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41 2

【雙花】Sweetest Accident 先行篇 2

【灣家│ICE3】林方+雙花新刊《Sweetest Accident》印量調查連結

*雙花單方性轉注意
*未婚生子注意
*先行篇都算是正劇外一個小單篇
*雖然不知道正劇出不出得來(欸
*《Sweetest Accident》為雙花+林方合本,林方部分作者 @流光瞬息 
*孫哲平在這篇還是沒有登場(欸
*下一篇就會了↑↑↑
*林方家的小朋友上線



#2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張佳樂帶著兒子搭上了飛往Q市的班機。

  她們是趁夜走的,孫樂直到上機了都還熟睡著,是後來被氣流的顛簸晃醒的。他掙開身上裹得緊緊的毯子,打著哈欠滾到張佳樂懷裡。

  「我們去哪裡?」小孩子的聲音糯糯的,在黑夜裡無端讓張佳樂有種安穩甜蜜的感覺。

  「去霸圖戰隊啊。」張佳樂說:「你不是很想和韓文清叔叔一起打遊戲嗎?去霸圖就可以和他一起玩了。」

  小傢伙可崇拜韓文清了,說韓隊有肩膀有擔當,是男子漢──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學來這些詞彙的,小男孩子總是鬼靈精怪。每一次比賽轉播只要有韓文清和大漠孤煙的鏡頭,就可以看見孫樂守在前頭,一動也不動盯著看。

  可孫樂最喜歡的角色卻是狂劍士。張佳樂之前好奇問過他,她總以為不是彈藥專家就是拳法家,不料竟得到這個答案,她一時心頭又酸又漲,有些哭笑不得。

  她又說:「林敬言叔叔也在。」

  孫樂很小的時候見過一次林敬言,小孩子記憶淺,乍一提還沒什麼印象,只知道他和方芮阿姨之前幫了媽媽很多忙,是很好很好的人。

  那百花怎麼辦?他說:鄒遠哥哥呢?

  「嗯……」

  張佳樂不自覺把孩子抱緊了些。小傢伙只顧捏著她的袖釦玩,不知道自己的童言童語給他親愛的媽咪帶來多少波瀾。

  當初唐昊是怎麼跟小傢伙解釋的呢?張佳樂一時竟想不起來了。那時候她只覺得唐昊哄孩子的話語天真又可愛,現在卻從其中體會出一些滋味來。

  「因為媽咪真的太累了。」她最後這樣說:「雖然很對不起鄒遠哥哥,但媽咪還是讓他一個人收拾善後了。」

  小傢伙一聽,手一鬆,不玩了。

  是因為我嗎?他問。

  「怎麼會。」她往孩子臉上親一口,響亮的一聲啾。小傢伙卻沒被她逗樂,還是悶悶的,她摸摸他腦袋,更是放軟了聲音:「當然不是呀。小樂可是我努力的動力!」

  「可是他們都說媽咪是因為有我才打得不好。」孫樂說著,立刻把臉埋到張佳樂懷裡。張佳樂乍聽也愣住了,手上一僵。小孩子的頭髮又細又軟,平日是最療癒人心的,可她現在卻覺得像是一排綿綿密密的針,來來回回刺在她心尖上。好長一段時間張佳樂的腦裡全是一片空白,等她終於回味過來,忽然覺得心酸又心碎。

  「——是我技不如人。」張佳樂說,被自己過分冷酷的語氣嚇了一跳。她深呼吸幾回,把語氣重新柔軟下來:「別人亂說話,不干小樂的事情。沒事啊。乖。」

  她哄了好久才把孫樂從懷裡哄出來,中途一位漂亮的空姐經過,悄悄給傷心的小傢伙送了一杯香草冰淇淋。孫樂最喜歡香草冰淇淋,張佳樂也喜歡。

  「記得和姊姊說謝謝哦。」張佳樂說。

  「嗯!」

  小男孩子重新快樂起來。


  霸圖派了韓文清和經理來接機,誠意足足的。張佳樂一看這陣仗,心裡有點愧疚,她原本是打算自己打車去的,早知道霸圖會派人過來,她絕不會訂晚上的班機。孫樂從看到韓文清那刻就不淡定了,一直想往人那裡湊,都被張佳樂給攔下來了,最後她實在懶得再擋,直接把兒子抱起來鎖在懷裡。

  「媽咪媽咪!」孫樂扭頭和張佳樂咬耳朵:「我可不可以跟他要簽名?」

  張佳樂也說悄悄話:「這麼晚了人家好累的,我們明天再去要好不好?」

  孫樂被教得很好,雖然對不能馬上拿到簽名這點有些失望,但聽到明天還有機會,他立刻就乖乖的了。

  待一行人抵達霸圖,已經超過小傢伙平常睡覺的時間了,小男孩兒趴在她腿上睡得香甜。韓文清見狀問她需不需要協助,張佳樂婉拒了。

  其實大部分的行李已經提早寄到霸圖,剩下只有兩個箱子,零零碎碎的陳年舊物,還有一些合照什麼的,她想了半天,不想留卻也捨不得丟,最後還是灰溜溜的讓它們一起飛來Q市。張佳樂把孫樂背在背上,一手一隻箱子,緩慢移動進了宿舍電梯。

  她大概是為了電梯選的霸圖吧。張佳樂想,想著想著忍不住樂了。

  嗯,還行,至少還能開玩笑。她想。

  張佳樂起初還擔心會因為認床而失眠,沒想到一沾床她就睡死了,抱著小傢伙一夜好眠。隔天她起了個早,在霸圖裡面晃了兩圈熟悉環境,接著從食堂打了早飯回來。小傢伙還沒醒,張佳樂也不忍心叫他,悄悄挽起袖子整理行李。她未婚帶著兒子的事情同樣沒有太過聲張,只有戰隊的核心和高層知道,可他們很貼心給自己安排了雙人房,不必委屈孫樂擠在小空間裡,這讓她由衷感激。

  張佳樂把箱底剩下的小東西一一擺好,衣服也各自歸類收到衣櫃裡,這時候房間的門被打開了,一顆小腦袋探進來,一頭小短髮捲捲的,一雙大眼睛眨呀眨,直盯著張佳樂瞧。張佳樂沒發現,又忙了會,這才轉過頭來,看見門邊一個小女娃,猛地嚇了跳。

  小女孩發現自己終於被注意到了,眼角含淚噠噠噠跑過來,委委屈屈地伸出手要張佳樂抱。張佳樂一直想生個女孩兒,看見這個漂亮小姑娘一顆心簡直都快化了,也真的伸手去抱。她只當這是戰隊哪個工作人員的孩子,從櫃子裡拿出奶糖逗她。

  「妳叫什麼名字呀?」張佳樂把小女孩子抱在懷裡,替她把奶糖剝開。小女孩也不怕生,一邊抽泣著,一邊啊嗚一口就著張佳樂的手把糖吃了。

  「我叫糖糖……」小女孩兒說起話來奶聲奶氣,甜甜的,帶著糯糯的鼻音。張佳樂越聽越覺得她可愛,繼續逗她說話:「糖糖怎麼跑來這裡呀?爸爸媽媽呢?」

  不提便罷,一提糖糖好不容易止住的紅眼睛又蓄滿淚水,嗚嗚直哭:「爸爸都不理我!一醒來就不見了!」

  張佳樂趕緊哄她,一邊問:「妳爸爸是誰呀?」

  「爸爸就是爸爸呀……」糖糖委委屈屈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要爸爸……」

  孫樂一向乖巧,不太哭鬧,她第一次遇到糖糖這樣類型的,慢慢就有些哄不住了,又怕吵醒孫樂,只得抱著人出去。糖糖趴在她懷裡,可憐兮兮的嗚咽著。

  不過就算出去了也不知道該去哪,張佳樂乾脆帶著糖糖散步到小賣部,買了可愛的餅乾和小蛋糕,糖糖見了慢慢收住眼淚。蛋糕上的奶油在糖糖嘴上糊了一圈白鬍子,她自己吃了幾口,忽地舉起蛋糕來,湊到張佳樂嘴邊,最後和張佳樂你一口我一口把蛋糕吃完了。

  張佳樂之後絕口不提家長的事情,牽著糖糖又回到房裡。一大一小回去時孫樂已經醒了,小傢伙起床時發現張佳樂不在,只當她又像以前一樣到哪裡去忙了,也不驚慌,自己到浴室去,踩著凳子漱洗完畢,自動自發打開桌上的外帶早餐小口吃起來。

  糖糖先張佳樂跑進房裡,看到有個陌生的小哥哥坐在桌前,猛地收住腳步,害羞笑起來。張佳樂把糖糖抱到桌邊坐下,和糖糖介紹道:「這個是阿姨的兒子……是哥哥吧?」

  孫樂低頭吃早餐,不為所動。反而是糖糖很主動,問:「哥哥叫什麼名字?」

  「哥哥叫孫樂。可以叫他小樂哥哥。」

  糖糖聞言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脆生生的:「小樂哥哥!」

  「……嗯,你好。」孫樂說。

  張佳樂見了直嘆氣,怎麼遇上女孩子就像個呆頭鵝呢?「要對糖糖好一點唷,人家是女孩子,又是妹妹……知道嗎?」

  孫樂眨眨眼睛。「知道了。」

  之後糖糖的注意力都被這個小哥哥吸走了,一直纏著孫樂說話。孫樂也不嫌她煩,耐心的一一回話。小朋友們正說話間,房門被敲響了,糖糖興奮地搶著要開門,一溜煙竄到門口去,不一會門口處傳來她興奮的尖叫:「爸爸!」

  張佳樂一聽,連忙上前圍觀,不想卻看見了一個老面孔——林敬言把女兒抱起來,一邊和她打了招呼。

  「哎?這就是你閨女啊?」張佳樂恍然大悟。「那時候看才多小一個呀,現在已經長這麼大了!叫什麼名字?」

  林敬言笑,對著女兒說:「糖糖叫什麼名字?自己告訴樂樂阿姨。」

  「我叫林語昕!」小女孩兒一邊說一邊和張佳樂比手畫腳。「爸爸的林,英語的語,昕……昕……?」這個字對小孩子來說太難了,糖糖抓耳撓腮,滿臉天真困惑,最後倒在林敬言懷裡打滾求救:「爸爸我想不起來……。」

  兩個大人都笑了,張佳樂更伸手擰了把糖糖帶著嬰兒肥的臉頰。「真可愛呀……來來來糖糖再給阿姨笑一個?」

  林語昕小朋友聞言,配合的在自家爸爸懷裡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用英文標題只是因為我想不出中文的(
*順便補上了前一篇的小標題
*大家可以猜猜看小標題的梗(?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