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60 20

【雙花】想牽你的手跟命運其實沒有關係

 @双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十指相扣
*百花時期 

00.

  聽說好感度99+的時候,命運會偷偷推你一把。

01.

  張佳樂迷迷糊糊從夢中醒來,垂在床外的左手莫名沉重,他原先以為是自己手麻了,可想想好像哪裡不對,手裡感覺像是握著什麼東西一樣。他骨碌一下爬了起來,左手跟著拖起了……一條手臂。

  張佳樂:?!?!?!

  他連忙往床下探頭,幸好那條手臂還連在人身上,而那個人是他隊長,孫哲平孫先生。

  「靠!」他大驚失色:「你沒事睡地上幹麻。」

  孫哲平冷著臉說:「你不覺得有件事比這更重要嗎?」

  說著罷舉起兩人緊緊牽在一起,十指交扣的手。

  所以……。張佳樂面露疑色。「你為了牽我的手躺在地上睡覺?」

  「……你腦怎麼長的?」他一掌搧在人額頭上,說:我們手黏在一起了,白癡。

02.

  「好吧。」張佳樂花了點時間接受這個現實。「那現在怎麼辦?」

  孫哲平擺著一張臭臉:「不知道。」

  任憑誰一大早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手還和別人的黏在一起,心情不太愉快也是挺正常的。張佳樂決定對他寬容點。

  然後他立刻發現人生艱辛的地方。

  欸。他撞了撞孫哲平肩膀。「手牽著怎麼換衣服啊?」

  「換屁換。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換衣服。」他也撞回去,力道不小心用得太猛,把張佳樂撞得身子一歪,直栽下床,連帶他自己也被拖累一同摔到地上。

  「……。」

  「……。」

  兩人呈疊疊樂姿勢面面相覷,氣氛霎時有些奇妙。

  「……能起來嗎?」張佳樂含蓄地說:「你有點重。」

  聞言孫哲平沉下臉,順手把張佳樂從地上拖起來。張佳樂偷偷瞅了幾眼自家隊長明顯不高興的神色,只覺得莫名其妙。

  ……幹嘛呢現在連對男人都不許提體重嗎?

03.

  人總是要失去了才知道某些東西的可貴,比如說自由,又比如說自由的使用雙手。

  手黏在一塊的情況已經持續八個小時了。被強行綁定的兩人簡直不想回憶這八小時內他們是如何生活的。不能打榮耀滑手機就算了,畢竟娛樂項目這麼多,總是找得到不需要使用雙手的,看看影集看看電影時間也能湊合著打發過去。至於被其他人發現什麼的,現在正好是連假,除了他們倆本地人以外的隊員都回去了,身為資深優質宅男的他們也不需要外出,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疑慮。

  生活瑣事才是最最可怕的。

  兩人各種虛度光陰好不容易撐到晚上,早上被孫哲平強行終結的更衣話題逼不得已被再次被提起,還附帶一個洗澡副本。

  ……活著真的好累。

  孫哲平默默從抽屜抄出一把剪刀,兩片利薄刀鋒一開,刀面上折出的寒芒幾乎要戳進張佳樂眼裡。

  「這位大俠萬萬不可啊!」張佳樂快被他嚇死。「斷尾求生不是這樣用的!」

  你母親懷胎十月好不容易把你生下來,你何苦自毀右手呢。他好言相勸:「更何況你可是要拿冠軍的男人。」

  孫哲平非常冷靜。「誰說要斷我的手了。」張佳樂聽了面色一肅,說:「珍惜生命、遠離殺戮,從你我做起!」

  「好了,說正經的。」孫哲平終於露出本日難得的一點笑意。「我看是真的沒辦法了,把衣服剪了吧。」

  張佳樂於心不忍地看了看身上的百花限量紀念衫,最後還是忍痛點頭。

04.

  兩個大男人擠一張單人床是沒什麼問題的,但兩個都裸著上身就有點……奇妙。因為空間不大的關係,挪動間不免會有肌膚相貼的時候,溫熱柔軟的觸感更加彰顯出另外一人的存在。張佳樂心裡莫名有些騷動,最後乾脆側過身子,給自己留點空間,也好逃離這種微妙的情境。

  「要是明天醒來還是這樣呢?」張佳樂問。

  「那就還是像今天這樣。」孫哲平跟著側身過去,和他面對著面。

  啊啊……張佳樂含糊嘆了口氣。

  這次換孫哲平問他:「覺得麻煩嗎?」

  「當然啊!你難道不覺得?」他開始喋喋不休地抱怨:吃飯洗澡麻煩就算了,連節奏遊戲和榮耀都不能玩……他所說的幾乎都是一些幼稚又輕飄飄的埋怨,孫哲平聽了忍不住暗笑。

  那你覺得討厭嗎?他又問。「被強迫和我待在一起一整天。」

  「嗯?沒什麼差別吧?」

  張佳樂出乎他意料地如此回答:我們每天都是這樣的不是嗎?沒什麼不好啊。

  孫哲平沒有回答。張佳樂一下子撐起身子,拿食指戳了過去:「喂,說話啊。」

  「嗯,我睡著了。」

  「你以為我是笨蛋嗎!」

05.

  人總是要失去了才知道某些東西的可貴,比如說一個重要的人,又比如說一個你想要和他共享未來的重要的人。

06.

  張佳樂迷迷糊糊從夢中醒來,垂在床外的右手莫名沉重,他原先以為是自己手麻了,可想想好像哪裡不對,手裡感覺像是握著什麼東西一樣。他骨碌一下爬了起來,右手跟著拖起了……一條手臂。

  張佳樂:……不是吧這他媽逗我呢???

  這次倒楣會是誰?他頓時覺得好心慌好心酸好心累,一邊生無可戀往床下探頭,幸好那條手臂還連在人身上,而那個人是一個身份前要加好多前綴來形容的傢伙,孫哲平孫先生。

  「靠!」他大驚失色:「你可以啊,這回從北京躺到青島來了?」

  孫哲平無言以對。「……你腦怎麼長的?」

  「我才想問我們手怎麼長的。」張佳樂覺得這個世界實在太過玄幻,眼前一陣暈眩。「為什麼又握在一塊了?」

  因為你把他們握住了。孫哲平非常平靜:「你放手就鬆開了。」

  「這麼容易?」張佳樂試著動了動手指,還真的是這樣。於是恍然大悟道:「哦,抱歉。」

  然後兩人隔著一個床墊的高低差面面相覷。

  「你倒是放手啊。」孫哲平說。

  「那你幹麻不放。」張佳樂說。

  「……。」

  「……。」

  「……能問一下昨晚發生什麼事嗎?」張佳樂含蓄地說:我的屁股好像痛痛的。

  「你猜?」

  張佳樂呵呵兩聲:「活該待床底下吧你!」

  說著說著給人讓出了半個床位。身份前要加好多前綴來形容的傢伙當機立斷躺了上去,側過身子和人面對著對,十指緊扣。








*我其實也、不太懂……嗯(欸

评论(2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