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68 11

【雙花】無聲歌 07

*我終於把大孫放出來啦!!!再也不是只活在回憶殺和TAG裡的男人了!!!
*強行賣萌(



  一夜綺夢。

  張佳樂醒時還有些喘,臉悶在被裡一夜,面上全是燙人的紅。他才從被窩裡掙出來想透口氣,倏地喉頭一甜,只得一個激靈翻身坐起,扯過枕巾一掩嘴巴咳得驚天動地,最後嘔出一口紅中帶黑的血,張佳樂面色凝重,卻無端心口一鬆,整個人鬆乏下來。

  ──這他媽做的什麼夢?張佳樂驚魂未定。什麼事不想偏偏想這個?

  他換掉汗濕的衣裳,稍作漱洗,頂著一臉輾轉難眠的憔悴出了房門。宋奇英正在庭中晨練暖身,一見張佳樂出來便挺直身子,喊:「前輩早!」

  「早。」張佳樂笑。「這麼勤快啊?」

  「門主說了,不可以懈怠。」他昂起胸膛。

  這樣啊。他朝小少年招招手:「來。」

  宋奇英不疑有他,頂著一腦門的汗湊到張佳樂面前。張佳樂拿袖子隨便給人抹了下頭臉,接著把一雙冷冰冰的手按到宋奇英脖子上。小少年一聲慘叫,掙扎著要逃出去,卻被張佳樂壞笑著小力掐住脖頸,動彈不得。

  「好冰!」小後輩直跳腳。「前輩快把手拿開!」

  「不會啊,暖和著呢。」張佳樂哼笑兩聲,逼著宋奇英轉過身去,僵冷如冰的手依舊貼著人脖頸不放。「餓不餓?我們找吃的去!」

  於是王杰希遠遠看見的就是這樣詭異的畫面──這對前後輩一前一後離得極近,用一種奇怪的方式緩慢前進著。

  不過還真是會挑時間……王杰希輕嘆口氣,神情複雜。他瞥了一眼坐在對座的傢伙,起身拉開內堂的簾子,讓人先進去裡頭候著。

  那人一挑眉。「怎麼,我見不得人?」

  又說:「還是我斷手斷腳了?」

  ……原來那天偷聽的不只一人。王杰希突然覺得有些頭疼。可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你不會想被看見的。」他異常冷靜:「你要想繼續坐這也行,後果自負。」

  那人嗤笑一聲,終究還是乖乖進了內室。

  王杰希隨後整了下桌面,處理掉所有外人待過的痕跡,只將幾本攤開的醫書留下,不料最後敲門入內的只有宋奇英一人。獨自被派來面對王杰希,這位小少年有些拘束,恭謹扼要地說明來意後馬上斂下眼神,筆直筆直的,都不敢往別處瞄一眼。

  「我明白了。」王杰希說:「我馬上讓人準備,要是不夠讓他自己去後廚取,他知道在哪。」

  說罷變戲法似地從袖裡掏出一個小紙包遞過去,裡頭是幾個薑黃色的小方塊,聞著有點糖的香甜和薑的辛辣味道。宋奇英愣愣接到手裡,一頭霧水。

  「晚些兌水喝了,驅寒。」王杰希拿手背探了探小少年頸側,又道:「運功完別只擦汗,記得換身衣服。」

  宋奇英高高興興道了聲謝,捧著東西跑去找張佳樂了。待他們走遠,王杰希回頭把人放了出來,那人盤著手,若有所思。

  「他肯定發現了。」王杰希問:「那天你站得多近?」

  能有多近?那人理直氣壯:「不過就站在窗邊。」

  王杰希:「……。」

  這百花出來的一個兩個全是禍害!

  瞎操心什麼。那人擺擺手。「你都沒發現了,他能發現?」

  「不是這個問題。」他說:「那小東西不是號稱千里之內無所遁形──嗯?」

  王杰希猛一頓,突然意識到關鍵所在。「……你不知道?」

  「知道什麼?」

  聞言王杰希看了那人一眼,意味深長。

  孫哲平。他笑。竟有幾分幸災樂禍的樣子:「你麻煩大了。」

  千里尋號稱能千里尋蹤,其實有些誇大其詞了,然而這也不代表牠全然無效,只是要真正做到千里以內無所遁形,除非使用特殊手段──比如說,製成蠱蟲。將繁殖期的公蟲們放入罐中任其廝殺,三天後放入新一批公蟲,再三天後又放入一批,最後取存活公蟲身上的毒液與相思花汁混合,餵養母蟲,連續十日,最後讓兩蟲交合,這對千里尋便成了蠱。

  千里尋本身的特性就足夠詭譎,製成蠱後更是變本加厲。以母蟲養成的母蠱對人體完全無害,偏是那以公蟲製成的子蠱,一旦離了母蠱太遠便會躁動不安,發作時毒液侵體,無藥可解,唯有相思能治其症狀。也因此有了此蠱,便能制人於指掌之間。

  孫哲平身在百花谷多年還是第一次知道這東西,更滑稽的是這百花的東西,他還是從微草掌門那裡聽來的,若不是王杰希神情嚴肅不似有假,他都以為這是一個串通好的玩笑。「這等厲害玩意兒,怎麼可能沒有半點風聲?」

  「千里尋限制太多,功效也十分局限。」不管論尋人、論制人,都有比這更好的蠱蟲或藥劑可以使用。「且若是沒有相思在手,這一切也只是空談。」

  「要真像你說,你當初做了這個又是為何?」孫哲平直直看向他,目光灼灼:「要你做的人又是為何?」

  「我不過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王杰希語氣和緩平淡。

  至於那人是什麼想法,只得你親自去問。



  這頭宋奇英一出來,還來不及開口就被張佳樂連拖帶拽拉回小院,他實在不解,可看到張佳樂陰沉的表情,一時之間也不敢作聲。張佳樂把人拉回來後也不同他解釋,自顧自往床上一坐,嘟囔道:「難怪這兩日睡得挺安穩,還當微草是什麼風水寶地呢……」

  後面還緊接著幾句,可宋奇英沒聽明白,隨即就見張佳樂倏地站起身子,神情陰厲。「我們現在就走。」

  「真的?」

  「真的!」

  張佳樂信誓旦旦,小少年高興壞了,扭頭就想往門外跑,卻給張佳樂一聲喝住:「慢著!」

  「不論你在這裡聽到什麼,不許告訴新杰!」他甚至還出言威脅:「否則我們就一直待在這裡!」

  沒想到心中的小算盤一下子被戳穿,宋奇英識時務地猛點頭,先求得離開要緊,大不了自己陽奉陰違,偷偷告訴副門主就是了。

  一旁張佳樂瞧他那表情,知道這件事情是瞞不住的了。雖說這也不是什麼不可告人之事,只是按著張新杰追根究柢的性子,此事一出,不過節外生枝罷了。況且……製蠱的人就會是那下蠱的人麼?

  張佳樂暗暗冷笑。這倒未必!



  「副門主!」

  張新杰才下馬車,一位霸圖弟子就奔了過來,手裡捧著一個長方小盒。「我們在整理微草送來的東西時,發現了這個……微草掌門留書請您一定要立刻打開。」

  王杰希讓他立刻打開?張新杰當下便將盒子打開,裡頭是一個小捲軸,看上去頗有年代,只邊都蜷曲泛黃,他思量了會,把那捲軸收入袖中。

  「我明白了。」他隨即問道:「張佳樂前輩可從微草回來了?」

  「已經在路上了,估計今晚就會到了。」

  「若是他回來了,立刻通知我。」張新杰說到這,隱隱有幾分咬牙切齒:「我有要事與他商量。」

  他揣著捲軸快步回到房裡,仔細鎖上了門,把那捲軸往桌上一攤,裡頭還捲著一個小紙包,還沒打開都能聞到那股旖旎香氣,張新杰心下一凜,幾下把紙包拆出來,是幾個香餌。

  是相思。

  「這怎麼會……!」怎麼會在王杰希手裡?他喃喃道,又連忙去看捲軸上寫了什麼,只讀了頭兩句便愀然變色,他猛地站了起來,激動得險些撕了那脆薄的紙。

  若張佳樂所中之蠱真是千里尋的話,那是又為何?張新杰端詳著桌上兩樣東西,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久久無法釋懷。要真是如此,任憑他是如何算無遺策,想來也猜不透箇中原由了。

  他不得由苦笑。「張佳樂,你究竟在想什麼……?」










*這邊之後應該還會再修……不太通順orz
*我現在徹底是且戰且走了,有腦為什麼我不用呢!(大哭
*我只要寫稍微長一點的其實就是在作死吧嗚嗚嗚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