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噗浪:pengsh21

【雙花】YOUTH 01

*噗浪上的性轉段子集結,不知道後續會寫多長
*單方性轉平樂♀,請斟酌謹慎進入(。
*請斟酌謹慎進入(。
*請斟酌謹慎進入(。
*請斟酌謹慎進入(。
*有微妙韓葉暗示
*架空高中背景
*因為是寫來自爽的所以沒有更多細節設定了(。
*說了這麼多了真的還不逃嗎(欸
 




  張佳樂是這個年級最漂亮的女孩子。

  才剛從國中升上來的年紀,又進的重點高中,大部分的女孩子清湯寡水,對外貌懵懵懂懂的,只有一小部分開竅得早,淡妝濃抹各有風采,但不論是哪一種,在軍訓課時全被豔陽下的汗水溶成狼狽樣子。唯獨張佳樂俏生生站在那裡,捲髮紮起高高一束馬尾,尾端嬌俏貼在汗濕頸邊,抹了防曬的皮膚映著日光,白得發亮。

  這樣的女孩子杵在形容萎靡的人群中,就算什麼事沒做都惹眼得緊。那時候孫哲平也看了好幾眼,目光全落在那一節瑩白的脖頸上。

  都說在軍訓也美的才是真美人兒。孫哲平事後想起來竟覺得真有幾分道理,畢竟人際之間的往來嚴重依賴第一印象,若沒有日後相處去掩蓋抹滅,是洗不掉的。孫哲平剛要從極度自我中心的中二時期脫離出來,還在冷眼看待身邊天真傻氣的同儕,轉眼就看見一個女孩子自泯然眾生裡脫穎而出,只那一眼就記上一輩子。

  孫哲平也沒有大部分男孩子的彆扭勁,隊伍解散後隨便抓了個人,劈頭就問剛剛那特別漂亮的女孩子是哪個班的。好在目標明確,也是眾人一致公認,不過五分鐘從班級姓名到身高體重都被蒐羅出來。

  孫哲平聽著身邊男同學熱烈討論,沒有參與,而是看著被帶到樹蔭下的某個班級,那個叫張佳樂的女孩子睜著眼睛正聽人說話,隨即露出笑容,不像那些顧忌男孩子偷看的女孩兒的矜持,也不像渾不在意的奔放女孩兒那樣爽利,她是恰到好處的張揚熱烈,歡欣又甜美。

  於是孫哲平在心裡給她起了個綽號,叫傻白甜。但孫哲平覺著這個女孩兒真是甜得太過分,連這三個音節暗自嚼在唇間都是甜滋滋的。

  孫哲平先前這事做得明顯,小心思昭然若揭。同學們一開始還打趣他,偶爾也在張佳樂在附近的時候對著他起鬨,後來發現孫哲平對此總是跩著臉一副「我是喜歡但我就不出手怎麼了」的坦蕩表情,一切調笑都變得索然無味,最後竟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上高中不就是要談戀愛搞事情嗎???結果褲子都脫了就讓我看這個???

  孫哲平淡然翹著腿,對一干同學的強烈關心不為所動:「我樂意。」

  這話不是好面子也不是假矜持,確實發自真心。孫哲平心一向很淡,不是喜歡就非要得到的類型──或許嚴格來說是「目前」還沒有達到這個程度。因此他對現在的狀態很樂在其中,反正傻白甜就擱在那兒不會跑,偶爾看上一眼就能讓他樂半天。

  說起來也是孫哲平夠運氣,兩個班的體育課不光是同一節時間,用的還是相鄰的場地,孫哲平不想打球的時候就光明正大找個好位置坐著,看張佳樂在球場上蹦蹦跳跳地跑。

  張佳樂什麼都好,長得好人緣好讀書也好,個性活潑玩得開,運動也還行,什麼球都會一點,常常被女同學拉去湊隊伍,但她就是一點不好,懶。盡了興就不玩了,躲到陰涼處誰都拉不出來。但最近張佳樂上體育課稍微勤奮了些,一起組隊打球時中離的時間也縮短了,偶爾還會奉陪到底。

  「小花兒轉性了?」葉修懶洋洋歪坐在樹蔭下。張佳樂趁著中場休息回來喝水,聽了綽號顧不上嘴裡還含著水立刻扭頭瞪他一眼。

  從小到大張佳樂什麼校花級花班花什麼都當過,連幼稚園都是唸的小花班。葉修和她是多年同窗,這會一進高中又得了級花頭銜,沒少拿這件事情取笑她。

  「別瞪了,人還看著呢,還不快再去表現表現?」

  「跟我什麼關係。」張佳樂哼一聲。「愛看就看,眼睛長在人身上我管得著?」

  說罷卻忍不住偷偷往葉修指給她的方向瞄,只見一個高個子男生拄著腦袋盤腿坐在升旗台上,視線毫不遮掩地往她所在的位置看過來。張佳樂一下子把頭扭回來,臉上頓時紅了一片。

  葉修見了嘖嘖兩聲,伸了伸懶腰就往後躺倒,嘴上一邊感嘆:「女大不中留啊。」

  「少貧嘴。」張佳樂嫌棄地踢了他兩腳。「起來!看你這肚子,老韓怎麼不嫌你!」

  「他還真嫌過。」葉修非常無所謂。「別遷怒了小花兒,趕緊玩去吧。」

  張佳樂說不過他,正好同學喊她,她氣鼓鼓地哼哼幾聲,調頭回去了。

  那天體育課孫哲平沒有像往常一樣一路坐到下課,他中途加進同學們的鬥牛,一開始看著還好,等球到了他手上就像是開了狂暴一樣,壓著對面狠狠虐了一把,同學都要跪了,紛紛抱住住孫哲平大腿:「哥!哥們兒!我們哪裡惹您不高興了我們改還不成!」

  孫哲平這時倒又恢復了平常模樣,擺擺手。「沒,我想事情呢。不好意思啊,下課請你們喝飲料吧。」

  同學只想讓他下次別在打球的時候想事情了。

  下課前值日生得負責收球,今天正好輪到孫哲平,一起的還有林敬言。他們中學是同一個學校的,只是不同班,屬於只聽過沒見過那種,沒想到高中會在同一個班級,而且還挺聊得來,一來一往也成了好友。

  「老孫你今天吃炸藥了?」林敬言算是知情人士之一,開解道:「都是隨便傳的,不要放在心上。」

  「我知道。」孫哲平在張佳樂這件事上心寬是因為他看得通透,很明顯張佳樂目前對任何人都沒有表現出友情以上的興趣,因此他也能在聽到葉修和張佳樂的傳聞後依舊不為所動。

  但實際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哎,不說了。」孫哲平聳肩,問:「去不去小賣部?我請客,你也一起吧?」

  他們的體育課正好是上午最後一節,小賣部被前來買午飯的學生擠得滿滿當當,孫哲平向來討厭人多的地方,正準備說他不進去了,就眼尖地看見一個有著熟悉捲髮的背影,於是他二話不說跟著同學們擠了進去。

  相較賣食物的區塊,冰櫃前的人明顯少了一些,孫哲平示意同行的人隨便挑不必管他,一邊暗中留意周圍動靜,還真的讓他聽見幾乎要被人群掩蓋的張佳樂的聲音。

  「老韓老韓!幫我拿汽水!要冰淇淋味的!……哦,還有老葉要橙子味!」

  孫哲平下意識往他同學那兒瞟,他記得剛剛有人說拿走了最後一罐冰淇淋汽水。果不其然有個男聲回答她:「冰淇淋賣完了。妳要換別的嗎?」

  「咦?沒了嗎?」張佳樂的聲音並不是很大,可聽在孫哲平耳裡那股失落彷彿被放大了數百倍,於是他轉身奪走同學手裡的汽水,小伙伴們被嚇了一跳,一臉懵逼目送孫哲平撥開人群擠到三個別班的人旁邊,他們後知後覺發現其中一人是張佳樂,幾乎就要當場鼓起掌來。

  孫哲平沒管後面的騷動,逕自走到張佳樂身邊喊:「張佳樂。」彷彿他已經喊了無數遍一樣自然。

  張佳樂同樣自然地轉頭要看是誰叫她,沒想一回頭就看見那個葉修提過的、一直盯著她看的男孩子,一時心裡有點發虛,不自在地紅了耳朵尖。「啊、是?請問……?」

  「這個給你吧。」孫哲平不由分說就把汽水塞到張佳樂手上。

  「欸?」張佳樂急著要把汽水推回去,連連拒絕:「不用了,我喝別的沒關係──。」

  「沒事,給妳吧。」孫哲平按住她的手,確認汽水在她手上握牢後立刻退開兩步。「再見。」

  他轉身就走。

  剛打完球的男孩子掌心熱得不行,張佳樂抓著冒著水氣的冰涼汽水敷手,希望可以連同臉上的溫度一起降下去。

  葉修吹了聲口哨,被張佳樂憤憤踩了一腳。一旁韓文清想了老半天,最後蹦出一句:「那個是孫哲平?」

  「老韓你認識?」葉修挑眉。「人怎麼樣?給我們小花兒說道說道。」

  「我跟他不熟。」韓文清說:「但我有個同學認識他。」

  張佳樂哪裡不明白他們的意思,尷尬地嘟囔:「我、我又沒有……。」最後竟然連話都沒說完就落荒而逃。

  孫哲平回來時收到眾人異常熱烈的眼神,連林敬言都帶著微妙的笑容看向他。孫哲平難得有點不自在,輕咳了下:「沒說一聲就拿了,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被打劫的同學非常上道:「就當是進貢給嫂子了。」

  「瞎說什麼。」孫哲平試圖板起臉,卻壓不住唇邊的笑意──他看見那個倉惶跑走的身影了。心情很好的孫哲平愉快宣布:「走吧,回去了。」


  下一次體育課孫哲平慣例想找地方坐著,這時候兩個男孩子走過來杵在他面前,個子高一些的臂彎裡揣著顆球,另一個手抄在口袋裡,站姿散漫,見孫哲平看過來,抬手打了聲招呼。「唷。」

  孫哲平挑眉。「葉修?」這兩個字落在他嘴裡硬是摻上一點不明不白的火藥味。「有事?」

  「我們隊缺人,來不來?」拿著球的那個男孩子接過話頭。他身後遠遠站著四個人,時不時往他們這裡張望。

  孫哲平往葉修那瞟了眼。「你們這不是剛好嗎?」

  他嗤笑了聲。「他能算?」

  葉修抗議:「喂!」

  孫哲平也笑了。「那好吧。」


  張佳樂今天早上被喊去出公差,光明正大當了小半天的逃學少女,回來正好還有半節體育課可以上。去球場之前她偷偷跑去小賣部買冰棍,還不忘帶了小伙伴的份。

  張佳樂手裡捏著兩根冰棍,嘴裡叼著一隻,一路小跑到球場。她在樹蔭下找到了葉修,口齒不清地問老韓去哪裡了?

  「和人打球呢。」葉修回答:「不用找了,他要過來了。」

  萬萬沒想到跟著韓文清一起的還有孫哲平,張佳樂嚇得冰棍都要掉了,趕緊用手接了一下,下一秒卻開始煩惱兩隻冰棍怎麼分給三個人。

  「你怎麼不早說!」張佳樂壓低聲音,伸腿使勁往葉修鞋上碾。「我只買了兩個冰棍!」

  「我怎麼知道妳這時候回來。」葉修也很無辜。「妳想多了,人不會在意這個的。」

  「哦,這樣。」張佳樂三兩下吃完自己那份,衝他笑了下。「那你別吃了。」

  「小花兒妳這樣不厚道啊──。」

  韓文清回來就看見兩個人吵吵鬧鬧的,還是他從兩人中間硬是穿過去拿水瓶兩人才停下嘴。張佳樂趕緊把冰棍遞上去,又走過去分一個給後頭的孫哲平。

  「上次謝謝你啦同學,這個請你吃。」

  孫哲平大方收下,說:「孫哲平。」

  「哦、我叫張佳樂。」張佳樂眨眨眼睛。「我剛吃完冰棍手還是黏的,就不和你握手啦。」

  「沒事。」他說。又對韓文清他們揮揮手。「走了。」

  張佳樂上一秒還笑著和人說掰掰,下一秒立刻轉過頭瞪著那兩個搶冰棍吃的叛徒。「誰出的主意!」

  韓文清馬上就把葉修出賣了:「他。」

  「是老韓說要試一試他的!」葉修緊咬韓文清不放。「還說呢,你試出個深淺沒有?」

  不想韓文清居然認真點頭。「球打得不錯。」

  好哦,男孩子的友誼。張佳樂簡直無語了。「哎呀,反正你們沒事別瞎攪和!尷尬死了!」

  「難怪說妳傻白甜呢。」葉修張嘴接了韓文清留給他最後一口冰,啜在嘴裡滋溜滋溜響。「他眼睛盯得可緊了,我們不去他遲早也會撞上來的。」

  「誰傻白甜了!」

  「妳唄。」葉修說,突然就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敢不敢打個賭?」

  張佳樂挺起小身板。「來就來!賭什麼!」

  「一根冰棍吧。」葉修伸出食指晃了晃。

  韓文清聽了哼笑一聲:「小心眼。」

  「別說對你不好,到時候也賞你一口。」

  「好。」

  「老韓你怎麼站在他那邊!」張佳樂氣死了:「我們走著瞧!」




















*生日發點自己爽的東西ya


评论 ( 12 )
热度 ( 36 )
  1. 亂雲一塊深井冰(?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塊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