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51 13

【黃喻】噗浪性轉片段集合

*把之前零散在噗浪上的片段集合起來了
*每個段子設定都不太一樣
*都是腦洞(
*單方性轉←
*單方性轉←
*單方性轉←
*小心避雷ry


  (中學生/鄰居/青梅竹馬)
  (一開始大概是黃→→→→→←←←喻♀的感覺)

  天氣一熱,人也跟著躁動起來。

  黃少天每天最難熬的時刻就是喻文州來家裡寫暑假作業的時候。

  兩家的家長都要上班,小孩子一個人放家裡不太安心,乾脆把倆孩子丟在一起。黃少天基本上無法理解這樣的邏輯,只覺得這八成是用來監視他的藉口,而這念頭隨著喻文州一次又一次輕聲阻止他跑出去越發肯定起來。

  「妳好煩呀!」剛升上國中的黃少天對女孩子和以往一樣不客氣。女孩子對他來說只是一群嬌弱又老是哭哭啼啼的麻煩們,雖然喻文州和她們不一樣,但也是很煩的。

  「阿姨說寫完作業才能出去玩的。」喻文州說。她穿著小裙子,規規矩矩端坐在餐桌前面,說話慢悠悠的。黃少天最煩她這種調調,小大人似的,但明明也只是個小丫頭。

  「這種東西一下就寫完了!」黃少天嘩啦嘩啦攤開自己所有簿子,黃媽媽按著天數給他分配了每天要寫的份量,按部就班的話,一個月內就能完成所有作業了。

  「字好亂哦。」喻文州毫不留情地道。

  黃少天一聽不高興了。「就是妳這樣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刻才會寫的這麼慢!這樣要等妳等到什麼時候!」

  小女生有點受寵若驚。「你要等我一起?」

  黃少天一下子漲紅了臉,梗著脖子叫了句:誰要等你!然後本子一摔,風也似地跑了。

  近中午的時候黃少天回來了,手裡提著一袋速食,兩人份。喻文州原本坐在沙發上看書,見了便起身來,幫著在餐桌上頭鋪上報紙墊在下頭。兩個半大孩子隔桌對坐,黃少天狼吞虎嚥吃得宛如風捲殘雲,而喻文州慢條斯理地一一把炸雞麵衣剝乾淨了,才細細地啃。

  「妳連吃飯都慢!」黃少天很不耐煩。

  「要細嚼慢嚥呀。」她說。

  黃少天在一旁坐了會,看著看著覺得無聊,扔下人自己去客廳看電視──變身超人拯救地球,音效乒乓響,不一會便聽喻文州叫他:「少天。」又細又綿,女孩子的嗓音,差點要沒在電視的紛亂聲音裡。黃少天無端一個激靈,惡聲惡氣地:「幹麻?」

  喻文州把剩下的食物拿過去。「吃不下了。」

  男孩子瞄了眼,差點沒跳腳。「就吃這一點?妳減肥啊!」

  「就是飽了。」她說,一邊看黃少天飛速把另一份食物吃掉。

  之後黃少天沒再理她,自顧自看著卡通哈哈大笑 喻文州把書揀了回來,看著看著便靠著黃少天睡著了,黃少天回也不回一下頭,卻悄悄把電視音量調小了。

  暑假作業裡有一項是要學生們觀察植物生態。黃少天一邊抱怨著這小學生似的題目,一邊蹬著腳踏車載著喻文州往植物園去。喻文州壓著裙子在後座抱著兩人份的包,裡頭有作業簿子、一盒色筆、和各樣零食點心,同樣小學生似的陣仗。黃少天在女孩子慢吞吞收包時發表了約一千字以上的反對意見,卻在最後悄悄把重的東西都挪到他自己包裡。

  扣除掉不斷抄寫植物資料和痛苦的臨摹過程,這趟行程簡直和郊遊一樣。黃少天看喻文州從她包裡掏出兩個飯盒,一瞬間覺得有點玄幻。

  昨天明明沒有這個的?黃少天問她:「這是什麼?」

  「飯糰。」喻文州補充:「我媽媽出門前給我們做的。」

  喻媽媽做飯可好吃了。黃少天咂咂嘴,卻莫名的有些失落。

  「我也做了。」喻文州不著痕跡地把右邊淺藍色的飯盒往自己這裡藏了藏,說:可是時間太趕了,不好看。

  她做得隱密,可黃少天偏偏看見了,他不停往右邊那個飯盒瞄去,心裡頓時撲通狂跳起來。

  「我要妳右邊那個。」黃少天聽見自己乾巴巴地說。

  喻文州好似嚇了一跳。「可是……」

  「那個顏色好看。」男孩子不給她拒絕的機會,一下子擰身撲過去,搶走了淺藍色的飯盒抱在懷裡。「就要這個。」

  黃少天分明喜歡天青色的那個。喻文州有些惶然。他們還是小學生時,每回出去踏青都是喻媽媽提前給他們做好便當,而黃少天也每每都吵著要用天青色的飯盒,說是那個盒子最好看。她已經算好了,這才放心把自己的用淺藍色的裝起來。怎麼會……?

  那頭黃少天已經埋頭吃了起來。她深知自己做的和媽媽做的不論外觀口味都差別甚大,黃少天幾乎從小吃到大,不可能不認出來。可是他偏偏一字不提,喻文州也只能跟著裝傻。

  直到兩人把飯吃完黃少天都沒有任何表態,八成是發現後不好意思拆穿。喻文州在整理東西時偷偷打量黃少天的表情,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黃少天雖然平常對她直來直往不加掩飾,其實在小細節上還是很體貼的。於是她也放寬心,繼續把剩下的作業完成。

  回程喻文州的包幾乎是空的——黃少天把帶去的零食全吃完了,喻文州分不清楚他是不是刻意,畢竟黃少天非常能吃。她要求要把自己那份東西拿回來,被拒絕了。

  「不過這點東西你覺得我拿不動嗎?啊?」黃少天拚命蹬著踏板。這讓喻文州不得不專心在後座尋求平衡,無暇再同黃少天多說什麼了。

  黃少天一路把人送到家門。

  「我們明天去游泳好不好?」黃少天說,看喻文州低頭把作業簿塞進包裡。

  「嗯……」她想了好一會。「可是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我們去海邊啊!去海邊嘛!誰說要去泳池的!」他對著女孩子喋喋不休。「天氣這麼熱一天到晚吹冷氣也不是辦法啊,成天待在家多無聊啊!我們出去玩嘛!」

  女孩子收好東西。輕輕點點頭。

  「那我明天來找妳。」黃少天咧嘴一笑。「明天見!」

  「明天見。」

  黃少天走出去沒幾步,又幾下跳了回來。

  啊……。他抓抓頭髮。「飯糰很好吃哦。」

  喻文州一愣,斂下眼睛,臉慢慢紅了起來。

  (現在是高中生嚕←(也太快)

  藍雨高中的制服在學區裡頗受好評,女孩子的白衣藍裙,男孩子的白衣藍褲,配上藍色的領結領帶,生生穿出一種燦陽熱烈的海軍風情。

  從國三開始兩人幾乎天天都一塊埋頭苦讀,就為了考上藍雨高中,大抵是這樣考前共患難的情感,黃少天對喻文州的態度轉變不少,說話帶刺的時候少了,也不會老是想故意惹人不高興。當然這可能也是黃少天的心智終於長大成熟了的緣故。

  藍雨高中離他們家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約莫是公交車大概五站的距離。黃少天嫌早起騎車麻煩,磨著喻文州和他一起搭車通勤。喻文州基本上不曾拒絕過他的要求,於是她天天掐著點敲開黃少天的房門,喊醒了人便下樓享用黃媽媽替她額外準備一份的早餐,之後慢條斯理把黃少天那份打包起來,最後被梳洗好的黃少天急急拉出家門。

  「不要急呀。」喻文州說:「時間還夠的。」

  邊走邊吃還走得這麼快,這樣對胃不好。喻文州又說,伸手拉住了黃少天的袖子。「……我跟不上啦。」

  黃少天這才慢下腳步。

  我是不是每天都讓妳等很久?黃少天嘴裡還在嚼東西,口齒不清:「你早點來喊我嘛,一個人吃早飯好無聊的。」

  「讓你多睡一會嘛。」喻文州說:「你都熬夜打遊戲。」

  黃少天嗯一聲,一點聽不出心虛的樣子。可喻文州卻不再說了,黃少天自覺沒趣,把早餐三兩口吃完。喻文州見了把手裡的保溫瓶遞過去,又從書包裡拿出紙巾要給黃少天擦嘴。

  黃少天只拿走了紙巾。「這什麼?」

  「豆漿呀。」

  他皺了皺鼻子。「不要。我媽都不放糖的,難喝。」

  喻文州笑笑:給你放好了啦。

  黃少天今天不知道又抽什麼風,非要喻文州給他打開杯子,還硬是要就著人的手喝。喻文州也由著他,但黃少天喝沒兩口就停了。

  「不喝了。」他說。

  喻文州愣了下。「怎麼了?」

  黃少天沒有正面回答,只說:「反正妳喜歡嘛,幫我喝掉。」

  喻文州心思一轉,手裡端著杯子,忍不住笑了。

  (民國/空軍黃少x師範喻蘇蘇)
  (沒考據過,BUG求輕拍ry)

  黃少天剛下的飛機,卡其飛行外套好似還帶著高空的凜冽,一身殺氣騰騰。他直直闖進師範宿舍,無視舍監的攔阻,一路橫行,敲開喻文州宿舍大門。喻文州正好彎腰去撿地上一本被摔出去的詩集,眼一抬就看見黃少天那雙靴子。

  「學姊好啊。」黃少天咧嘴一笑,對著她身後那人。

  哎呀。喻文州嘆了聲。

  「少天。」她說:「出去。」

  不著急著走啊。黃少天朝她眨眨眼睛。「我是來拜碼頭的。」

  喻文州又嘆,男孩子的方法。

  「文州受妳照顧了。」他把人拉到他旁邊。「您弟弟好像也在我們大隊?好像還是我小隊裡的,可真巧了,有空我帶他出去飛兩圈?」

  黃少天進來時沒關門,現在外頭圍了一群女學生,探頭探腦的。喻文州一個頭兩個大,只想著快把黃少天趕走。

  可黃少天越多人看著越帶勁,喻文州實在拉不住了,忍無可忍喝了句:「少天!」這才止住了那張嘴。黃少天那時候尚沒磨出他後來那股圓滑勁,心裡還有點惱喻文州甩他面子,一撇嘴巴,對著人惡聲惡氣留下一句:「別動我指揮塔!」說罷也不管喻文州了,大剌剌又橫出去。

  (偷偷夾帶某CP一句話暗示)
  (知道了也別說出來,噓><)

  「我現在一個人住了。」喻文州笑了下,意有所指:「託你的福。」

  黃少天裝作沒聽懂,笑得陽光燦爛。「恭喜恭喜!一個人自在吧?自由吧?高興吧?妳學姊還欺負妳不?」

  「是挺好的。」這倒是實話。

  「我看你乾脆來我們空軍村裡住算了。」黃少天說:「師娘那麼喜歡妳,小樂樂也喜歡妳。被欺負了還能讓師娘給妳撐腰呢!妳那學姊不成天巴望著想進來嗎?還能不聽師娘的話?」

  這話中意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喻文州抬眸瞅了他一眼,他立即亮出一個笑,喻文州也笑,手上書一闔起身就走。

  「哎哎哎哎哎哎!」黃少天連忙跳起來跟在女學生後頭,想去拉她的手又不敢,只好一路灰溜溜跟著,像個委屈的小孩子。

  你們空軍……。喻文州只起了個頭,黃少天聽得心急,不住催她,她後面卻不說了。

  「我要回去上課了。」喻文州說,踮起腳尖摸摸黃少天的腦袋。「幫我跟師娘說一聲?」

  唔。黃少天嘟囔幾聲,不情願地應下了。








*……我好雷,對不起ry
*青梅竹馬那個設定一直猶豫要不要性轉,後來想要是把喻文州性轉之後黃少天太容易吃鱉了所以就決定性轉了(黃:喂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