來,一張疊好的紙,展開一看──結婚申請表。

  「你不覺得這樣進度太快了嗎?」張佳樂有點暈眩。「你怎麼放進去的?」

  秘密。孫哲平笑。然後提醒他:「快沒時間了。」

  「我覺得這樣有違這世界的初衷。」他垂死掙扎。「正常人不是都應該懷疑一下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嗎?」

  「除了我還有人願意和你攪和在一起?」

  孫哲平眼睛一瞇。「還是說你想和除了我以外的人生孩子?」

  這殺意實在太過凜然,張佳樂趕緊搖頭。

  「那有什麼好猶豫的。」說著便從胸前的口袋掏出一隻筆,悠悠擱到張佳樂面前。

  「而且你再拖下去。有人就要寫不出東西來了。」他往天花板瞄了眼,又看向張佳樂。「勸你還是早點答應比較好。」

  ──我不服!受盡折磨和屈辱的張佳樂含淚簽下自己的名字。「明明是她的腦有洞為什麼受傷的都是我!」

  「這就是愛。」孫哲平說,語調平板。「就像我愛你一樣。」

  張佳樂板起臉。「勸你不要惹我。你兒子還在我手上。」

  「那有什麼。我女兒之後還會在你肚子裡。」

  「……。」氣煞人也。張佳樂眼前一黑,給氣的,特別有禮貌地問:「請問我可以揍你嗎?」

  「我想不行。」孫哲平有些抱歉。「咱們兒子正看著呢。」

  「喝!」張佳樂猛一看腿邊,小男孩子攀著他的腿,試圖往張佳樂懷裡爬。他只得把孩子撈到懷裡。「你怎麼跑來了?」

  「嗯……」男孩子看了他多年不見的親爹一眼,回過頭軟軟糯糯地說:「秘密。」










*其實多年來的秘密是我好想寫一個很雷的腦洞但是我不敢(慫
*細節都在這上面了,不敢寫就偷渡吧!!!這樣我也爽啊!!!(怎麼有這種人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