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102 32

【雙花】如何用生理期的痠痛吃女朋友豆腐

 @双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腰痠背痛
*雙性轉←←←
*就是百合啦←←←
*一個特別特別特別直觀的標題(
*好像沒什麼必要不過是大學背景
*小組隊友好雷,上來丟個小段子又要潛水做報告了……



  今天一整天張佳樂都處在一種坐立不安的狀態。上午不那麼嚴重,只是偶爾悄悄地動個兩下,幾不可見。可下午開始就不停調整坐姿,左腿翹完不到三分鐘又換到右腿去,一下子挺起背,一下又把腰弓回去,坐她隔壁的孫哲平簡直不堪其擾,好在座位寬,沒什麼大影響,只不過餘光瞥見總覺得看著煩躁。

  兩人下了課去外頭吃晚飯,吃到一半張佳樂碗一放,又開始動來動去,還更加明目張膽了。孫哲平終於忍耐不下去,跟著把碗一放。

  「妳幹麻呢?」孫哲平問:「一整天扭來扭去的。」

  「腰痠……。」張佳樂神情鬱鬱,手背到後頭去揉按幾下腰間,壓著聲音說:「生理期。」

  原來如此。孫哲平先前的不耐煩全變成憐憫,身為一個生理期毫無負面症狀的女性,理所當然要以同理心愛護其他水深火熱中的小伙伴們──慢著。

  「──張佳樂妳早上還敢喝冰飲料!」

  張佳樂心虛地轉開視線。

  「昨天還熬夜打遊戲?」孫哲平冷笑。

  張佳樂默默把頭低下去。

  「今天給我十二點前睡覺!」

  她立刻抬起頭來抗議:「哪有人這樣的!」

  「少囉嗦!」孫哲平才不理她,還加把勁威脅她:「晚安吻還要不要了?」

  張佳樂一下子蔫了。

  左右也沒什麼急迫的報告或重要的事情要做,張佳樂回了宿舍還真的早早洗好澡躺床了,乖得不行。書桌前孫哲平不住挑眉,扭頭一看時間,簡直樂了──這才十點半啊。她把電腦一關,爬到張佳樂床上去,只見人用棉被把自己成一條奶白奶白的奶油捲,小臉陰沉陰沉的,手遊音效開得震天響。孫哲平躺到她旁邊,和人面對著面,可張佳樂愣是不看她,像是當她不存在一樣。

  欸。她喊她。

  張佳樂充耳不聞。孫哲平懶得再說,直接就上手從棉被縫隙裡鑽進去,還往人衣服裡鑽,張佳樂忽然就來了火氣,手機一摔正要發作,卻被腰間熱乎乎一隻手一按,整個人軟下來,正好偎進孫哲平懷裡。

  「別生氣啦。」孫哲平安撫她,手上動作沒停,在對方腰間使力按摩著。張佳樂被伺候得舒服了,渾身一鬆,不自覺拿腦袋往孫哲平胸前拱,只差沒像小貓一樣打起呼嚕來。

  「舒服嗎?」

  她把蹭得亂七八糟的小腦袋從胸部裡撈出來,低頭就往人嘴上親,張佳樂被一番順毛後特別安份特別乖,嘴唇一張就把孫哲平放進來。可孫哲平親著親著就不安份了,暖乎乎的手順著腰線慢慢往上撫去,還拿舌頭去勾張佳樂的上顎,她被親得眼睛都濕了,腦袋又熱又麻什麼都無法思考,直到孫哲平一路摸到胸下緣才把她驚醒,猛地從孫哲平手下一掙,挟著棉被往床邊一滾,死死把自己包成一個密不通風的蠶繭。

  孫哲平深感可惜:「嘖。」

  「還可惜上了!」張佳樂氣得從棉被裡探頭出來。「今天不行!這個禮拜都不行!」

  「知道知道──。」

  她認命從上鋪下去,躺回自己床上,掏出手機想轉移注意力,可還是心猿意馬,手機滑了老半天什麼也沒看進去。

  張佳樂。她抬腳踹了踹上頭的床板。「今天跟我睡?」

  對方尖叫:變態!不要!別想!

  「快。」孫哲平引誘她:「給妳埋著胸睡?」

  平時孫哲平嫌被壓著不舒服,基本不讓張佳樂靠近她胸部的,連擁抱時都不許,因此這聽在她耳裡格外具有吸引力。張佳樂糾結老半天,實在抵抗不住誘惑,弱弱開口:「……那妳不准碰我。」

  「不要。」

  「哎!孫哲平!」

  「到底要不要?」

  「嗚……」

  張佳樂最後還是乖乖到她懷裡來了。孫哲平心情特別好,決定額外賞她一個麼麼噠。










*寫到最後突然覺得好淒涼(。
*沒有男票沒有女票只有生理期的我,只能選擇大吃特吃了(。


评论(3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