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6 6

【雙花】Shall we kiss?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公主抱
*雙方性轉+高中背景



01.

  公主抱是每個女孩心中一生一世的夢想。


02.

  張佳樂在榮耀女高讀的是語文特長班,每年校慶節目都有一環叫英語話劇,由特長班一到三年級的學生各自演出,是校慶數十年來的熱門看點。張佳樂她們班去年演的長髮公主,當年的女主角葉修仇恨拉得太高,編劇下了狠手,劇本畫風猥瑣又搞笑,卻愣是碾壓全場。今年要演白雪公主,張佳樂被拱上去當女主角,王子的角色卻遲遲沒有定下來,直到七個小矮人等等其他配角們都一一湊齊了,還是沒有下文。

  「不是該準備彩排了嗎?」張佳樂皺著眉頭。「妳們什麼打算啊?」

  今年擔任導演的葉修氣定神閒:「樂啊,給妳個機會。」她完全不知道機會在哪,只覺得聽得一頭霧水。

  「王子的人選給妳找好了,但得妳自己去說。」說罷將最終定案的腳本遞過去。王子下頭原先的空缺赫然填著「孫哲平」三個字。

  張佳樂嚇得直接把本子丟出去。

  「葉修妳這是想要逼死我啊!」她怒吼。

  張佳樂反應會這麼大是因為,她前幾天剛被孫哲平告白,而她含蓄地回覆說還要再想幾天。這下倒好,什麼都不必想,等後天一彩排直接尷尬地面面相覷得了。

  她現在轉學來得及嗎?


03.

  「葉修要我演王子?」

  「……嗯,對。」

  「那公主誰來演?」

  「……。」

  「是妳對吧。」

  「……。」

  「告訴葉修,我答應了。」孫哲平特別愉快地笑起來。


04.

  尷尬歸尷尬,張佳樂還是很敬業的。連著幾天的彩排都很順利,直到白雪公主躺在水晶棺裡頭,等待王子將她吻醒的那一幕。她瞠大眼睛,和她上方的孫哲平面面相覷。對方垂首看她,濃黑的頭髮跟著垂下來,溫柔地撫在她臉上。

  葉修幾聲吆喝:「哎哎哎!都還沒親呢公主睜什麼眼睛!」

  張佳樂眼睛一瞥,狠狠瞪了葉修一眼。

  「還看呢,趕緊閉好了!」葉修再催,隨即補充道:快點啊,這幕結束之後還要整個劇情跑一遍呢。

  聞言她仍硬生拖了好一會,最後不情不願閉上眼睛。

  柔軟的唇靠過來了,卻堪堪停在離她唇尖不過一毫米的距離。張佳樂緊張得呼吸一滯,最後感覺到那片溫軟輕輕落到她額上。

  她心頭一悸,偷偷抬手勾住對方的制服衣角。


05.

  學校給話劇表演的經費補助非常大器。所以到了後面幾次彩排,(假的)水晶棺裡頭放的全是真的百合,香得讓張佳樂頻頻打噴嚏,排練完整個人身上髮上也全都是花香味,還被嘲笑是花仙子,走路自帶自然香氛。

  「她們每天都在取笑我。」張佳樂抱怨:「連學妹都笑!」

  白雪公主現在已經很習慣躺在水晶棺裡頭和王子聊天了──當然是趁著導演不注意的時候。

  哪知道孫哲平說:「妳本來就一身味。不過說實話而已。」

  張佳樂氣得偷偷擰了他一把

  她們一邊竊聲交談著一邊接著剛剛中斷的地方繼續演下去。白雪公主重新閉上眼睛,而王子低下頭去,沉默溫柔地親吻她的額頭。


06.

  她伸手拂去纏在她髮間的花瓣。

  夜裡的音樂教室空無一人。她開拉窗簾,讓月光照進水晶棺裡,然後把她的公主溫柔地重新浸回滿棺清雅甜蜜的香氣裡。

  她悄悄解開公主的衣裳。


07.

  孫哲平喜歡張佳樂天生就帶著點褐色的頭髮,喜歡她抹了粉色唇膏的上唇,喜歡她伸長手拿東西時露出的小片柔軟白皙的腰間,喜歡她大笑微笑傻笑等等等等各種快樂天真的樣子。

  她把手掌貼在張佳樂頰邊。張佳樂現在正沉睡著──或著說陷入一場無邊漆黑的死的夢境。孫哲平用拇指摩娑著女孩子光滑柔嫩的臉頰,看著那對鴉色眼睫輕顫,忍不住微笑。然後像之前無數次演練的那樣,緩緩低下頭。可今天她束起一頭長髮,高高的馬尾特別英氣豔麗,只不過無法再提示張佳樂,告訴她說,她就要親下去了。

  既然無法預期,那麼……

  王子親吻公主的唇,將她從死亡中喚醒。


08.

  「今年二年級的話劇特別棒!萌得我一臉血嗷嗷嗷!」

  「最後那個公主抱簡直了──蘇得我不要不要的!公主抱果然是一生的夢想啊……」


09.

  「城裡人真會玩。」葉修直搖頭。「劇本上可沒有這段啊。」


10.

  「我重不重啊?」

  「不會。」

  「真的不重?」

  「真的。」

  「妳平常是不是都偷偷練舉重啊?公主抱還是太不科學了。」

  「……」

  「再來個?」

  「來。」

  一、二、嘿──。

  她一把環住她的頸,臉頰相抵,髮絲纏在一起。

  她大大微笑起來。










*睏cry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