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夜羽就好啦//
*台灣人
*充滿腦洞、腦洞、和腦洞←
*主雙花,偶爾有些日常廢話
38 6

【于遠】As you wish. 上

*原本想還點文但從一開始就寫歪了,只好(
*最近很抑鬱,所以這篇也比較陰沉一點了(相對我平常的傻白甜來說啦……大概?)
*大抵來說是有點跳的流水帳
*深夜寫得腦袋超渾沌,BUG求輕拍

  鄒遠突然覺得很累。

  於是他敲著鍵盤的左手慢慢停住了,畫面中一蹦一跳的花繁似錦跟著停下,接著身形一頓,從孤立的獨木上毫無掙扎地摔下懸崖,畫面也變得一片灰敗,鄒遠沉沉吐了口氣,慢吞吞挪動滑鼠,突然就希望時間乾脆停在這裡。

  ……說什麼傻話呢。
  他懨懨點了復活。

  深夜的訓練室裡只有他一個──戰隊的隊員們也只剩他一個留在這裡了,一個風雨飄搖的賽季,做什麼都倦倦的,經理看著這氣氛低迷的一群,乾脆讓大家提早回家散心。

  可...

25 2

【于遠】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標題取自同居30題/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退役後設定
*兩人還在放假中(?
*但其實設定可有可無的感覺(傷心地說
*鄒遠生日快樂!!!!!!!!!!
*暗搓搓卡位結果還是肝到隔天才寫完 可憐

  想養寵物嗎?
  于鋒說。

  那是一個優閒的午後。于鋒說話時兩人正面對面躺在床上,中間隔著大概一個小臂的距離。鋪上涼蓆的雙人床在夏天雖然足夠涼爽,但還不足以讓他們能抵抗體溫緊緊相擁。從職業選手這樣高集中力和高消耗的工作退下來後,兩人在漫漫長假中不知不覺就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不過也不一定總是睡懶覺,沒什麼睡意時他們就會像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懶洋洋地、愜意地,把下午的時光消磨掉。

  「……為什麼這麼問?...