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0 28

【喬高】此物最相思

*500粉點文  @一隻企。鵝 
*TAG:喬高養綠繡眼
*雖然我硬是只讓其中一個養了(欸
*拖了很久終於又開始還債了(
*江湖AU(?
*第一次寫這個CP……有不足的地方還請多包涵TOT



01.

  高英杰近日得到了一隻綠繡眼。

  這小玩意還是從興欣大老遠送過來的,裝在一個別致精巧的竹籠子裡,掛在馬背上,跟著叼著菸草的男人搖搖晃晃地到了微草。

  「喏。」那位活躍於種種傳說中的前輩把籠子遞過來。「咱們家小喬特意給準備的。」

  高英杰著實愣了下,沒忍住回頭去請教王杰希的意思,卻見王杰希打量著那小東西,眸光悠遠,意味深長。無人不知微草掌門愛鳥,有時甚至會追著稀珍鳥兒的蹤跡,憑空從微草消失數日,更稀奇的是眾門人往往都是等王杰希回來了才發現。

  眼下見王杰希反應不同尋常,高英杰心中不免好一陣忐忑。

  「收下吧。」王杰希說,聽那語氣似乎別有深意:「倒是有心了。」

  高英杰捧著鳥籠子,一頭霧水。

  葉修說會在微草待上幾天,正好來得及高英杰寫封信請對方一併托回去。高英杰想了想,雖然還沒到他們約好的日期,可喬一帆都悄悄送了個驚喜過來,他提早幾日也算是回禮了。

  他抱著鳥籠回房裡,沒捨得讓綠繡眼在外頭風吹日曬,找了張高腳小几來擱在上頭,接著坐到桌前執筆疾書起來。信的開頭不免要寒暄一下,只是他老是會寫得太忘我,總有太多事情想要問他,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在沒有他的遙遠的地方。

  高英杰想著不住傷感起來。他把筆擱下,轉頭湊到鳥籠前面,開了小門將小東西捧出來,牠也不怕生,甚至還很親人,主動蹭了蹭他手掌心。

  「他把你送來幹麻呢……?」他拿指頭來回撫著小東西的腦袋,心裡話一不小心就漏出來:「你知道嗎?」話剛說完高英杰就暗道自己傻,怎麼會問一隻鳥呢?

  小鳥兒聞聲睜著黑圓眼睛看他,清脆叫了兩聲。


02.

  高英杰這信斷斷續續地寫,到了隔天中午才算是給寫好了。他長出口氣,小心把信疊好封實了,連著幾個香袋子一併包起來。喬一帆上一封信才說數月後可能要和葉修到西南去,那裡密林濕熱,多瘴癘之氣,他連著幾天配了幾種不同的藥草香囊,希望能派上用場。

  他帶著東西出門,到了下午才回來,手裡還揣著個蘋果,卻不是自己要吃的。只見他開了籠門把小東西放出來,給牠換了清水,又取來一只碟子,從懷裡摸出小刀,貼著艷紅盈亮果皮慢慢地削。

  「該幫你取什麼名字好?」

  高英杰已經習慣在四下無人時會不自覺對著小鳥兒叨唸的狀況了。他一邊思索著,手裡動作也沒停下,不一會便削出一只光溜溜的果子,氣味又甜又蜜,小東西在他手邊拍翅打轉,像是嫌他太慢一樣,拿嘴巴小力往他手上啄兩下,接著直接飛到蘋果上吃了起來。

  哎呀。高英杰又好氣又好笑。「你這小東西真是……。」

  「脾氣那麼壞,怎麼和他一點不像呢?」

  說著高英杰自己便紅了臉,想轉移注意力似地把小鳥兒硬是從果子上揪起來,刷刷幾下把蘋果分成四塊,只下留其中一個給牠。小東西不滿地叫了幾聲,最後還是妥協了,繞著那小塊蘋果慢慢地啄。

  「瞧你貪吃的。」高英杰笑,伸出指頭又摸摸牠腦袋。「可得長得好看些啊。」

  不然他來看你的時候我可丟臉了。高英杰想。

  ……倒是真的能早些過來就好了。


03.


  兩個月後高英杰收到喬一帆的信,隨信是一個鎏金銀香囊,在西南一個小鎮裡買的,算不上是精品,勝在鏤紋別緻,拿在手裡玲瓏流轉,顯得格外可愛。他捧著玩了半天,竟捨不得放下,乾脆勾在腕子上就這麼讀起信來,不太長,應該是在趕路途中克難寫成的。

  他給喬一帆做的香袋子似乎是用上了,對方特別在信裡提了幾句,都是稱讚和感謝的話語,高英杰悄悄紅了臉,接著往下讀,基本上是一些零碎近況,夾著一些照顧小東西的方法,再平凡不過的日常,高英杰卻像是對待一件大事般格外認真。讀到最後幾行他愣了一愣,腦袋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可搶先了一步,面上一個笑燦爛綻開來。

  『待西南事了,便去找你敘舊!』

  要是讓別人看了肯定調笑道:這裡寫著好友敘舊,實則讀做戀人相會!

  高英杰實在坐不住,端著信紙在房裡繞了幾圈,又嫌自己這樣子太傻,硬是沉下心逼自己坐回去。他的確也堅持了好一會,可半晌過去又蹦起來,撲倒鳥籠子旁邊,眉開眼笑地:「我們去散步吧?」

  小東西打盹著,睡得正香,一下被主人吵醒,牠不滿地啾啾抗議著。可高英杰才不管他,抱著籠子就出去了。

  他提著小東西在外頭晃了幾圈,這小傢伙睡著時毛皮格外蓬鬆,模樣嬌憨可愛,路上收穫一干師兄弟姐妹的讚美。剛開始還挺新鮮,後來就有些乏了,他盤算著不如提早些回去,半路卻遇上王杰希和黃少天,還沒弄清楚這組合是怎麼一回事,見了小鳥兒的黃少天幾步湊過來,嘴裡唷喝一聲:「這不是相思仔嗎?」

  「咦?」高英杰沒聽懂。

  「我們那裡都這樣叫的啦。」黃少天來了勁,喋喋不休:「這名字好聽吧?聽著多招人喜歡!雖然也不是什麼名貴的鳥,不過拎著一隻給戀人送過去也是很能討人歡心的……。」

  高英杰愣愣聽著,一下子懂了先前王杰希眼神裡的含意。臉上微微一燙,向兩位前輩禮了一禮,急急忙忙抱著小東西跑了。


04.

  風塵僕僕趕到微草的喬一帆今日拾獲一個反常寡言的高英杰。

  「怎麼了?」他伸手握住高英杰的,眼眸裡全是擔心關切。大概是這一路緊趕慢趕沒有停過,在這泛著涼意的初秋裡喬一帆的手還是暖呼呼的──甚至顯得有些燙了,高英杰被這麼一握,頰邊倏地刷上一層水漫似的紅,眼睫跟著顫了兩顫,猛搖頭。

  太冷了?不舒服?生病了?他一連又問了幾次,高英杰皆是搖頭,只一個勁地把他往房間拉,喬一帆糊里糊塗跟在後頭,腦裡依舊千迴百轉。

  一進門就能見著那只小綠繡眼,喬一帆歡歡喜喜湊上前去,小東西被餵養得好,皮毛油光水滑,是漂亮蓬鬆的翠色。

  「養得真好。」喬一帆把小傢伙抱出來。「取名字了嗎?」

  高英杰恍若大夢初醒,大張著嘴,尷尬搖頭。

  不要緊啦。喬一帆笑:「我之前也就小東西小東西地叫。」

  「要不然你給他取一個吧。」高英杰說。

  喬一帆認真聽進去了,捧著小傢伙斂眸做思考狀,神情嚴肅。高英杰在一旁偷偷拿小眼神瞅他。喬一帆到興欣算一算已經兩年有餘,這點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偏偏好像就是和他們還一起在微草時不一樣了。

  曬黑了點,好像也長高了點。氣質也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他沒意識到自己越靠越近,喬一帆倒是注意到了,甫抬頭卻見高英杰探身過來,柔軟唇瓣就這樣擦在他臉頰上。

  他一下子脹紅了臉。可高英杰不比他好到哪裡去,連耳朵尖都紅了。

  「你、你送我這個。」高英杰神色怯然,目光閃爍,卻是隱隱有些期盼。「……不是這個意思嗎?」

  喬一帆還處在被親吻的羞赧和被識破的無措當中,一時之間有些結巴:「我……我……是、是這個意思、沒錯。」

  兩人低下頭,一時無話。後來還是喬一帆先有了動作,他把小傢伙關回籠子裡,回頭再次握住高英杰的手,目光對上的時候兩人都沒撐住,匆匆別開視線,可不一會又悄悄將眼神挪回來,這次可清清楚楚看見了對方眼底自己的模樣。

  「我能──我能也親親你嗎?」喬一帆問。

  高英杰低下頭。

  「──嗯。」










*我最近是不是特別喜歡讓攻方只來打醬油……?
*相思仔我是google來的,有BUG求輕拍(


评论(2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