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62 12

【雙花】夜話 00

*對啦是新坑(
*具體要怎麼填還沒想完全嗚嗚,我又衝動行事了
*不可怕的靈異故事
*因為我沒有劇情腦所以劇情也不會太複雜(欸



  ──好像有新房客要搬進來。

  樓下一道詭異響動激得張佳樂從床上坐起來,神情還迷迷糊糊的。他認得那吱呀作響的金屬噪音,這棟小洋房入口處有扇雕花大門,因著有沒車輛進入,許多年沒開了,也不曾上油保養過,平時稍微不小心碰一下都是刮耳的聲響。

  張佳樂側耳聽了會,在床上呆坐半晌,這才摸索著下了床。他睡覺是不開燈的,偏偏窗簾遮光隔熱做得極好,就算外頭艷陽高照,室內也是黑漆漆的一片。張佳樂一路摸到窗邊去,猶猶豫豫把窗簾拉了條縫,熱烈的陽光直直刺進暗無天日的房內。張佳樂連忙閉眼閃開,將整個身子藏在陰影裡頭,好一會才透過那條縫向外看去,一輛搬家公司的車停在樓下,有個男人在附近進出指揮,看來就是他的新鄰居。

  張佳樂是個靈異小說家,能上各大書店排行榜的那種,在幾年前為了激發與眾不同的全新靈感而住到這棟位於城郊、荒廢許久的小洋房裡,作息遇到趕稿日基本日夜顛倒,吃穿用度全靠網購外賣,平日裡幾乎不見人,一個大寫又標準的宅。怪的是這洋房的主人也是個神出鬼沒的,只在簽約那天匆匆露了臉,之後過了這許久,張佳樂愣是沒再見到他一面。

  也因此新房客的出現實在讓人意外。

  鬼鬼祟祟探頭探腦許久,張佳樂轉而溜到房門那裡,附在門上屏息聽著,對面空著的方間隱約傳來動靜,看來新鄰居租的就是這間了。

  居然和他住對門……。張佳樂扒了幾下頭髮,他是不是該去打聲招呼?可他凌晨三點才剛交的稿,頂著這張整整一周睡不到三小時的水腫又憔悴的臉,配著這棟陰森洋房做背景,只怕他還沒開口就被誤認是藏身在房子裡的厲鬼了吧。

  注重自己外貌和名聲的張作家遲疑了,雖然他從未出席過簽書會,也不提供任何簽名照,但要是以後不小心被發現了怎麼辦?他可不想讓自己邋遢的形象公諸於世。

  要不先好好睡一覺?張佳樂想著,悄悄把窗簾又拉上。房間不只隔光好,隔音也好,他安安靜靜睡覺,裝成不在家的樣子,肯定不會被發現。

  他越想越樂,慢慢從窗邊挪開,再次貼到門上好偷聽對房的動靜,一連串模糊的腳步聲慢慢遠去,大概是工人們的。接著他聽見房門關上的聲音,很輕,不一會又打開了,一個沉穩的足音踏出來,一步、兩步、三步……,房門落鎖,鑰匙琳瑯,接著那道足音也慢慢離開了。

  張佳樂愣愣貼門板上,直到窗外隱隱傳來引擎發動的聲響,先一道,搬家公司那台笨重又吵雜的貨車,十來分鐘後再一道,低低的轟鳴,張佳樂不懂車,不能像小說裡頭的人物那樣,光聽引擎聲就能辨別各大車種,但他不自覺把這聲音記起來了。

  ……也許哪天用的上?張佳樂試圖說服自己,雖然不知道這會用在小說的哪一段裡。

  他在黑暗中想了好久好久,最後坐到三小時前讓他無比痛苦的那方寸之地前面,扭亮檯燈,打開電腦。

  新增文字文件。










*換個風格……好吧並沒有(
*我只是不想再寫古風了rofl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