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107 34

【雙花】無聲歌 完

*本篇完結章!



  張佳樂再睜開眼已經是三天後,渾身脫力、全身痠乏,心口一抽一抽的疼,身體和心靈都彷彿被徹底掏空一般,輕得要命。最冷的時候過去,天慢慢暖了,窗簾被盡數拉開,陽光慢悠悠灑了進來,一室明媚燦爛。他動了動腦袋,偏過頭去,看見一個人坐在他床沿,垂手沉睡,指尖上兩圈烏溜髮絲繞著,他的。他忍耐著痛楚慢慢坐起身來,小心翼翼探手過去,抽開自己的髮。

  不料那人卻醒了,頂著惺忪睡眼、顴骨上的瘀青和腫起的面頰,對他笑了下,唇角甚至還留著傷口撕裂的血跡。張佳樂瞧著他,直愣愣地,心頭莫名一酸,險些掉下淚來。

  你醒了。

  那人牽來他的手,拿指頭在他掌心寫字。帶繭的手指在柔軟手掌上逡巡游移,一筆一畫寫出兩人相隔數年後的第一句問候:感覺怎麼樣?

  可張佳樂不領情,只問:「孫哲平,你來幹什麼?」帶著這副狼狽模樣和渾身沙土,像當年自顧自離開一樣自顧自又來到他面前,還弄髒了他的床。

  孫哲平卻不應聲,張佳樂驀地就生出一股火氣,猛地甩開孫哲平的手,揚聲道:「說話啊!」

  他依然不語,只又牽過張佳樂的手,寫:啞穴。

  「哈!」張佳樂暢快一笑,真心實意的。「誰幹的好事!回頭可要重謝他了!」說罷就想抽手逐客,孫哲平卻不讓,死死扣住他的手腕子,一雙凌厲眼睛瞪著他,血絲遍布。

  張佳樂是那越激越烈的脾性,瞧孫哲平不肯放手,往枕下一摸,明晃晃一把匕首懸在兩人手上,孫哲平依然不為所動,直到張佳樂面不改色抬起那把刀,眼看就要往自己手臂上削下去,孫哲平見狀馬上拍開匕首,錚錚幾聲彈得老遠。放聲大笑。

  「瞧,你就非得要等到這般境地!」

  「你這樣有意思嗎?」張佳樂恨聲道:「你這樣有意思嗎!啊!」

  ……那你又是如何?孫哲平也被他胡來的舉動激怒,甫開口才想起自己還發不出聲音,不由得火氣更盛,竟生生衝開穴道,逼出一絲嘶啞嗓音:「自憐?得意?這下我真的來見你了,滿意不?高興不?」

  他話還沒說完便讓張佳樂氣急敗壞地一拳打斷。張佳樂下足了勁,然而他還在病中,氣力尚虛,只是取巧打在人臉上原先就負傷的地方,痛得孫哲平沒忍住嘶聲抽了口氣。

  「出去。」張佳樂快氣瘋了,長久以來的委屈和惱火在這一刻發了狂似地衝了上來,腦袋和眼眶都熱得要命,連嘴唇都瑟瑟發抖著。「出去──!」

  他又要哭了。孫哲平想,倏地一愣,除了他們都還是孩子那時候,已經很久沒有過這樣的念頭了──長大後的張佳樂從不在別人面前哭泣。

  孫哲平的心一下子軟得一蹋糊塗。

  「我不走。」孫哲平說:「我就待在這。」

  說著他從懷裡小心翼翼取出一樣東西,草草用紙包裹著,看不出門道來。孫哲平在張佳樂困惑又警惕的目光下將紙細細剝開,只見一朵巴掌大的艷紅花朵伏在他手心裡,因離水離根數日,花瓣邊緣有些蔫弱乾枯,可迎面而來的香氣依舊旖旎。張佳樂愣愣看著,再次抬眸起來,目光閃爍。

  「你……。」

  「讓你受傷了,對不起。」他說:我來晚了,對不起。

  張佳樂木然呆坐著,兩顆淚珠兀地就下來了。

  「我不想你道歉。」他喃喃道:我想你愛我。

  好。孫哲平攏起他的髮,親吻他。「我愛你。」



  中午張新杰給他檢查身體,順道把午飯湯藥一併帶來。孫哲平大概是出去了,只有張佳樂還睡著,床畔倒是多了一捧花,瞧著十分眼熟,張新杰拿指頭在花瓣上輕輕一抹,湊到鼻下一聞,登時垮了表情。

  他把張佳樂搖醒。

  「他去百花把相思摘來了?」他冷聲問。張佳樂剛醒,迷迷糊糊的,沒來得及意識到張新杰面色不善,傻傻就照實說了。

  你們真是……張新杰惋恨。「這是最後一株了!」

  曾經毀掉滿山滿谷一片的人顯然並不介意,翻身起來打開食盒,漫不經心地:「反正早該沒了。」

  張新杰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後來換藥的動作特別兇殘狠戾,疼得張佳樂連連求饒,眼淚鼻涕都下來了。

  「你還傷著。」張新杰說:「不管做什麼,自己有分寸,別鬧過頭了。」

  他起先還愣著,不消多想便知道張新杰指的什麼,張佳樂面上一窘,欲蓋彌彰地拉了拉領口。張新杰離開後他又重新睡下去,這一覺睡得不算好,半夢半醒,夢境紛爛,交錯著百花和風雪。他再一次被人搖起來,是孫哲平。等到被扶起來了他才發現剛剛睡覺時不小心壓著了傷口,悶得有些喘不上氣。

  孫哲平坐在床邊看他,屋裡半盞燈也沒有,只靠一點朦朧月光照進來,映著他潭子一樣平淡深幽的眼睛。張佳樂一對上他的眼神就明白了:「你要走了?」

  嗯。他說:「義斬從南方收了一批貨,不得不走一趟。」

  「原來是把你挖了過去。」張佳樂笑:「怪不得今年霸圖沒接到義斬的鏢。」

  孫哲平又問:「跟我走嗎?」

  張佳樂搖搖頭。

  「我還有一件事情想做。」他摸索著握上孫哲平的手,又滑上去捏了捏人手腕。這裡曾經受過嚴重的損傷,嚴重到讓眼前這傢伙放棄了一切。「我覺得……我能做到。」

  孫哲平明白過來,一邊嘆張佳樂的執拗和傻氣,卻又有幾分感慨激動,他傾過身子,拿額頭碰了碰對方的。「不後悔?」

  「不後悔。」

  一切與你相關的事情,不論是好是壞,是喜是悲,我都不曾後悔。

  張佳樂的眸光那麼明亮,炙熱又燦爛,像盛大灼目的火光,又像暗夜繾綣的星子。孫哲平不住被勾過去,在月色凝成的白霜下,給他的戀人一個輕巧無聲的吻。



  從前失去的、錯過的、得不到的──就在這裡重新開始吧。










*後面還有一個尾聲(很愛拖戲
*前半忍不住又(毫無邏輯地)狗血了一把......其實這才是我的本業你們信嗎(
*對於結局想了很多天,因為一開始挖坑時根本沒想過結局這件事情(基本上還認為自己會坑ry),所以等大軍逼臨城下(?)才開始想要怎麼樣的結局才是對好的,昨晚睡前就突然想到了一個畫面:大孫問樂樂要不要跟他走,他說不要……也不知道我這樣的破敗文筆收得好不好,但至少我就認定最好畫下句點的方式就是這樣了──任性!別打我!(欸
*其他心得改天再搞吧困得快暴斃了嗚嗚



评论(3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