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8 2

雙花深夜60分推薦

 @双花文推荐 

  好久不見!這次換我給大家帶來推薦了~還是深夜六十分的推薦,也還是老樣子三位作者四篇文章!還有一個永遠@不到人的我
  另外深夜六十分現在改成兩天一題囉,時間更多更充裕,歡迎大家來玩>3<



Die Tauben by 西街

  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一篇!原本毫無交集的兩人,因一把丟失在旅店的重劍而展開通信,全篇以張佳樂寄出的信件為主,雖然看不到孫哲平的回信,然而我們能從信件的細節裡發現兩人越來越親密的關係……低調萌!偷發糖!好好吃!先讓大家看看第一封信吧~


尊敬的孙哲平先生:
您好。
冒昧打扰,我是百花旅店的店员张佳乐,上礼拜您是不是把一柄重剑落在房间里了?如果是的话,请您尽快回来取一趟,因为老板看上去对它很感兴趣的样子,我担心您来晚了就只能去拍卖行找它了。
您的
张佳乐



//

大好河山(上)(下) by 西街

  這篇相較之下沉重許多,關於戰爭和動盪,破敗和哀痛。注今太太特別擅長處理這樣的題材,行文平靜卻不平淡,冷然的文字下浮出滿腔灼熱,不一定波瀾壯闊,卻會在心中留下一波波漣漪,惆悵又感慨。


“快!”小山一侧转来一个黑魆魆的人影,“鬼子换班了,带着张团长快点!”
张佳乐摇摇晃晃地从水洼里站起来,晃走了那些乱七八糟纷至沓来的记忆,颤巍巍地迈到湿滑的竹椅上。两个农民动作利落飞奔而走,噼噼啪啪的脚步声被倾盆雨势掩盖地一干二净。
雁城一步步渐远,血与火的气味被雨水冲刷。烟尘灰烬荡涤一空,斑斑血痕沿着沟渠溪河汇聚成流,渗入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

擊節歌 by 北庭明

  不同以往美滋滋的肉,這次是深沉又哀愁的一篇。身分對立的兩人,無論揣懷著怎樣的心思,是否有亡他之心,一舉一動都是無可奈何──當兩方只能從中取一,你死我活,局中人又該如何取捨……?
  這篇特別推薦大家千萬不要在深夜看……太難過了睡不好QQ


看着自己那已无一物的右手,张佳乐缓缓抬头道,“我那天就应该杀了你。”

张佳乐就这么看着孙哲平,如果他面容愤怒或者嘲讽都好,起码能让孙哲平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应对——但他就是这样看着他,说着‘应该杀了你’这样的话,却极其安静的表情。

孙哲平想到了张佳乐那句,‘他不是你来杀的’——他听过两次,一次是源寨对着张伟,一次是刚才对着唐昊。每次说这个话的时候张佳乐都是清冷的,让孙哲平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已经在网牢里的猎物,猎手没有杀你,却让你陷入未知的恐惧。

“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面对未知的明天,虽不知这话问出来是否会加速自己的死亡,孙哲平咬了咬牙道,“你为什么没有杀我?”

他以为张佳乐起码会表现出惊讶或愤怒,但也没有,他像是早已预见他会有这样的疑问,没有明显表情波动,只是转身坐到地上,摸着喝空的酒罐,好久才道,“你还活着,所以我不会杀你。”



//

手心的太陽 by 熊吃蜂蜜这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非常可愛的一篇!孫哲平在路上撿到一顆小太陽,貼心又暖手,那顆小太陽還說,可以替他實現一個願望,卻沒想到孫哲平竟沒有任何一個想要的願望……究竟小太陽該何去何從?天空可以因他而放晴,那麼心的陰暗是不是也能由他來驅除呢?


「你这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小太阳的光更暗了。
「我……我还是第一次做见习太阳啊」
孙哲平给吹风机插上电,温和的暖风总算让小太阳不再颤抖了,它转了个圈儿,舒适地空中打着转儿。
孙哲平有点恍惚,他想,他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给太阳吹风的人。
不过,会被雨淋湿的太阳全世界也只此一枚了。

小太阳飘到他的肩窝,友好地蹭了蹭他的脖子。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孙哲平愣了一下,咧嘴一笑。
「我自己的愿望要靠我自己来达成」






  以上是這次給大家推薦的雙花深夜六十分!因為普遍都是短篇,為了不破梗所以只截錄一小部分,自己慢慢閱讀品味還是最好的~
  除了以上幾篇推薦的文章外,深夜六十分下還有許多很好的文章,不同作者不同風格!有興趣的各位可以訂閱標籤慢慢品嚐,也希望大家一起參與一起玩>.<!如果能多到讓我推薦推到手斷就更好了qwq

  要是有看到喜歡的文章請不要吝嗇給予作者們小紅心和小藍手哦!

评论(2)
热度(48)
  1. 双花文推荐快要奔潰的一塊深井冰(?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今天带来的是新一波60分推荐~ 60分现在是两天一个题目 希望有识之士多多参与~!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