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113 18

【雙花】初見時(張佳樂生賀24h)

*張佳樂生賀24HR,晚上九點擔當><
*古風武俠paro
*雖然這樣講但……長得不太像(爆
*全力樂吹、吧(欸
*感謝媒人葉修大力支持(葉:poor me



  過幾日就是張少俠的十八歲生辰了,損友葉修特地上門拜訪,決定帶他出去見見世面,可張少俠這時卻忙著釘木樁,連個眼神都不分給他。只見張佳樂身形盈動輕巧,穿梭於林葉間竟無半點聲響,同時琳瑯暗器如雨而下,叮叮噹噹全沒入約一米七長的木樁上,葉修走近一瞧,看見那木樁上赫然一張他的畫像。

  葉修:「……。」
  葉修:「不就是我打贏你三次麼,太記仇了啊!」

  「給我閉嘴!」張佳樂猛一折腰往葉修那方向彈去,瞬間踢起一腳,被人堪堪閃過。張佳樂啐了口,衝他翻了個白眼。「不管你要說什麼──不要!不想!沒空!」

  「像你這樣成天待在谷裡多沒意思。」葉修苦口婆心地勸:「勤謹修練之餘也得放鬆一下身心嘛──你想想啊,京城多好玩,不去多可惜。」

  話還沒說完兩隻梅花鏢便颼颼破空而來,葉修懶洋洋一抬手,手中千機傘猛地一張,噹噹兩下把那兩枚鏢彈出去,他隨即將傘一收,就瞧見張佳樂面無表情看著他,指尖還扣在腕套的機括上頭。

  「有話快說沒事快滾!」

  行行行。葉修攤手,悠悠嘆了口氣:「其實找你去京城是想請你幫忙。」

  「哦?」張佳樂一聽倒是來了點興致,腕部微動,收起機關。「說來聽聽?」

  「我爹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說要辦什麼比武招親……哎哎哎笑什麼!正經點!多嚴肅的事情!」

  「哈哈哈開什麼玩笑?給你招親?」張佳樂大笑不止。「誰想不開會嫁你!」

  葉修倒也坦然。「我也覺得不會,不過要招親的是個世子──這就未必了。」

  張佳樂這才真正正起臉色。

  葉修雖在這江湖胡混數年,稱霸一方,其實來自高門貴族,在京城朝堂呼風喚雨,也不知當年葉修是怎麼從家裡逃出來的。

  「……看在我們多年交情,勉強幫你一把。」張佳樂撇撇嘴:「說吧,要怎麼幫你?」

  「幫我守擂。」葉修說:「我不能出面,得找個人替我上場──要是你輸了,我一世清白可就沒了啊。」

  張佳樂都懶得吐嘈他。

  但這比武招親……

  「哎不對啊、」張佳樂突然反應過來。「跟一堆女孩子打架算什麼意思?你隨便拉個人過來不就成了?」

  「這就是問題所在。」葉修難得面露憂愁。「我爹這是煩透我了,放話只要能收拾我,男人也可以上場。」

  張佳樂目瞪口呆。

  還真是親爹啊!
  他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麼!



  雖說惹上一件麻煩事,好歹葉修也好吃好喝招待著,張佳樂吃人嘴軟,一開始還在京城瘋玩,後來眼瞧著日子快到了,也收起心來好好準備守擂。

  畢竟是比武招親,只圖一個勝負結果,沒打算傷人,葉家給參加者準備了武器,清一色木做的,長槍等皆削去了鋒尖,慣用暗器的則備了飛蝗石。張佳樂感嘆葉家的用心,一邊想他們究竟多想把葉修給整出去,一邊拎起花槍躍上擂台。

  其實他更慣用軟劍,柔軟如絹,遊走靈活,更對他練功的路子,只是條件所限,且他這一來是要鎮場面的,花槍開闔間槍尖顫動、槍纓繚亂,最是張揚逼人,華麗得要命。

  張佳樂一挽槍花,在敲響的鑼鼓聲中一槍迎上第一個對手。

  京城中不乏武將之後,也有底力相當出彩的,可這些只練武卻沒有太多實戰經驗的公子哥兒們,比起長年混跡江湖的武林中人還是差了一點。張佳樂連內力都用不上,迴槍敲在人腕上,武器就讓他給打出去,接著槍尖往人領上一勾,巧勁一抖就把人給挑下擂台。

  太無趣了。

  要不是會顯得太過囂張,張佳樂都想當眾打起呵欠來。葉家大概也想不到會有這一齣,臉色均是陰晴不定,唯獨躲在遠處的葉修得意洋洋。

  「還有誰想上來的?」張佳樂把槍往地上一杵,漫不經心擺擺手。「乾脆一起上吧,省得浪費時間!」

  被這麼一挑釁,有許多原本想打退堂鼓的人腦袋一熱,抄起各樣武器圍了上去。張佳樂勉強醒了醒神,一腳踢起槍桿端在手中,粗暴地左右橫掃,一連翻倒幾個迎面打來的大漢。這種貨色也來湊熱鬧?張佳樂嘖嘖搖頭。

  其他人見到前人的下場都學乖了,不再盲目衝到前頭,因著同樣的目的和利益,漸漸有組織性地展開圍攻。張佳樂一眼就瞧出來了,唷呵一聲,槍頭一轉,撥開隱隱有領頭之姿的人的劍尖,隨即迴槍沉肘,貼著對方長劍如遊龍般纏上去,削鈍了的槍尖往人肩上一戳,那人手臂一麻,木劍清脆墜地,還不及反應就被張佳樂一杆掃下擂台。

  同盟本來就是臨時聚起,彼此之間又有許多利益糾葛,能糾眾的人沒了,心也就散了,甚至還有些人自己就這麼互鬥起來,張佳樂坐收漁翁之利,樂呵呵遊走在邊緣,有一搭沒一搭地揮動幾下長槍,或圈或刺,或點或扎,但凡他一出手總有人得灰溜溜下場。

  終於他玩得盡興了,一個舞花掄起,嘩啦啦掃蕩開來,他一邊舞著槍,腳底步法跟著越來越快,槍纓在他手裡化成一片鮮紅殘影,沒人知曉後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只道不過幾息的時間,場上除了張佳樂以外,再無他人。

  張佳樂走完一套槍法,端槍往地一頓,揚眸往下頭凌厲一橫,眉目端得精緻清逸,含笑眼梢偏偏帶著殺氣,這時槍桿應和似地從中而斷,全場屏息。

  不想角落倏地響起掌聲,接著有一人自群眾後頭走出,劍眉星目,重劍傍身,衣袍素黑低調,毫無裝飾,卻掩不住一身殺伐之氣。張佳樂扔開斷槍,好半天都瞧不出這人來歷,直覺只知道怕是不好對付,不住皺起鼻尖來。

  ──管他什麼來頭,打了便是!

  他飛身下台,打算再去拿那花槍,可葉修卻閃身攔在他前頭,對那人散漫一禮。「孫小將軍,別來無恙啊。」

  張佳樂聞言一挑眉,敢情是熟人來者?

  那人卻不太領情。「少在那裡裝模作樣──你又搞什麼鬼?」

  「如你所見。」葉修聳肩,不打算多做解釋,畢竟他身後比武招親的布條大得讓人無法忽視,金紅的喜氣搭配簡直要刺進人眼底。

  「你?」孫小將軍問,大喇喇抬手往張佳樂那一指。「還是他?」

  「是我是我。」葉修趕緊澄清,有鑑於孫哲平對張佳樂似乎莫名有著極大興趣,他只好以眼神暗示他別來添亂。「他是來幫忙的。」

  「哦。」卻見孫小將軍揚了揚眉,再問:「很強嗎?」

  「還行吧。」世子爺十分謙虛:「比我差一點。」

  一旁的張佳樂忍無可忍:「喂!」

  不料那小將軍倏地扭頭過來。「我叫孫哲平。」張佳樂暗暗翻了個白眼,正想著關我什麼事,便聽得他道:「和我打一場吧。」

  孫哲平接著說:「我贏了,你便跟我走。」

  「……哈?」張佳樂還當自己聽岔了,孫哲平瞧他這反應,居然特地放慢速度:「我說──要是我贏了,你跟我走。」

  張佳樂愣在當場,腦內各種凌亂,最後硬生生氣笑了:這傢伙當他是什麼人了!

  他越想越來氣,冷哼一聲道:「要是你輸了呢?」

  「任你處置。」

  聞言張佳樂仰天大笑,半晌後斂起神色朝人望去,眸光冷冽,一瞬間眼底竟是無盡殺意湧現。他足下一蹬到那槍架旁,揀了一把端在手中,同時身形一掠,揮槍直逼孫哲平面前,孫哲平不慌不忙,擰身閃過。一擊不著,張佳樂當即收勢,半空迴槍再取他門面,孫哲平一個勁地左閃右躲,不出招,也沒半點取用身後重劍之意,不知是做何打算。張佳樂見他這般作態,只道是被小瞧了,憋屈得不行,手下花槍舞得更加急迅繚亂。

  孫哲平被逼得連連後退,面上卻不顯半點焦急拙絀,他一退再退,卻在張佳樂槍頭往他腰際攻去時驀地弓腰凌空一翻,落到稍遠處一劍架旁,嘩啦從上拍起一把長劍,試手一挽劍花,輕得他忍不住皺眉。

  姑且一用吧。孫哲平劍拿在手裡,又掂了掂,無聲一笑。他人或許不曉得,可他一眼就看出來,那把長槍於張佳樂而言並不稱手。

  他應該還要更快。孫哲平想。這並不是他全部的實力,要是能見得他使盡全力,那會是什麼樣的姿態和光景?

  ──想必更快、更快、更快!

  孫哲平幾乎能聽見渾身血液沸騰湧動的聲音,指尖一下子暖麻起來,他試圖調節呼吸和情緒,發現自己竟壓不下蠢蠢欲動的戰意。

  見孫哲平取了武器,張佳樂立刻收槍護在身前,並非他不願追擊,而是孫哲平持劍在手那一刻,周身氣場突變,一種剛正又沉重的威勢撲天蓋地壓了過來,有別於武林中人內力淳厚帶來的壓迫感,那是孫哲平自身的氣場,殺伐果決、正氣昂揚。張佳樂面目一肅,徹底明白孫哲平和前頭那些人有著雲泥之別。

  卻見孫哲平腳下蓄力一踏,不過一眨眼就來到他面前,長劍本該輕盈快捷,活泛靈動,握在孫哲平手裡硬生生給他使出重劍大開大闔的磅礡氣勢,張佳樂抬槍格擋他迎面一擊,心裡又惱又好笑,孫哲平為何會選長劍,他隨便也猜得出七八分來,總不過就是看穿他不是慣使槍的,不過若是因此手下留情,可是要吃大虧的。

  兩人這一交擊一時僵持不下,索性雙雙往後跳開,孫哲平垂劍而立,張佳樂端槍以待,時間霎時靜止,連風都悄悄停下。在場沒有一個人敢說話,甚至還怕自己的呼吸聲太過嘈雜,破壞了眼前危險而絕妙的平和。

  一片落葉無聲墜下。

  雙方同時暴起,孫哲平腳下一蹬,借力躍起,手裡一記不倫不類的崩山擊,這崩山擊是修習重劍的基礎,也最是樸實無華,孫哲平這一使卻暗挾純粹氣勁滾滾襲來,強烈的危機感逼得張佳樂渾身一凜,不禁熱血沸騰起來,他不退反進,揮槍迎面而上,眼瞧著劍刃就要劈上,張佳樂凌空硬是挪了半吋,堪堪避過劍身,然而覆蓋在劍鋒上的氣刃毫不留情劃破他面頰。他像是感知不到似的,花槍緊貼劍身,猛地向前一突,孫哲平當機立斷,手腕一翻,先是抬劍格擋,再迴劍纏上。張佳樂幾次掙脫不開,索性不掙了,沉肘貼近槍身,巧勁突現,柔韌槍桿一繃一彈,帶著張佳樂旋身一翻,他在空中又趁勢向下一壓,槍尖竟硬生迫進了幾許。

  「好!」孫哲平暢懷一喝,手臂一鼓,用最純粹的力量與之較量。張佳樂壓不住他的蠻勁,乾脆借力往後翻出去,輕盈盈落地。

  他身形一穩,孫哲平便再次揮劍而來,張佳樂一挽槍花,蓄力一跨,逼開孫哲平劍鋒,接著十幾道步法接連踩出,手上一柄長槍跟著飛快舞起,招式撲朔靈巧,層出百變。孫哲平不敢分神,死死盯著他每一動每一招,或拆或擋,遲遲按兵不動,張佳樂一聲冷哼,槍影更加繚亂,倏地孫哲平眼神一冽,捨棄所有格擋防禦,重重往前一踏,不管不顧全力刺出一劍。

  槍影消失了。

  卻見孫哲平劍尖點在張佳樂腕處脈門上,張佳樂繃著一張臉,手腕顛巍巍直顫,最後實在拿不住,啪地一聲長槍落地。

  勝負已分,全場譁然。

  在場多半是官家子弟,自然認得這位年紀輕輕便隨父出戰西北的小將軍,都說小將軍五歲便能騎馬挽弓,十歲已能上場殺敵,今日一見果真不同凡響……,一時間恭維讚美之聲不斷,張佳樂冷眼看了會,低哼一聲,調頭就要走。

  孫哲平趕緊喊住他。

  「你身手很好啊。」他說:「想不想和我去西北打蠻子?」

  「西北?」張佳樂一臉狐疑。

  「那裡有全天下最好的景色……還有最好最烈的酒!」

  孫哲平斂下眸,回味似的,再次抬首不覺露出一抹笑,眼底光華大盛,張佳樂彷彿可以從他一雙眼眸裡窺見一片草原、一方藍天、一捧雲彩、一簇狂亂的風,和更遙遠處那片廣闊無邊的大漠。

  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才能打磨出這樣的人?

  張佳樂兀自怔神,忽地有些心馳神往。

  「來嗎?」孫哲平伸出手。

  張少俠瞇起眼睛,細細端詳這位孫小將軍,慢悠悠才跟著伸出手。

  「來!」

  兩個少年的手緊握在一起。



  一個嶄新而燦爛的世界,即將在他們面前展開。










*我真的很不會收尾(大哭
*不好意思打雙花TAG系列(滾
*張佳樂生日快樂麼麼麼!!!!!今年也會用生命愛下去!!!!!
*賀文第一波走


评论(1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