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0 6

【林方】年輕人的情趣真的好難懂

@弗夜大大
*忘記是什麼的點文(欸
*TAG:大學生(林)x高中生(方)
*朋友&室友最近都忙著帶營隊 只好用這個題材聊表安慰(感受不到
*偷帶樂樂玩ya

現在想想我好像是第一次單獨打林方TAG.....嗎?



  今年系上照例由大二辦了營隊活動,四天三夜,帶準備升大學的小朋友們玩,順便推銷一下自己系有多好多好。林敬言升上大三說閒不閒說忙不忙,課堂雖然有點緊湊,但整體而言算是挺輕鬆的。不過他大二管事管多了,好不容易卸了擔子就有些犯懶,一開始學弟妹求他幫把手他沒答應。還是室友張佳樂自己跳下去還非拉他下水不可,這才無奈地應下了。

  不過具體也沒什麼粗重麻煩的工作。就是給小朋友們當輔導員,帶帶團康張羅吃喝指引路線,反正有活動的時候一律都是張佳樂精力充沛在前面撒歡狂奔,他只要墊後留意人頭有沒有少就可以了。

  通常來說這些被壓抑許久的高中生都會比較喜歡放得開又會玩的張佳樂,偏偏有個特別鬼靈精怪的孩子老愛往他這裡湊,有麻煩找老林、有需要找老林,一雙眼睛格外圓溜閃亮。本人自稱是誠摯的雙眼。

  剛開始大家還不覺得有什麼。後來不論吃飯、遊戲或自由活動時,都能看見一個緊黏在林敬言旁邊的身影。於是張佳樂率先跳出來,攬著小朋友的肩循循善誘:「這麼喜歡我們林老師,分數一公布趕緊來填我們系啊!」

  「那必須的!」小朋友昂著腦袋。「還要老林做我直屬!」

  同組的小學員們紛紛哄笑。只有張佳樂和林敬言知道,他是認真的。

  中間輔導員們趁著小學員看表演時放風休息了會。林敬言瞧著張佳樂頂著一張求八卦求詳細的表情湊過來,只覺得一陣頭大。

  「真沒想到,都快成老屁股了依舊魅力不減啊。」張佳樂撞撞他的肩。「怎麼樣?被小嫩芽追在後頭是不是特別滿足自尊心?」

  ……是了,還不是嫩草,是嫩芽。林敬言失笑,口氣淡淡的:「一時好玩而已。你別跟著在旁邊起鬨。」

  他的好室友一聳肩。「反正你心裡清楚。」

  林敬言笑了笑,沒說話。

  之後幾天小朋友藉種種名義拚命做球,張姓領隊看熱鬧好開心各種攪和,林上仙始終淡定自持大打太極。

  不甘心被神迴避的小朋友在最後一天的晚會上破罐子摔破,選了真心話直衝林敬言面前,紅著脖子擺出奮力狂吼的氣勢,用細如蚊蚋的音量說:「我喜歡你。」

  林敬言頓了下,好脾氣地笑:「大冒險是吧──」

  不是!他情急大叫,霎時間引來許多目光投注過來。小朋友用雙手摀起嘴,原本他還挺著胸膛,在對上林敬言的目光後怯怯縮了回去,可還是異常堅持。「不是的……我選的真心話。」

  「方銳。」他嘆氣:「不要鬧。」

  「我沒有。」方銳抿起嘴唇,眉心控制不住地皺起,從眼睫到唇角臉頰都在顫抖,圓溜溜的眼睛映著火光恍惚間帶著點濕意和委屈。林敬言不動聲色地一一看了仔細,最後在心裡拼湊出一張倔強又受傷的臉。

  方銳正傷心著。難過之中還挾著些氣急敗壞,一點惱怒,和不願意相信。他絲毫沒發覺林敬言放在他身上的目光,只知滿腔情意從未被放在心上,崩潰得簡直要跳腳。於是他指著人鼻子毫無保留地大說特說,一雙眼睛像是要從裡頭騰出火焰來。

  「我追著你這麼多年,和你考進一樣的高中,努力想考上一樣的大學──」

  你都覺得是玩笑嗎?

  林敬言把方銳的手抓下來握在掌心。方銳一下子抬起頭來看他,眼裡再次填滿神采,含著些許流溢的火光,眸光流轉間格外可愛迷人。可林敬言卻是搖頭。

  方銳怔愣住了,慢慢白了一張小臉。



  「──好了銳銳。」他說。一邊止不住地笑:「別玩過頭了。」

  聽見戀人之間的愛稱方銳瞬間就變了張臉,巴著林敬言得意洋洋求鼓勵:「我演得棒不棒!林大大高興嗎!」

  「演得真好。你的小伙伴都要給你嚇壞了。」我室友也是。林敬言心想,口氣卻溫柔非常不帶半點責怪:「等會去給人家道歉啊。」

  方銳沒給個準話,只纏著林敬言顧左右而言他。林敬言也不再多說,從善如流換了話題:「怎麼想到要來玩?」

  「我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活動佔走我約會的時間!」方銳十分忿忿不平。「高三狗聚少離多傷不起!」

  「好好好。暑假帶你出去玩,就我們倆。」林敬言親親他。

  又問:「有信心沒有?」

  「那當然!」要是方銳有尾巴,現在大概會翹上了天。「等著收我當直屬吧!敬──言──學──長──」





  「你們他媽逗我呢?!」by某張姓輔導員。










*yeeeeeeeeeeeeeeeeeeee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